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七章 狠狠打!/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这个公子哥并不明白我到底想要干什么,不过他显然被我这句话给激到了,颇为气急败坏的对着我开口说道:“这有什么不敢的?少爷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魏成!”

“魏成是吧?”我对着这个公子哥确认道。

魏成点了点头,再次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没明白我想要干什么。

然后我就对着魏成勾了勾手指头。意思就是让魏成将耳朵附过来,我有悄悄话跟他说。

魏成心中疑惑,心想我们能有什么悄悄话说?我不会想要打他一顿吧?

想到这里,魏成的目光之中就充满了不善,对着我开口说道:“有什么事情直接说。”

“我是想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不敢听?”我笑着对魏成开口说道。

“开什么玩笑?”魏成冷哼一声。

“我能有什么不敢听的?你当你是谁啊?”

“那你就过来,我告诉你一个他们都不知道的秘密。”我再次对着魏成开口说道。

魏成本来是想要直接拒绝的,不过现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魏成再拒绝下去。这不就是让人以为自己怂了吗?

这么想着呢,魏成便瞥了我一眼,不情不愿的将脑袋伸了过来。

而我则附在了魏成的耳边,对着魏成小声的说道:“你知道吗,刚才我骗了你。”

“骗了我?你什么事情骗了我?”魏成一愣,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便对着我询问道。

“我刚刚说想要知道你的名字没有别的意思,其实这是我骗了你。”我笑着解释道。

“我怎么能没有别的意思呢?我要是没有其他想法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去问你的名字?而我的真正目的是,我要搞清楚我到底揍了谁!”

我话音刚落,魏成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呢,我便闪电般出手,一把抓住了魏成后脑勺的头发,然后狠狠的抓住魏成的脑袋朝着茶几上砸了过去。

砰!

魏成的脑袋和茶几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原本魏成的脑袋和茶几是要同归于尽的节奏,然而魏成的脑袋破了,茶几却完好无损,显然八号公馆的茶几质量都非常过关。

因为我亲身试验过。八号公馆的茶几至少比人的脑袋要坚硬许多。

众人直接被我给吓懵逼了,他们死活也没想到我竟然说出手就出手,而且下手还如此狠毒!

就连在远处冷眼旁观的夏北眼睛也眯了下来。看着我的眼神之中充满了前所未有的认真。

而陈青璇则一脸笑意,而且还颇为满意的看着我点了点头,显然此时的陈青璇对我的做法非常满意。

“现在怎么样?清醒了一点没有,记得起我的酒到底是真酒还是假酒了吗?”我对着还被我提在手里的魏成说道。

此时的魏成额头上已经被我给嗑出了一条大口子,没一会儿功夫呢,这个口子便开始泊泊往外流着鲜血,很快魏成的脸上就布满了血水,甚至还有一些都滴落在了衣服上面。

而魏成本人直接被我这一下给砸懵了,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我估计这家伙现在连疼痛感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了吧?甚至眼神还涣散无比。

“嘿!醒醒。”我像是没有意识到我做了什么事情一般,抓着魏成再次摇晃了一下,对着魏成开口说道。

魏成终于反应了过来。不过双眼还是带着茫然,下意识的就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魏成就发现自己满手是血!

“啊--”

魏成尖叫出声,身为安宁市本地的一个二世祖,平时魏成都是欺负到别人头上的,哪有被别人将自己的脑袋给砸破的事情发生?

现在魏成被我给砸了。脑袋晕晕的情况下魏成还以为自己这是出现了幻觉呢。

自己怎么可能会被砸呢?自己是来砸人的,怎么可能会被别人给砸了?

现在魏成发现了自己的脑袋已经破得不成样子,终于反应过来了这个事实,自己确实被人给砸了,而且脑袋都已经被砸出了一个血洞。

“我X你妈!老子废了你!”

魏成双眼血红的看着我,提起自己的拳头一拳便朝着我的脸打了过来。

很显然,此时的魏成心中非常生气。

这种事情无论放在谁身上估计都会生气吧?被人无缘无故的揍了一顿,谁心里会不生气?

所以此时的魏成心中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揍还回去。要将我这个施暴者给揍成个猪头!

当然,魏成并没有想过双方战斗力差距的这个问题,毕竟在这种时候。魏成心里是不可能有着其他想法的,他只想将我这张让人无比憎恨的脸翻来覆去的打上好几遍,如果可以的话,他还要用脚去踩!

只有这样,魏成才会觉得很解气,当然,那只是一丁丁点而已。

魏成已经在心中下了决定,无论如何都不会让我有好日子过。

既然我身在安宁市,那么作为安宁市地界上二世祖的魏成就有着很多种方法将我给弄死!

然而魏成的拳头在我的眼中是那么的软绵绵没有任何力气。我直接伸出手抓住了魏成还没有打过来的拳头,然后手上再用力一捏。

咔嚓!

几个轻微的骨头移位的声音传来,魏成脸上的表情再一次变得扭曲狰狞了起来。

“啊--你个混蛋!快放手!我X你妈!”魏成一边大喊一边对着我破口大骂。

我冷笑了一声。这尼玛还骂着我呢?我会将你给放了?简直是太天真!

这么想着呢,我手上的动作就更加用力了。

我的手劲儿并不小,这也不是跟着陈青璇练出来的。而是小时候跟着爷爷练出来的。

小时候爷爷叫我各种琴棋书画的技能,无论是弹琴写字,还是画画什么的。这些东西对手上功夫都非常看重,所以爷爷从小便教我练习手劲儿。

我要是有心的话,估计一块砖头我都能给它捏碎,更遑论魏成的拳头?

魏成的拳头有砖头硬么?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现在的魏成看上去似乎非常疼痛,而我心中也特别满意,毕竟这是我想要看到的效果。

“你他妈……啊!大哥,快放手啊--都快被你捏碎了,我求求你了啊!”

魏成还想要继续破口大骂。但是自己猜刚刚骂出声呢,我手上的力道就再一次加重,这让魏成感觉自己手掌里面的骨头似乎都快被我给捏碎了。

魏成从小就出生于富人家庭,从小到大魏成还没受到过这样的痛苦,倒是魏成平时这样欺负别人是魏成的乐趣。

现在我将痛苦强加到魏成的身上,这让魏成瞬间受不了了,现在也不敢开口再骂,而是对着我求饶。

魏成明白,我要是继续下去的话,估计自己的手都得废掉一只,然后成为一名残疾人。

身为有头有脸的人物,魏成怎么能成为残疾人呢?那样的形象多不好?

听到魏成的求饶,我不由得笑了笑,然后便松开了我的手。

魏成赶紧将自己扭曲到都快变形了的右手收了回来,看着自己的手掌,魏成心中再一次充满了愤怒,他没想到我竟然下手如此狠毒,如果我再捏下去,魏成可以想象自己这只手将会彻底的被废掉!

“来人啊,给我打!给我狠狠地打!”魏成愤怒的对着身后的一群保镖大声吼道,魏成知道他打不过我,所以魏成只能搬救兵了。

还好他们来砸场子之前提前准备好了保镖啊,要是没有准备保镖,遇上我这种不讲理直接动手的人,他们还真没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