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小诗中枪没?/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许小姐刚才给我打电话问工作进度的时候,让我顺道告诉你的。”陈青璇回答道。

我这才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心中郁闷,心想小姨还真是挺懒的,多打个电话能死啊?

“那小姨现在在哪啊?没在家?”我想了想,然后便再次询问道。

“许小姐现在在江浙那边谈生意。还没有回来。”陈青璇回答。

“还没有回来?怎么要这么久?”我不禁疑惑道。

之前小姨就跟我说过,她这周要出差,我也没在意,一般出差一两天的时间就差不多了。

结果小姨到现在都还没回来,我还记得这周回去小姨说要穿她订的女王装给我看的,要是这一周都不回来的话,那我岂不是就不能饱眼福了?

“我也不明白呢。”陈青璇回答道。

“许小姐说过,周五那天她肯定是回不来的,所以剪彩仪式她去不了。让你代替她上去剪彩。”

我代替小姨去剪彩?

开什么玩笑?

我只是一个学生啊,八号公馆又不是我买下来的,是小姨花钱买下来的。我上去剪彩算是什么意思?到时候不是惹人猜疑吗?

“我说……那个什么剪彩我可以不用上吗?”我想了想,然后便对着陈青璇问道。

“许小姐早就料到你会问这样的一个问题。”电话那头的陈青璇笑着说道。

我心中郁闷,心想小姨这特么都能够猜得到?

“那小姨是个什么态度啊?”我再次问道。

“许小姐说……你要是不上去。她答应你的事情就不会兑现了。”陈青璇开口回答道。

答应我的事情?

就是要穿女王装给我看的事情吗?

靠!

许艾菲竟然用这个来威胁我?

从男人的尊严上出发,我此时应该很是硬气的拒绝,说我不会接受这样的威胁,不能兑现大不了就不兑现嘛,谁怕谁?

但是……尊严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几块钱一斤?

尊严在有些时候可能很重要,不能让人践踏,而在另外的一些情况面前呢,尊严这就一文不值了,就比如现在。

“哈哈,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不就是剪个彩吗?我去剪就行了。”我对着陈青璇笑着说道。

开玩笑!

与许艾菲在一起这么多年,她都没有给我一丁点的福利……除了喜欢给我发一些挺有诱惑力的照片以外。

现在好容易等到了这么一个机会。我总不能拜拜放弃吧?

这种时候呢,尊严当然是不能拿出来说事的,跟许艾菲一比。尊严还真是一丁点钱都不值啊。

不过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便颇为警惕的对着陈青璇问道:“她跟你说过她要给我兑现什么东西吗?”

电话那头的陈青璇想了想,然后便摇了摇头说道:“并没有,这就是许小姐的原话了。”

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陈青璇不知道啊。

要是陈青璇知道许艾菲专门买了一套女王装要穿给我看的话,这女人会有着什么样的感想呢?

虽然许艾菲并不是我的亲的,我和许艾菲也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但是名分与备份摆在那里,是不是有血缘关系在一些人眼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如果让陈青璇知道我和许艾菲之间还有着这样的一些属于见不得人的事情的话,估计陈青璇再看到我的时候会很异常吧?

我也没有多想,然后便对陈青璇说了一声我知道,陈青璇将该交代的事情也交代清楚了。直接挂掉了电话,连个再见都不说一声。

这让我心中挺郁闷的,怎么这些漂亮的女人都这么没有一丁点的礼貌啊?

真以为漂亮就老子天下第一了?

靠!

我在心中暗骂了几句之后呢,就决定打一会儿游戏,结果这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一看,竟然是杨胖子这货打过来的。

我接通了电话,听到那边嘈杂的声音我就知道杨胖子又在花天酒地呢。

杨胖子就问我刚才跟哪个妞儿聊天呢?他打过来占线好久呢。

我就说要你管?你直接说正事儿就行了。

杨胖子大笑了一声,然后就问我周五八号公馆开张的消息我知道了没有。

我说我才知道呢,杨胖子就挺郁闷的,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他还以为他是最先知道的。

我还没有说话呢,杨胖子这才想到这整个八号公馆都被我小姨给买下来了,杨胖子的消息哪有比我更灵通的?

与杨胖子有的没的聊了些天呢,我突然想到了一些什么问题,然后便对着杨胖子问道。要是剪彩那天遇到踩场子的人怎么办?到时候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

毫无疑问,要是真的遇上这种事情的话,八号公馆很有可能会成为大家眼中的一个笑话。

这才刚开张呢,就遇上了被踩场子这样的事情,搁谁也会笑话八号公馆啊。

结果杨胖子听到我的话,直接大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

我就没好气的说道你笑个毛啊?这是正事好吗?严肃点!

然后杨胖子就说我这个担心实在是太多余了,就比如在担心这次奥运会华夏会不会拿到乒乓球关键一样,这样的担心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我还没有反驳呢。杨胖子就继续说,没有人敢在八号公馆开业的时候动手脚,虽然杨胖子不清楚我小姨是什么来头,但是连道上的五爷都歇菜了,谁胆子大到在这种时候来触八号公馆的霉头?

除非我惹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要不然应该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我心中暗自沉思。心想我惹到过不得了的人物吗?

倒是有,那个林真应该能够算上一个。

不过据说林真是从魔都那边来的,现在恐怕早就回到魔都了吧?应该不会有闲心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来骚扰八号公馆剪彩仪式。要不然也太无聊了一些。

这么想着呢,我就松了一口气,跟杨胖子说那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说完这件事情呢。杨胖子家留跟我胡扯了起来,还问我要不要过去玩,这家伙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几个大洋马在作陪呢。说让我开开洋荤。

我不禁感觉到挺郁闷的,我说我连荤都还没尝过呢,还不想去常什么洋荤。

结果杨胖子家就笑我不会还是初哥吧?

这让我非常气愤,心想怎么能被杨胖子这么看不起,然后我就直接反驳,说我早就脱了处男帽子了。

这一直是让我感到骄傲的事情。也让我感觉到挺忧伤的。

骄傲的是我终于特么脱掉处男帽子了,忧伤的是我脱处男帽子的时候一丁点意识都没有,我甚至一直回想不起来当时是什么感觉,这难道还不够忧伤?

然后杨胖子说他不相信,要是我开荤了,怎么刚才又说连荤都没有尝过呢?这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打脸吗?

我就跟杨胖子说这其中的关系各种错综复杂,不好跟你解释,你就甭问了。

杨胖子就一脸坏笑的说了句他懂,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想到了哪方面。

随后呢。杨胖子再次劝我,但是我就是不想去,杨胖子最终也无奈,只好说了两句就挂掉到了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的我呢就没有心思打游戏了,我现在担心的是当时和小诗稀里糊涂的就发生关系了的那一天晚上,小诗到底中枪了没有?

我给她买了一根避孕棒,小诗用过了吗?

结果是怎样的?

这么想着呢,我的心情就不能平静了,拿起手机找到小诗的电话拨打了过去。

不过在刚出现呼叫界面的时候,我又瞬间挂掉了电话,最终只能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