第六百七十七章 现在不是了/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校董?

听到马昌文这样说,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愣了下来,显然是被马昌文给唬住了。

大家都不是笨人,谁不知道校董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肯定是连学校的领导都得客客气气说话的存在啊,难道大家殴打的这个‘猥琐的家伙’竟然真的是校董?

同学们虽然热血满腔,在听到韩紫琳被人侮辱的时候,一个个的都气愤到不行,恨不得将侮辱韩紫琳的马昌文给暴揍一顿。

但是热血归热血,当知道马昌文的身份是校董的时候。尽管马昌文还没有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证明自己是校董,但是所有人都不得不将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

这就是人性,谁也躲不过的人性!

万一马昌文所说的是真的呢?要是马昌文真的是校董的话,那么我们一群人岂不是就将校董给殴打了?

我靠!

这种事情肯定是要被开除的啊,谁这么胆儿大竟然敢殴打校董?

沉默了好一会儿,我身边的四眼这才反应了过来。碰了碰我的肩膀开口问道:“老大,你经历过,你说说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校董啊?不会是来蒙人的吧?”

虽然四眼问我的声音很小声的。但是此时教室里面安静极了,就是掉下一根针估计都能够让所有人听见,更别说四眼的问话了。

只听见唰的一声,班上所有同学的目光都放在了我的脸上,一个个的脸上带着期待的表情,期待着我说出不是来。

只要马昌文不是校董,那么他做错事情就肯定要接受到惩罚,那么大家岂不是就能堂堂正正的站在正义的那一方吗?

而我呢,则对着四眼笑了笑,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有可能是吧。”

尽管我是用的‘有可能’这个字眼,并没有表示肯定,但是听到我所说的之后呢,同学们心里面纷纷咯噔了一下,心里暗想这都是办的什么事情啊。连校董都敢揍,要是将这件事情传出去的话,咱们的班级岂不是将要恶名远扬了?

同学们心中虽然感到害怕。但是我却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

既然马昌文会来跟韩紫琳道歉,这也就代表着马昌文已经被安宁给治得服服贴贴的了。

安宁那么聪明的女人,当然知道马昌文昨天和今天做的事情对她都有着怎样的危害,甚至这种危害还有可能牵连到安家。

马昌文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恐怕已经上了安宁心中的黑名单了吧?

虽然我暂时性还不明白马昌文与安宁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能够猜测得到,这个马昌文应该是安宁或者安家的一个下属。

这样的一个下属,安宁将他抛弃绝对不会觉得可惜,所以现在的我猜测,马昌文应该不会再是学校的校董了,想必这些东西都被安宁给收回去了吧?

马昌文恨恨的看了我一眼,刚才我在办公室将马昌文给暴揍了一顿,马昌文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我从学校里面赶出去,然后还要让我的日子不好过。

哪知自己刚冒出这样的一个想法,安宁就杀过来了。

这让马昌文有些奇怪。难道我是安宁相好的不成?为什么安宁会因此大发雷霆?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马昌文能够知道的,他并没有这个资格。

正当同学们正沉默着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呢。被关上的教师门传来了一些响动,应该是外面有人要进来了。

一直守在门口的李慧也反应了过来,赶紧上前将抵在门口的板凳给移了开来。

很快。教室门便被人从外面推开了,是安宁走了进来。

看着马昌文脚下堆满了各种空瓶子什么的,安宁像是猜到了现场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美目微微眯了起来,然后便走到马昌文身边,缓缓开口道:“我让你道歉,你道歉了么?”

听到安宁的这句话,同学们唰的一下就将眼神放在了安宁身上。

道歉?

刚才这个马昌文过来确实是道歉的,是跟韩老师道歉。难道这是安宁指使的?

众人不由得一愣,心想这家伙不是校董吗?怎么安宁都有权力命令校董做什么事情了?复旦大学走出来的天生就和别人不一样吗?

马昌文在安宁面前哪里还有刚才的那副态度?颇为恭敬的对着安宁开口说道:“我道歉了啊,小姐吩咐的东西,我自然是要办成的。”

“道歉了那这一地上是怎么回事儿?”安宁指了指地上的空瓶子对着马昌文问道。

马昌文心中怒吼,我特么还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这群学生也不知道是不是集体吃错药了,没说到两句话就抄家伙扔人,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样的班级,哪个老师敢来带啊?这不是妥妥的作死行为么?

想到这里,马昌文心中就感觉到极为憋屈。然后便对着安宁吐苦水道:“小姐,他们实在是太不讲道理了,我道歉了竟然还要用瓶子来打我。”

马昌文尽量将自己说得可怜一点,以搏安宁的同情,万一安宁的同情心泛滥,就放过马昌文了呢?

毕竟马昌文还是不愿意错过这个给安家当狗的机会。

然而安宁根本就不吃马昌文这一套。眼睛眯了下来,看着马昌文开口说道:“我是来让你道歉,道歉所要承受的后果你是承受不了的吗?你以为道歉就是一两句话就完事儿了?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果子吃?”

马昌文不由得一愣。然后便赶紧对着安宁说道:“小姐,我道歉了啊,只是他们实在是太过分……”

“过分?”安宁冷笑。

“你做的事情就不过分了?人家要打要骂你得接着,这才是道歉,要不我让安言过来教教你该怎么道歉?”

马昌文吓得一脸惨白,要是让安言过来。那么马昌文就不用道歉了,估计下场还要惨得多。

“别别别,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马昌文赶紧点头说道。

看着马昌文突然变样,这让班上的大部分同学都目瞪口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怎么这个校董。在安宁面前就跟一个下属一般?

安宁又是什么身份?

前排有几个好心的同学就跟安宁打眼色,并且询问安宁这个人是不是校董。

7刚才同学们用瓶子扔到一半,马昌文突然冒出一句他是校董,把众人给吓了一跳,愣在原地都不敢动弹了。

开玩笑!

哪有一个班的学生一起殴打校董的?

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现在安宁上来就是一顿对马昌文的教训,很显然至少从表面上来看,安宁应该是知道这个马昌文的具体身份的,所以便有人提出了这样的一个疑问。

“校董么?”安宁笑了笑。

“是的,他确实是这个学校的校董。”

嘶!

众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一脸惊愕的看着台上的安宁,又看了看马昌文。

连安宁都这样说了,这是不是就代表着马昌文确实是校董?

而咱们班上的学生,刚才全在殴打校董?

乖乖!

这尼玛是要出事的节奏啊!

要是这个校董一生气一上火,到时候召开校董会,将咱们班上的所有学生都给开除了,那么咱们班岂不是就成为了咱们学校的一个史无前例的大笑话了?

人家可是有这个权力的!

看着众人的表情,安宁似乎看出来了大家心中所想一般,再次笑了笑对着众人开口说道:“不过……这只是以前,应该说是十分钟之前,他还是校董。现在,不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