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这……他么都行?/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我突然睁开了眼睛,并且大喝了一声。

也不知道我出于什么心理,我这声音非常大,甚至话筒都还在我嘴边呢,大家刚才都以为我睡着了,甚至都在讨论我是不是睡着了这个问题。

我这样突然大吼出声,这确实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有的人没反应过来,差点后退好几步摔倒在地。幸好有人帮忙扶着,要不然就得出洋相了。

一些人心里就不舒服了,心想我装睡着寻人开心就算了。现在还突然出声吓人,我这不是找抽么?

有好几个心高气傲的大人物都想要指责我一番,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我随着大喝高高抬起的手掌应声而下的同时,只听见刺啦一声,红菱竟然就这样从中间被劈开了!

此时全场寂静,仿佛掉一根针都能让所有人听见一般,因为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呆滞在了原地,别说说话了,有些人甚至连呼吸都给忘记了。

这……这特么都能行?

这是全场所有人心中的共同想法!

哗!

全场哗然!

几乎是同一时间,刚才还鸦雀无声的现场此时竟然同时爆发出了一阵喧哗声。

“我靠!这是怎么做到的?我刚才还以为眼睛花了,直到我看了好几遍确定了这块红菱是断了之后我才反应过来。”

“这是什么绝技啊?难道人真的可以用肉掌劈开这样的一块红布?”

“我就说刚才是陈小友在酝酿神奇功法你们还不相信,还说陈小友这是在那我们开涮呢,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一群人纷纷激动的开始讨论了起来,按理说这种小把戏在这些一个比一个来头大的大人物面前,他们应该是不会太过激动的。

但是大家平时都只是在电视上见过或者听说过这样的绝技,他们对此能够分析得头头是道,认为这些只不过是骗人的把戏罢了。

然而今天大家亲眼见到了我竟然徒手劈开了红菱,毕竟眼见为实,这让大家都没想到我竟然真的能够做到这一步,这也太厉害了吧?

要知道这样的红菱与木头和砖块可是一点也不一样的。木头和砖块什么的只要你力气大,手掌足够耐操,那么肯定是能够劈得开的。

但是我这个可完全不同。我劈的是红菱,这是布!

虽然布的坚硬程度完全比不上木头或者砖块什么的,但是布的柔韧性显然要更高,用刀来直直的劈下去,都不一定能够将这样的布给劈开,更何况我的肉掌呢?

在场的众人都知道,如果要做到这样的一个程度,恐怕其难度绝对不是劈砖块或者劈木头能够相比的,因为所有人都想象不到一个肉掌怎么能劈开一块布呢?这简直是违背了常理!

然而我却做到了,我真的用肉掌劈开了这块红布,这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了。

甚至有些人还在想,我是不是提前在红菱上面动过手脚。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做到这种程度?

而且更有人在怀疑夏北等人是不是我专门请过来的托了,毕竟这块红菱是夏北他们专门检查过的,既然是这样的话。

不过一个人是托,总不可能台上那七八个大人物都是托吧?人家会无聊到帮助我做这种事情吗?

路边的宝马车内,此时已经变得静悄悄的了,只剩下林真与邓修文还有开车的司机三人的呼吸声。

邓修文一脸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台上的我,他可是亲眼看到了我刚才一下直接将红布给劈开了。

之前邓修文一万个不相信我能够做到这一步,还想要看我丢脸的局面。

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做到了。这让邓修文呆滞的同时,也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

“作弊!这小子肯定是作弊了!要不然怎么可能用肉掌劈开红布?这用脑袋随便想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邓修文气急败坏的开口骂道,就如同我做了什么侮辱他的事情一般。

林真瞥了邓修文一眼。笑着说道:“不管他是不是作弊,至少他没有让人看出什么端倪。那些玩魔术的,大家都都知道他们这是假的。但是人家魔术做得滴水不漏,就会让人即使知道是假的也会觉得很精彩,你又有什么办法呢?”

邓修文赶紧点头称是,他还真没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自己上前指出我的漏洞吧?

如果邓修文知道我的漏洞在哪里,邓修文没准就这样做了。

但是邓修文并不知道啊。邓修文这样上去不是让人笑话的吗?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邓修文再次看了看台上的我,然后便转过头对着林真问道。

林真笑了起来,不过这份笑容里面却带着几丝异样。

“很显然,刚才的事情让陈南这小子露了一回脸,这应该是一场极大的长脸方式吧?”林真笑着说道。

“可以这么说。”邓修文点头说道。

虽然心中极为不情愿,但是邓修文也不得不承认我刚刚这一下肯定是让更多人对我起关注之心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还在等什么呢?只有待会儿将这小子的脸打得更痛,才能够让我们现在心中的不爽是值得的你说是吗?”林真说道。

邓修文想了想林真的这句话,然后便眼前一亮。赶紧对着林真说道:“大少,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林真微微点了点头,邓修文这才推开车门走了出去,而林真则再次将目光放在了台上的我身上,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倒是要看看。你是不是每次都能化险为夷呢?”

此时的台上,那几个手里拿着红布的嘉宾们自然是比台下的人更加震撼的,台下的人还可以怀疑我是不是在红菱上面动了手脚,但是台上的人刚才可是亲自检查过一番红菱,甚至有的人还检查了好几遍确认了没问题。

而我却真的将红菱给劈开了,这难道还不够让人震撼?

就连夏北脸上的笑意也消失了,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手上的红菱,显然是想要看出来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夏北看得出来,红菱断开的地方非常整齐。这很明显是非常锋利的利器给割开的。

然而我确实用的肉掌,肉掌怎么可能会这么锋利?

难道真的如同刚才我所说的那般,我已经将自己的手掌练成了一把绝世宝剑?

这也太扯淡了吧?

夏北不相信这样的鬼扯,然后便将目光放在了我的右手手掌上面。

我观察到了夏北的眼神,很坦然的将自己的右手摊开让手心和手背都给众人仔细看了一遍,确实没有任何问题。还是很正常的一个肉掌。

“你是怎么做到的?”夏北眯着眼打量着我,开口问道。

“想做就做到了。”我笑着说道。

众人不由得暗自咂舌,心想这尼玛想做就能做得到吗?开什么玩笑?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我这手掌就是一个很锋利的利器,夏叔叔你要不要再试试?”我摊开了手掌比划了一下,对着夏北说道。

夏北摆了摆手,开口说道:“这就不用了。”

开玩笑!

万一我说的是真的,夏北上去不就是找死么?

我这手掌可是连红布都劈得开的,我要是再用点力气的话,人的手臂能不能直接砍断?这可是都说不准的。

“那么,大家觉得我这剪彩可还精彩?”我笑着对着台下的众人开口问道。

哗啦啦!

大家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能送上雷鸣般的掌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