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会很有趣/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盘子之中,哪来的什么剪刀?

甚至连一根毛都没有,完全是空荡荡的!

夏北脸色渐渐的变得冷淡了起来,他之前就在怀疑我上台的目的是不是想要让夏北感到难堪,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发生了,我端了一个空盘子上台,这难道还不足够说明我的目的吗?

我说是端上来剪刀,但是我手中的盘子却是空的,而且我刚才还指名道姓的让夏北来亲自揭开红布。这难道不是故意的?

如果我要说不是的话,夏北自然是不会相信的!

“你这是怎么回事?”夏北心中虽然很不舒服,不过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呢。他总不能大发雷霆吧?到时候夏北还会更加的丢脸!

所以夏北只能表现出不明所以的样子对着我询问。

台上的众人也看到了面前的一幕,我手中的盘子里边并没有所谓的剪刀,空荡荡的什么没有。这不禁让众人心生疑惑了起来。

“咦?怎么会是空的?”

“难道是忘了放进去了?”

“不会吧?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能忘?这不是在闹笑话么?”

众人也纷纷小声议论了起来,台下的人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他们只看到台上的一群人在小声议论着什么,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感受到夏北故作平静但是却隐藏着凶光的眼神,我再次对着众人笑了笑开口问道:“是不是感觉到很诧异,为什么盘子里边没有剪刀呢?”

我说的话音量并不小,所以台下的人都能够听得清楚我在说什么。

这让众人不由得一愣,然后纷纷开始议论了起来。

剪彩的时候没有剪刀?

这尼玛不会是搞了一个大乌龙吧?不过看到我并不是很紧张的样子,大家也再次疑惑了起来,不明白我到底想要做什么。

台上的众人听到我的问话呢,都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便不约而同的点头。

他们确实很奇怪我为什么不在盘子里边装剪刀,是故意没装还是没得可装呢?

就连夏北和陈青璇都颇为诧异的看着我,看来他们也没有想明白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等到吊足了胃口,我这才再次出声道:“其实这是我故意为之。”

故意为之?

众人感到更加奇怪了,这尼玛能是故意的?故意让自己感到难堪?开什么玩笑?

“你难道准备了什么别的节目么?”夏北瞥了我一眼开口询问道。

“哈哈,还是夏叔叔懂我,我确实是有着其他的计划!”我大笑着开口说道。

听到我的话呢。台上包括台下的人都纷纷看着我,没明白我所说的计划是什么。

“我在想,大家大老远的跑过来一趟。我总不能让大家就这么平淡的经历这样的一个毫无看点的剪彩仪式吧?我想大家心中肯定和我有着一样的想法,那就是觉得这个所谓的剪彩其实很无聊对不对?”我对着众人开口说道。

大家看了看我,然后都颇为尴尬的点了点头。

这种所谓的剪彩,确实是有够无聊的,如果没有事情的话,谁愿意去参加这样的仪式?在家喝喝茶泡泡澡玩玩两把LOL岂不是更好?

如果不是为了利益的话,谁又愿意过来呢?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面来说,我算是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八号公馆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既然如此八号公馆的剪彩仪式自然是不能普通的,总不能让人感到无趣吧?这样的八号公馆开张之后,又有什么特色可言呢你们说对不对?”我对着台上台下的众人问道。

大家纷纷点头笑着同意,有些人甚至还在心中感觉我挺有趣的。这样一个有趣又特别的年轻人,能够走多远呢?

甚至还有些人认为,光是我这套说法,就已经让他们没白来了,至少现在看上去这应该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剪彩仪式。

“小陈,那你想到了什么好方法?”

“对啊,快别卖关子了,快说出来吧。”

“难道会很有趣吗?”

众人再次开口对着我问道,看起来此时的他们兴趣已经被我给勾动起来了。

“当然会很有趣。”我笑着说道。

“虽然没有剪刀。但是我依然能够让这条红菱断开,你们相信吗?”

听到我的问话呢,众人再次纷纷议论了起来。

“我当然相信了。用打火机呗,往中间一点燃就能够烧断了。”

“用什么打火机啊,用刀不就行了?”

“哈哈。陈南小友想要用什么方法?我觉得肯定不简单。”

夏北并没有参与到众人的议论声之中,毕竟夏北作为现场之中地位最高的人,他总不能跟这些人一样吧?这样可不能彰显夏北这独一无二的身份。

夏北想了想,然后便对着我说道:“大家都知道,不用剪刀用其他工具也可以将这个红菱弄断,既然陈南你想要让这件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你要用什么方法来将这个红菱弄断才会让人感到有趣呢?你要用上工具吗?”

“那当然。”我点了点头。

听到我的回答,夏北不由得笑出了声。

“既然你要用上工具,那么这样的剪彩又有什么意义?还不如用剪刀来剪呢。”夏北再次说道。

“我这个工具自然是要与众不同,才会让这个剪彩变得别开生面。”我解释道。

“哦?你用什么与众不同的工具?”

我缓缓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手掌,笑眯眯的打量了一番台下的观众,开口说道:“当然是用这个。”

手掌?

在场的众人不由得一愣。我手上空空如也,而且我摊开手的意思明显就是想要用我自己的手掌来弄断大家手上的红菱。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这个红菱可是布做成的,而不是纸啊什么的。就算是用手上去撕扯也不一定扯坏吧?

而且这可是一个很端庄严肃的场合,我身为大老板上去逮着红菱又咬又扯的,这像话么?这不是让人看笑话么?

周围的那些报社的记者们呢,则纷纷拿起了自己的相机开始朝着台上拍,不管怎么样,我牛皮反正是吹出去了。

结果到底是我能弄断红菱还是在这哗众取宠。这都足够吸引人的眼球吧?

而台下的杨胖子则一脸郁闷,刚开始我们就谈到用手撕的问题,没想到我现在上去就准备用手撕的节奏!

难道不是吗?

我的工具要是手的话,不是用手撕还能干什么?

杨胖子实在是想不出来,在这种场合手还能做什么,所以杨胖子觉得我肯定是要用手撕了。

这让杨胖子感觉郁闷不已,心想我这样做不是上去丢人的么?还不如坦白剪刀不见了好呢。

而我倒是丝毫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而是再次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夏北说道:“夏叔叔,你觉得这样的方法足够有趣了吗?”

夏北看了我一眼。想了想然后便开口道:“我现在还不能下结论,你要告诉我们你到底想要用什么方法将红菱给弄断,要是你要是用手撕扯的话,那样也照样很无聊啊。”

听到下辈的话,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笑了笑,看来他们也是这样的一个想法。

“当然不是。”我回答道。

“我的意思是。我这手掌就是那最锋利的刀子,能够一刀将这个红菱给拦腰斩断,夏叔叔你相信吗?”

众人再次一愣。

用手来砍断红菱?

这怎么可能?

我难不成还真的将自己的手给当成宝刀了?

就算是普通匕首,估计也不一定能够一刀下去斩断如此宽大的红菱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