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陈南猝死!/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邓修文没有接我的话,因为邓修文不知道该怎么接,虽然邓修文明白抵抗完全是徒劳的,不过邓修文还是不愿意就这么轻易认输。

万一……我突然猝死了呢?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发生的嘛。

在心里这么诅咒着,邓修文也好受了不少。

“邓大少,其实我叫你过来就是想要帮你平反,有人竟然诬陷你,这让我为邓大少感到不公啊。”我对着邓修文开口道。

听到我的话,黄凌在一旁心中暗骂我无耻。

刚刚是谁特么无论如何也不听商量就要让黄凌将邓修文给供出来的?

又是谁不见到邓修文过来就不放人走的?

是谁是谁到底是谁?

没想到我竟然如此无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谎都不害臊,还为邓修文感到不公,难道我真的不明白什么叫做无耻吗?

当然,现场不仅仅是黄凌一个人心中有着如此想法,邓修文更甚,邓修文已经在心中将我祖宗十八代都给骂了一遍,没有一个放过的。

我以这样的方式开场,这让邓修文想要辩解的退路都没有了,毕竟什么话都是被我说了。邓修文跟谁去辩解?难道跟自己辩解自己到底是不是幕后人吗?

简直是可恶啊!

邓修文心中骂了好几句,不过却并没有将这份愤怒表现在脸上,毕竟现在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在我的地盘上,当然是要看我的脸色行事的。

“我不明白现场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邓修文板着一张脸看着我说道。

“我来跟邓大少解释解释吧。”我走到邓修文面前。

“这个姓黄的二世祖来八号公馆喝酒,这原本是让我感到非常欢迎的,毕竟这是开张以来的第一笔单子,这样也能够给我搞一个开门红。但是谁能够想到,这群人上来竟然是为了砸场子。说实话这些我都能忍,我最不能忍的就是我将他们打一顿吧,他们就把你给说出来了,这个姓黄的还说他是邓大少你最好的朋友。我哪能不明白邓大少的人品?邓大少怎么会有着这样的猪朋狗友呢?所以我就将邓大少叫过来仔细对对。”

听到我的话,邓修文与黄凌两人脸色同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我这不是在变着法骂他们是猪狗么?这尼玛能忍?

不过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们不能忍也得强行忍下来!

“来,邓少,看看他。你认识吗?”我走到黄凌面前,指着黄凌开口询问道。

邓修文瞥了我一眼,他很想说不认识。不过邓修文要是敢这样说,估计黄凌会立马跟他决裂,黄家也会跟邓家断绝来往。

所以邓修文只能点了点头说了声认识。

我不由得‘惊讶’,然后便开口说道:“认识啊?那你们是有仇吗?要不然这个姓黄的为什么要朝你身上泼脏水呢?”

邓修文心中再次暗骂,颇为无奈的开口道:“黄凌是我的朋友。”

“哦?”我眼神渐渐的冷了下来。

“那也就是说,这个姓黄的所说的是真的,这是邓少你指使来砸场子的了?”

我话音刚落,我身边的白熊等人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就如同刀子一般直视着面前的邓修文,这突然发生的变化差点将邓修文给吓了一跳。

“不是……我没有这样做过。”邓修文赶紧解释道。

听到邓修文这样解释,我脸上就再一次挂上了笑意,对着邓修文说道:“我就知道。以我和邓少的交情,邓少怎么会来砸我的场子呢?”

啪!

我的话刚说完,我便反身一巴掌扇在了身后的黄凌脸上。把黄凌都给打懵逼了。

“到现在还该污蔑邓少?来人啊,给我打!”我对着黄凌冷声喝道。

然后白熊等人就要上前将黄凌给暴揍一顿,黄凌瞬间吓得脸色惨白,赶紧对着我开口道:“陈南,这真不是我做的啊!就是邓修文让我来干的……邓修文!你他妈到现在还想要害我吗?”

黄凌最后一句话是指着邓修文怒吼出来的,黄凌认为如果不是邓修文的话,自己刚才怎么会被我给打巴掌?

其实邓修文这也是脱口而出的话,邓修文刚才被我身边的阵状给吓到了,下意识的就否认了。邓修文哪里知道我会这么暴力,说动手就动手?

邓修文还没有开口呢,我就又是一巴掌扇在了黄凌的脸上。在一旁的黄文平都不忍心看下去了,然后--黄文平就转过了自己的眼睛,将目光放在了别处。

这个时候黄文平可不敢向着自己的亲侄子,毕竟这件事情牵扯确实很大,如果我认定了黄凌的话,那么黄家很有可能会遭受到牵连。

现在邓修文已经被我激出来了。我要做的就是让邓修文得到应有的惩罚。

黄文平也知道,我这只是做做样子而已,虽然黄凌可能就有些不好受了,不过也不会受到什么性命威胁。

毕竟这件事情黄凌也确实参与过,受点惩罚也是应该的,黄文平出来阻止就不好了。

“还想要污蔑?”我再次对着黄凌怒骂道。

“邓少都已经说过了。这件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你以为这是你污蔑得了的吗?”

黄凌心中气急,却不干跟我争辩什么,害怕我一生气又是一巴掌甩出来,到时候黄凌怎么哭都没用。

然后黄凌就再次对着邓修文破口大骂道:“邓修文,我X你妈!你今天要是将我给害死,老子也不让你好过!”

看得出来,因为我这一‘胡搅蛮缠’,邓修文与黄凌这朋友以后是没得做了。

正好,这也确实是我想看到的。毕竟邓修文算得上是我现在的对手,而黄凌的能量也不容小觑,要是他们以后再次联起手来对付我的话。还真有可能会让我感觉到头疼。

所以现在将他们给强行拆开,这对我来说绝对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

黄凌的这句话说完,我愤怒之下再次抬起了巴掌,想要继续刚才的动作。

邓修文此时也反应了过来,心中暗骂了好几句我简直是无耻至极,赶紧开口道:“住手!”

啪!

我这一巴掌还是打了下去。然后像是不确定一般转过头看着邓修文开口问道:“刚刚你在叫我?”

“是!”邓修文紧紧的捏起了自己的拳头,如果不是在场这么多人的话,他恨不得将自己的拳头打在我的脸上。

“你叫我干什么来着?”

“我叫你住手。”

“嗨!你早点说嘛!你早说我不就住手了吗?还白白打人家一巴掌。”

“……”

邓修文心中再一次对我的无耻给重新定义了一番。

刚才邓修文明明早就喊出来了,但是我还是装作没有听到一般一巴掌打在了黄凌的脸上,甚至这一下下手还挺狠,就如同知道后面没得打了这一下必须得打够本一般。

这种无耻的人是怎么成长到现在的?难道小时候就没有人将我给掐死在摇篮里面吗?

此时最为悲催的当然是黄凌了。被我三巴掌扇下来,黄凌脸都快肿成猪头了。

黄凌算是明白了,我出手是根本不会考虑什么基本原则的。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有着这种行为的人,在黄凌这样的人眼中被视为疯子。

如果黄凌早知道我是这样的一个疯子,他打死也不愿意过来找事,要不然自己一天之内怎么会受到这么多的屈辱?

而我并没有管黄凌,而是活动了一下手腕,看着邓修文问道:“邓少有什么想要跟我说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