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逼问!/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白熊的话,包括黄凌在内的在场的所有公子哥都不由得大惊失色,甚至脸上还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孙明被人给揍过?

这开什么玩笑?

孙明虽然不是吴昌秀的亲生儿子,但却是吴昌秀最好的兄弟临死之前托付给他的孩子,吴昌秀膝下无子,一直将孙明当成自己的接班人来看待的,比亲儿子还亲。

这也养成了孙明飞扬跋扈的性格,不过大家看在吴昌秀的面子上,很多人也对此只能忍住。

要不然还能怎么样?还能上吴昌秀那里去告状不成?

这样的孙明。说实话很多人都想上去揍他一顿,而黄凌邓修文等人都冒出过这样的想法。

主要是这个孙明又不是出身贵族,行事乖张到比黄凌等人还要横。这不是招仇恨吗?

但是黄凌等人也只是想想而已,如果只有一个孙明,这家伙也不知道被揍了多少次了。然而人家有一个好爹啊,安宁市教父吴昌秀就是孙明的义父。

他们要是将孙明给揍一顿,到时候吴昌秀找上门来该怎么办?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孙明还真是在安宁市横着走了。

而白熊竟然说他将孙明给揍过一顿,这在众人心中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如果白熊将孙明给揍了一顿的话,那么吴昌秀不得发疯啊?

谁敢招惹吴昌秀发疯?

反正黄凌等人是不敢去想象这种情况发生的,他们虽然身为富家公子哥,但也是从小便听说吴昌秀的那些传说长大的,对于吴昌秀自然是敬畏不已。

众人觉得白熊这是在撒谎,但是又不敢辩解,谁知道这个白熊会不会将他们给打一顿呢?

而黄凌则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越来越苍白。

黄凌的身份不低,甚至可以说是安宁市第一梯队之中的公子哥。

之前孙明在第二会所砸场子被人给打了的事情不是没有被人看见,甚至还有许多围观的群众。

但是那些人都畏惧吴昌秀的威名,生怕吴昌秀生气,所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没有将孙明被打的事情给传播出去。

不过纸是包不住火的,这些事情也不是没人拿出来说,只不过大家都认为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大家也都没有去相信。

当时确实有一个朋友跟黄凌说过孙明被一个神秘人物给打了,甚至吴昌秀都到场了,不过吴昌秀并没有动手的意思。到最后只是以协商的方式了结了此事。

黄凌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只觉得非常好笑。

连黄凌都不敢动这个孙明,难道安宁市地界上还有其他人敢这样做吗?

而且黄凌觉得更加可笑的是,吴昌秀竟然到最后还以协商的手段了结此事,这可能吗?

吴昌秀是那么好欺负的人?要知道人家可是安宁市教父啊!

所以当时黄凌只是将此事当做谣言来看待而已,并没有放在心上。

没想到现在白熊竟然说孙明被他揍过,这让黄凌瞬间便想到了自己那个朋友跟自己所说的事情了。

难道他说的都是真的?孙明真的被一个神秘人物给揍过,就连吴昌秀最后都只是以协商的手段来完结此事的?

这怎么可能?

看到众人不说话,白熊再一次笑了笑,对着黄凌开口说道:“怎么?不相信我所说的话?”

黄凌很想回答自己当然是不相信的,不够黄凌害怕这样说白熊会直接再次出手将自己给揍一顿,所以只是依旧愣愣的看着白熊。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其实我说这个出来并不是炫耀什么东西,我只是想要做一做对比而已,毕竟我来安宁市只揍过一个人,而且我还是捡漏,其实最先揍人的还是他。”白熊指了指身后的我对着黄凌说道。

我心中郁闷,心想这个白熊想要装逼就装啊。又没人拦你,你把我扯进去干嘛?

黄凌撇过头看了我一眼,他心中惊骇的同时也不敢相信。我竟然揍过孙明?

看着黄凌这个样子,我心中只觉得挺好笑,然后便笑了笑对着黄凌说道:“白熊说得没错,孙明确实是被我揍过。说来还巧了,当时孙明也是用你这一招想要来砸场子,最后被我给打成了猪头。”

之前孙明来第二会所砸场子的时候,不也是想要用假酒这一招吗?

结果被我给打得连吴昌秀这个义父都差点不认识自己这个义子了。

“你……你真的这样做过?”黄凌吞了吞口水,对着我询问道。

“当然,你不信可以去找孙明对质。这小子到现在看到我还很害怕呢。”我笑呵呵的说道。

黄凌原本是想说不相信的,虽然黄凌不怎么跟孙明打交道,但是黄凌也了解,这个孙明的性格乖张到了一种地步,有着吴昌秀的庇佑,怎么可能会害怕我呢?

但是想着我刚才二话不说就将魏成给揍了一顿,并且还下手还非常狠辣,黄凌心中就有些动摇了。

按照我这性格与手段,要是孙明真的犯在了我的手上。我没准还真的什么都不想就要将孙明给揍一顿啊。

刚才魏成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么想着,黄凌心中就有些害怕了。

乖乖!自己这是踢到了一个怎样的铁板?

当然,黄凌此时在心中也将邓修文给翻来覆去骂了好几遍,如果不是这个混蛋的话,自己怎么会踢到这样的一个铁板?

“来,你告诉我,你和孙明两人谁牛逼?”白熊显然没有想要放过黄凌的意思,再次在这个问题上面跟黄凌纠缠了下去。

黄凌吞了吞口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不回答是吗?”白熊咧开嘴笑了笑。然后便伸出手一把抓住了黄凌头上的红毛,看着黄凌颇为俊俏的脸开口问道。

啪!

黄凌还没有说出话来呢,白熊又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丝毫不给这样的一个二世祖留任何面子。

刚才我已经给白熊打过招呼,只要不将黄凌给打死,都不会有任何问题。

白熊可不会跟我这么客气。对于这些专门来砸场子的败类,白熊从来都是大耳瓜子伺候的。

这一下把黄凌都给打懵逼了,但是白熊并没有想要让黄凌好过的意思,再次用手轻轻拍了拍黄凌的脸蛋,让黄凌清醒过来,然后便蹲下看着黄凌笑着说道:“放心,哥也不是不讲理的人。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很难分辨吧?那我就不问你这样一个问题了。”

黄凌无言,他现在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总不能跟白熊道谢吧?

“这样吧。你来跟我说说到底是谁派你们过来找事的?如果没有回答对的话,我可能会不让你好受。”白熊笑着开口问道。

对于逼问这种事情,白熊基本上都是轻车熟驾了。

黄凌抬起头看了白熊一眼。想了想然后便开口回答道:“是……是我自己。”

黄凌不敢不回答白熊的话,也不能将邓修文给供出来,所以只能不情不愿的让自己出来挡枪了。

白熊则转过头看着我,示意让我上,他并不了解情况,所以白熊并不知道黄凌的回答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你确定?”我看着黄凌眯着眼开口道。

“确定。”黄凌点了点头。

“那么……你能告诉我,我们之间有什么矛盾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我看着黄凌继续问道。

黄凌闻言一滞,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毕竟我所说的并没有错误的地方。

砰!

正当黄凌犹豫着呢,白熊突然再次飞起一脚,踢在了黄凌的胸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