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一场奇迹!/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北的眼睛眯了起来,打量了我一番然后便再次将目光放在了我的右手手掌上面,似乎想要看看我这只手掌到底有着怎样的玄机。

当然,夏北失败了,因为夏北没有看出来我的手掌有什么特别的,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肉掌而已。

要是非要说出一个特点,那就是我的右手手指非常修长,很适合弹琴。

这样的一个手掌,怎么可能能够无缘无故的将这么厚的一条红布给砍断呢?夏北甚至都想象不到那样的场景。

而夏北也知道我不知道一个笨人。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夸下海口说自己办得到,要是我最终办不到的话,这岂不是在自己打自己的脸?

聪明人是从来不会打自己的脸的。难道说我真能做到这种地步?

这怎么可能?

夏北还想开口说什么,我倒是直接打断了夏北的话。

“夏叔叔,你说说如果我能够用这手掌将红菱给砍断的话。这次的剪彩仪式是不是就有趣多了?”我对着夏北笑着说道。

“这倒是真的。”夏北并没有否认,看来连夏北也很想看看我到底用什么方法能够让手掌劈开红菱。

“那我就跟大家表演表演?”我这次是问的台下的各位。

“好啊!这就有趣多了。”

“哈哈,陈小友,要是不行可就别硬来,这里还有这么多记者呢。”

“要是陈小友能够做到这样的一个地步,那可真是神奇了。”

众人纷纷开口道,倒是没有人对我表达出不屑,看来人脉这玩意儿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东西啊。

而此时路边停靠着的一辆宝马车内,两个年轻人也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刚才我说话的时候动手拿着话筒的,所以车内的林真与邓修文自然是听到了我的话。

“徒手劈红菱?这小子脑袋坏掉了吧?”邓修文颇为不屑的开口说道。

“他脑袋坏没坏掉我不知道,但是我能够猜得出八号公馆方面肯定是将剪刀给弄丢了,所以陈南才会上去装疯卖傻一回。”林真眯着眼笑道。

“嘿嘿!这可是报应啊!我倒是要看看这个家伙能够搞出什么样的花样。”邓修文应和道。

“我也很想要看到这小子丢脸。”林真喝了一口红酒。

“不过修文你这招有点厉害啊,你怎么想到去将他们剪彩用的剪刀给弄没的?”

听到林真的话,邓修文不由得愣了愣,然后便对着林真说道:“大少,这不是我做的啊,我没有让人这样做过。”

“哦?”林真回过头看了邓修文一眼,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

“你是说这件事情不是你做的吗?”

“是啊。”邓修文点了点头。

“我安排的人还没有出场呢。要不现在让他们出场?”

“不急!”邓修文摆了摆手说道。

“先看看这小子搞什么花样,不过让我没想明白的是,他们剪彩用的剪刀到底跑哪里去了?是谁干的?”

“会不会是大意没准备呢?”邓修文想了想。然后便对着林真开口问道。

“应该不是。”林真摇了摇头。

“这种场合他们如此看重,怎么可能会如此大意?而且恰好丢了这种说法我肯定是不会相信的,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应该是有其他人也想要让陈南这小子难堪吧?”

“嘿!那感情好。”邓修文笑道。

“这样一来的话,咱们这也不是孤军作战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嘛。”

“不不不!”林真直接摇了摇头。

“这句话大错特错,敌人的敌人很有可能是你更大的敌人,所以你可千万不能一直相信这句话。”

邓修文仔细想了想,然后便一脸严肃的对着林真点了点头:“受教了,谢谢大少!”

林真微微笑了笑,将目光再次放在了台上,想要看看我到底能够搞出什么样的幺蛾子出来。

而此时的我呢,得到了大家的同意之后。我就将手中的盘子放在了一旁,然后便来到了这条红菱的中间位置。

之前陈青璇和夏北是站在最中间的,这样一来呢,我的左边是陈青璇,右边便是夏北。

“夏叔叔,你们先检查检查这块红菱是否有问题,再看看结实不结实,要不然待会儿要是有人说我作弊那可就不好了。”我笑着对着众人说道。

大家纷纷善意的笑了笑,然后便拿着红菱开始检查了起来。就连夏北也看得很仔细,想要看看我在这块红菱上面有没有动手脚。

而我则趁着这个时候对着身边的陈青璇不动声色的打了一个眼色,陈青璇俏皮的对着我眨了眨眼睛。表情之中已经没有了疑惑的情绪,难道这女人已经猜到我想要干嘛了?

“怎么样?都有问题吗?”我对着众人问道。

台上的众人纷纷摇头,都称没有问题。是一块很正常的红菱,非常结实。

“行了,大家都别眨眼。”我笑着说道,然后便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掌,左手小心翼翼的在手掌上面抚摸着,像是在对待一把绝世宝刀一般。

而路边的奔驰车内。邓修文看到此情景不屑的撇了撇嘴,冷哼一声说道:“哗众取宠,我倒是要看看这小子到时候怎么收场!”

邓修文和在场几乎所有人的想法一样,我是不可能用手掌能够将这块红菱给劈开的,肉掌怎么可能能够劈开一块红布呢?又不是真正的刀。

所以邓修文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接下来的场景了,我自己打自己的脸。甚至周围还有着一群记者拍摄着这样的过程,想必到时候我心中肯定会不好受吧?

想到我心中不好受,邓修文心里就好受很多。

而此时的林真却将自己的眼睛眯得更厉害了。就像是没有听到邓修文的话一般,目光注视着台上的我,像是要看穿我到底想要用什么方法将这块红菱给劈开。

此时的我已经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将手掌竖着放在了红菱中间位置的上方,并没有急着要将红菱劈开的意思,就如同那电视剧里边高手使用很流弊的招式之前还得酝酿一番。就如同网游放技能还得读条。

而现场所有人都纷纷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就像是生怕放过我每一个动作一般。

尽管还是有许许多多的人都不相信我能够用肉掌来劈开这块红菱,但是万一呢?

万一我劈开了,那么他们走神的话,是不是就错过了一场奇迹?

就连那些记者们也抱着个摄像机对着我拍摄,想要将我的动作给记录下来,要是我能够创造奇迹的话,那么这件事情拍成视频传出去肯定会非常火吧?

到时候他们这些个见证者岂不是就赚大了?

我还是没有有所动作。站在原地依旧闭着眼睛保持着刚才那样的一个姿势,只是有心人发现,我这样的一个姿势保持这么久,身体连没有摇晃一下,我是怎么做到的?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过去了,台上台下的众人颇有些不耐烦了。

“还要不要开始啊?小陈不会睡着了吧?”

“哈哈。我看悬,这么久一动不动,要是换做我,我肯定是睡着了。”

“难道陈小友在使用什么神奇的功法,现在正在酝酿吗?”

“得了吧,这世界上哪有什么神奇的功法?照我看,这小朋友多半是拿我们寻开心呢。”

毕竟在场的众人都是有身份的人,我等了这么久没开始,其中也有人心中不舒服了。

而就在此时,我突然睁开了双眼,大喝了一声,将众人给吓了一跳,然后便瞬间抬起手,用力往下一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