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把酒言欢/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给黄文平的权力抓人?

如果要是换做其他人对着黄文平问出这样的一句话,黄文平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身份说出去。

然而问这句话的人却是黄家的老爷子,老爷子当年在位的高度可是比黄文平高出了好几个台阶,黄文平能够像是炫耀一般的在老爷子面前炫耀自己的身份吗?

除非是黄文平皮痒了。

黄文平知道,肯定是谁将电话打到了老爷子那边,或者老爷子从什么渠道知道了这边发生的事情。才会直接将电话打到了黄文平的手机上面,而且老爷子这分明是想要阻止黄文平的动作。

这就让黄文平有些奇怪了,心里暗想老爷子难道是在担心着什么吗?要不然谁能够让老爷子来出面说话?

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的黄文平下意识的就看了我一眼。

而电话那边的老爷子则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这让黄文平有些奇怪。

就在黄文平以为老爷子是不是已经将电话给挂掉了的时候,电话那边的老爷子终于再次开口说道:“收队吧,这件事情不是你能够掺和进去的。”

“爸,如果收队的话……小凌就要出事了啊。”黄文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用手捂住了话筒。不让别人听到。

“自己惹的事情,让他自己去擦屁股!”电话那头的老爷子再次开口道,语气之中充满了严厉。

黄文平愣了愣,老爷子这意思是他不准备管黄凌了?

要知道黄凌可是老爷子唯一的孙子啊。

“爸……”

“我让你收队!你还在跟我废话什么?”老爷子的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你是不是真觉得我们黄家大的不得了,什么事情都敢去招惹了?我告诉你,要是黄家的老本都被你给赔进去的话。我飞打折你的腿不可!”

黄文平不由得一惊,他还真没想到老爷子会在这个时候发火。

在黄文平的印象中,老爷子对待晚辈晚辈都是非常温和的,甚至黄文平都记不清楚上一次老爷子发火是在什么时候了。

没想到老爷子这次竟然为这件事情发火,而且是指责黄文平的不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老爷子知道这里这么多的大人物,估计也只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来看待这件事情吧?老爷子肯定也能够想得清楚,只要黄文平手脚麻利一点,动作迅速一点,将这件事情完全给办成铁案,那么黄凌很容易就能够保下来。

尽管这样很有可能惹到了一大票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们,但是在安宁市。黄家难道还能怕过谁不成?

而且老爷子现在退了下来,选择了一个安静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天天种菜浇花,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已经多久没有插手过家族里面的事务了?

就算黄家招惹到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老爷子知道了也绝对不会专门打电话过来阻止黄文平的动作。

只要他们威胁不到黄家在安宁地面上的地位,老爷子才不会多管闲事。

然而老爷子却偏偏将这个电话打了过来,并且以一种非常严厉的语气让黄文平收队,就如同黄文平若是不收队,老爷子能直接返回安宁市一般。

老爷子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反应??

难道老爷子也感受到了什么压力不成?

但是这个压力是从哪里来的呢?又有谁能够给老爷子施压?

这么想着呢,黄文平下意识的就看了我一眼,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心中突然充满了震撼。

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关系?

老爷子所说的黄家的老本都有可能赔进去,就是因为我?

黄文平不敢多想,赶紧对着老爷子说道:“爸,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就让他们走。”

电话那头的老爷子听到黄文平这样说。语气也渐渐的变得平稳了下来,开口水哦到:“如果可以的话,代替小凌给受害者道个歉。就看他愿不愿意接受了。如果实在不愿意,那就让小凌将指使他的人说出来吧,枪并不是那么好当的。”

指使黄凌的人?

黄文平愣了愣,难道黄凌不是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吗?难道黄凌身后还有幕后人?

“我知道了,爸你放心吧。”黄文平心中虽然疑惑,不过也不敢怠慢老爷子,颇为恭敬的对着手机说道。

电话那头的老爷子嗯了一声,然后便挂掉了电话。

黄文平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来这件事情也非常棘手啊。

连老爷子都能够惊动的能量,应该是跟我有关系了。

怪不得这个八号公馆开张能来这么多大人物,难道我是哪个顶级家族之中走出来的扮猪吃老虎的公子哥不成?

黄文平没有多想,而是转过头对着身后一个领头的警察开口道:“胡队。带着大家收队回去吧。”

听到黄文平的话,警察不由得一愣,不确定的问道:“黄局,这……难道不抓人了吗?”

“没有人可抓,这是一场误会,大家都先收队吧。”黄文平再次对着众人说道。

在一旁的那些个大人物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各式各样的表情。眼神之中充满了玩味儿,看来他们也看明白了黄文平这是清楚自己踢到铁板了。

被称为胡队的男警察听到黄文平的话,对着黄文平点了点头然后便对着身后的一群警察大手一挥说了句收队。然后便快速离开了八号公馆,只留下黄文平一人。

黄文平现在还没有摸清楚我到底是什么来历,不过黄文平现在可不敢再小看我了。要知道我身后的能量连老爷子都惊动到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这么想着呢,黄文平便从自己的兜里摸出了一包软玉溪。抽出来了一根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眯着眼打量了黄文平一番,很显然黄文平将人叫走并且自己留下来,这是要和平解决这件事情了。

我并没有不给黄文平面子的意思。伸出手接过了玉溪烟,不过并没有直接点上,而是放在手中把玩。

“这位小友贵姓?”黄文平开口询问道。他进来这么久,甚至连我叫什么都不知道,还差点将我给带走了。

现在黄文平开始重视了起来,想要从侧方面打听着我的身份。

“陈。”我倒是没有隐瞒,说出了自己的姓氏。

陈?

黄文平在脑海中仔细搜索了一番,并没有发现现在华夏哪个顶级贵族是陈姓的。

倒是二十多年前有着那么一个传说中才能存在的家族姓陈,不会就是我吧?

黄文平并没有多想,他并没有从我的姓氏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而是换上了一副笑容对着我开口道:“年轻人之间火气旺盛这都是正常的。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嘛。小凌确实有些不对,我代替他给你道个歉。你们何不坐下来把酒言欢呢?我倒是觉得陈小友能够与我们家小凌成为好朋友,这样岂不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说实话,黄文平这可是打得一手好主意,如果我同意的话,这件事情肯定就这么过去了,黄凌也能够平安带走。

而且黄文平已经认定了我的来历绝对不简单,肯定有着非常强大的背景,要不然能让老爷子都这么畏惧吗?

要是我和黄凌化干戈为玉帛把酒言欢,黄凌与我建立起关系了,岂不是就代表着黄家有可能会紧靠在一艘大船上了?

不得不说黄文平果真是一个聪明人,在短时间内就想到了这一点,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办得到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