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草包公子!/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确实,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将邓修文给忽悠过来,尽管我知道邓修文可能就在八号公馆附近不远处,但是我总不能让人将邓修文强制性绑过来吧?

要是这样做的话,那就是我这边没理了,我可不会蠢到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来。

所以想要让邓修文过来。那就必须得展现我的忽悠大法!

将邓修文莫名其妙的就忽悠过来,这岂不是更好?

然而此时听到我这句话的邓修文脸上的怒气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甚至眼神之中还带着一些惊愕,下意识的就转过头看了看林真。

此时的林真眼神也眯了下来,目光闪烁着,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邓修文不是蠢货。他知道这时候黄凌应该是开始动手了,而我现在也应该为黄凌砸场子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

只要我想要顾面子在这件事情上面向黄凌妥协,那么我的面子和八号公馆的面子将会丢得一干二净,甚至我小姨的名声估计也要受到损害。

就算我们要顽抗到底,但是邓修文也不怕,因为邓修文将自己家里的保镖都派给了黄凌,这些个保镖都是身经百战的退伍军人,普通照看场子的那些小混混,恐怕来多少就趴地上多少,这是毫无疑问的。

所以邓修文觉得今天的计划有百分之九十的几率能够成功!

反正邓修文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我当着这么多的大人物面前丢脸,除非我向那些个大人物求救。不过这样做的话我只能是掉身价,在这些大人物眼中恐怕会对我失望不已吧?而我好容易积累起来的人脉,估计也会再次消失。

无论怎么样,邓修文觉得这个行动对自己来说是不亏的。

没想到原本在这个时候应该忙着解决事情的我竟然将电话打到了邓修文的手机上面,再知道是我打来的时候,邓修文心中还有些怀疑,不过也没有确定。

但是当我说出这句话并且邀请邓修文去八号公馆里边坐坐的时候,邓修文就明白了。我这是在忽悠邓修文过去!

我为什么要忽悠邓修文过去?

这种事情很容易就能够想明白,那就是我已经知道了黄凌等人找事的幕后人就是邓修文!

这让邓修文惊愕不已,他实在是没有想到,我竟然这么快就能够将他给猜出来。

难道是黄凌招了?

不应该啊。黄凌是什么人?平时踩的场子估计比有些人吃的盐都还要多,黄凌怎么可能踩场子失败呢?

如果黄凌不失败的话。黄凌怎么可能会将自己给招出去?现在算起来应该是黄凌装逼的时候不是吗?

然而此时的我却意料之外的将电话达到了邓修文身上,虽然说了一大堆让邓修文感觉不着边际的话。邓修文还是听明白了,我已经知道了邓修文是幕后人!

我是因为什么知道的?

邓修文无从得知,但是邓修文必须要面对眼前的这个问题。

邓修文不敢随意说话,而是求助般的看向身边的林真,意思是问林真这应该要怎么回答。

林真给邓修文打了一个眼色,邓修文这才恍然大悟,然后便语气非常不好的对着电话说道:“陈南,你别虚情假意了!你会有那么好心与我坐下来喝酒?我看你是准备了什么圈套让我钻吧?”

林真的意思是让邓修文打死也不承认这件事情。而且也要努力装作不知道这件事情。

此时的林真已经猜到了八号公馆中黄凌等人的结局,很显然黄凌失败了,要不然现在我不会将电话打到这里来。

而邓修文是按照林真的意思来八号公馆找事的,如果我将邓修文揪出来,那么林真也要浮出水面。

这种场合,林真显然是不适合露面的。

八号公馆内那么多的大人物在场。其中肯定不缺少能够知道林真是什么身份的人。

想必也有很多人看出我是什么身份了吧?如果林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与我发生冲突,那么吃亏的只会是林真。这是毫无疑问的。

“邓大少刚刚回答这句话的时候迟钝了半分钟。我想问问邓大少,你是在犹豫着什么吗?”电话那头的我笑眯眯的对着手机说道。

“迟钝?谁迟钝了?”邓修文赶紧解释道。

“我只是在想你想要搞什么幺蛾子而已。这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这倒是没有。”我笑了笑回答道。

“不过邓大少不会是怕了我吧?连来都不敢来?这里人可是很多的哟,我这人打电话就爱开免提。现在这么多人都听着邓大少的回复,要是邓大少认怂了。那有什么后果就不关我的事情了。”

听到我的话,邓修文在心中暗骂了我好几句无耻!

很明显,我这是一种非常低级的激将法,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早就直接无视我这种弱智激将法了。

但是邓修文是谁?是现在安宁市这块地面上身份最高的公子哥之一。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邓修文将自己的脸面看得很重,尤其是身处安宁市的时候。

毫不夸张的说,安宁市就是邓修文的地盘,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邓修文拒绝我的话,这岂不是就表明邓修文认怂了?

要是这样的事情传出去,估计邓修文在安宁市的名声会一落千丈,到时候邓修文还有什么脸面出来混?不是成为了大家眼中的笑话吗?

而林真则在一旁对着邓修文摇了摇头,示意邓修文不要轻易上当。

邓修文看到林真的动作,这才强行压制住了自己心中的怒火,然后便对着手机开口说道:“陈南,你少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激我过去,我会上当吗?我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没空在你这里闲扯!”

“是吗?”我笑了笑询问道。

“那你也就是说,你的好兄弟你不管了?”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再次说道。

“事情其实很简单,有一个自称是你好兄弟的大少叫作黄凌,在八号公馆里边骗吃骗喝,还要非礼我们店里的服务员,这种人你说可气不可气?我抓到了他,我都还没动手呢,他就将你给拉出来当做挡箭牌了。他说这一切都是你指使的。我心想这根本不可能,邓大少的人品我还能不清楚?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做出这种事情来呢?所以我就给邓大少打来了这么一个电话,邓大少你总得过来挽救一下你的形象吧?要不然你的形象可就全被你这好兄弟给毁掉了。”

听到我的话,我身边的黄凌心中暗骂我无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扯谎竟然一点都不脸红!这样的人难道不是无耻?

黄凌当即就要出声反驳,但是身边的白熊却狠狠的瞪了黄凌一眼,感受到白熊眼神之中的凌厉,黄凌立马不敢出声了。

而电话那头的邓修文也是气得不轻,尽管邓修文知道我这是在胡编乱造,但是被我说出这样的话,邓修文心中自然是不可能很好受的。

不过让邓修文了解到的是,现在的黄凌恐怕真的危险了!

如果到现在邓修文都还没能看出这样的一个事实,那么邓修文就只能是一个草包无疑!

邓修文心中惊骇,黄凌都歇菜了?自己派给黄凌的保镖可都是邓家精心培养的精英啊!谁打得过?难道是因为我们人多用人海战术将他给制服住了?

如果让邓修文知道他派过去充满了各种自信的几个保镖被一个看起来瘦弱的男人在几分钟之内解决了战斗,也不知道邓修文会作何感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