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未曾拥有,何谈失去?/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我心中不难受是不可能的,刚才我费尽心思的跟这些人交好,口水都快说干了才将这些人脉给掌握在了手里面,与这些大人物也相当于是认识有交情了。

但是这才过了没多久的时间在,这些人就已经离开了,甚至我还在他们眼神之中看出了想要切断这份交集的神色,经历这样的事情,我心中总不可能高兴得起来吧?

陈青璇也不知道是不是看出了我心中的真实想法,倒是并没有揭穿。而是开口带着劝慰的语气开口说道:“这个圈子里边就是这样,这不等同于你们在学校。你在学校之中结交的朋友再怎么也不可能是为了利益才能给之称下去的。但是你要是进入了这个圈子里边,除了你亲近的人之外。你所有的友谊也就是眼中的人脉都是必须要用利益来维持下去,没有了利益,别人便不会再与你有什么交集。甚至今天的朋友明天就会变成敌人也说不一定。丘吉尔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永恒的朋友,更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在这个圈子之中。你我两人今天是朋友,明天是敌人,后天又是朋友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甚至大家都习以为常。”

这一点我提前就已经想到了,我知道在这样的圈子之中,想要找到什么友情绝对是痴人说梦。

不过现在听到陈青璇所说,原来这种情况比我想象的还更加严重。

看来我现在还是有些不太适应着一些东西啊,也不知道我以后能不能适应这种见面就得跟人假笑的生活。

“嘿!如果不是为了肩头上的责任,我发誓我一辈子都不愿意过这样的生活。”我轻声笑了笑开口道。

“谁又愿意呢?”陈青璇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坐在什么位置上面,就应该肩负着什么样的责任。老师有老师的责任,医生有医生的责任。你觉得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就是可以放心大胆的吃喝玩乐了?事实上你错了,他们做这些事情会更加小心翼翼,他们随时随地都会考虑自己所遇到的所有事情以及吃过的所有东西有没有被别人动过手脚。因为他们手中有利益,只要有利益,那么就会引来很多人的虎视眈眈。他们只能保护自己的利益不被伤害到。然后去夺取别人的利益!这就是这个圈子中的战争,谁也无法避免!”

我微微愣了愣,我还真没想到。这些事情能够被用以责任来概括的。

不过陈青璇所说的好像还非常有道理,谁在什么位置上面就得承担着那个位置上面该承担的责任。

就如同林真邓修文这样的公子哥,看上去他们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装逼踩人算计人,但是事实上他们也要肩负起他们家族的一些责任,他们并不能整天都要吃喝玩乐。

“你的责任与众不同,别人的身上的责任就与大家相同了?所以刚刚的那些贵宾们知道你惹上了林家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选择与你疏远这是人之常情,这难道还有什么可以悲伤的吗?”陈青璇再次开口道。

听到陈青璇的话,我心中也豁然开朗,之前的那些郁郁的情绪也消失无踪。

陈青璇可真是一员福将啊,陈青璇就跟小姨一般,她们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开导我,其实陈青璇完全不用这样做的。

毕竟小姨是我的小姨。而陈青璇与我又没有什么关系,陈青璇为什么会费这么多口舌就是为了不让我多想呢?

“谢谢你。”我对着陈青璇认真的开口说道。

“被我感动了吗?”陈青璇对着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呃--还好吧。”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那我就当你是默认了。”陈青璇再一次笑了笑。

我想了想,然后便狐疑的看了陈青璇一眼。开口说道:“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啊?”

“当然可以了。”陈青璇点头。

“你为什么要这么帮助我?是因为小姨的原因吗?”我问出了我心中的疑问。

“是,也不是。”陈青璇想了想,然后便开口道。

“这是个什么答案啊。你就不要跟我打机锋了。”我郁闷的开口道。

“我没有打机锋,我的这个答案你自己回去好好想一想,如果实在想不出来……就继续想,总有一天会想出来的。”陈青璇再一次对着我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我心中暗骂,这尼玛能想出个啥来啊?就给我四个字,我难道还要去解谜不成?

跟这些聪明人在一起就是没办法好好说话!

不过我也明白陈青璇这样说就代表着她是不会告诉我的了。索性我也懒得再去问,然后便没好气的瞥了陈青璇一眼,开口说道:“你不说算了。我出去了。”

陈青璇笑吟吟的点了点头,看样子是确实不会告诉我的。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多想。转过身便朝着门口走去,夏北还在外边等着我呢。

看着我的背影,陈青璇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消失了,不知道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之中充满怀念。

过了好一会儿,陈青璇就如同想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一般,不由得扑哧一笑,自言自语道:“到时候你可能会很惊讶吧?”

……

我走出了八号公馆,此时八号公馆门前停着的那些豪车也差不多散完了,倒是还有一些普通民众在观赏着八号公馆的外形,那些记者估计也是等不到什么猛料也离开了。

我看了看,发现了夏北的那辆奔驰车。然后我便朝着奔驰车走去。

应该是看到我前来吧?我还没有走到奔驰车旁边呢,后车窗就缓缓摇了下来。

坐在车后座的夏北看了我一眼,然后便对着我说道:“从那边上来吧。”

我点了点头,走到另一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夏叔叔,你有什么事情找我吗?”我坐在夏北的身边,对着夏北开口说道。

上一次与夏北在车内说话的时候是在金湖小区门口,我与夏子晶两人被夏北逮了个现行--当然,我与夏子晶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夏北可不会这么认为。

当时我与夏北还差点吵起来,也不知道今天会不会这样。

“要喝酒吗?”夏北指了指旁边的高脚杯对着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现在我可没什么心情喝酒。

看到我摇头呢,夏北也没有伸手去拿酒杯了,而是对着我开口说道:“陈南啊,我找你过来,是想要和你好好聊几句。”

“夏叔叔想要聊什么?”我对着夏北笑了笑问道。

夏北认真的看着我,脸色渐渐的变得严肃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夏北这才开口问道:“陈南,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

听到夏北的话,我不由得愣了愣。

说实话,这个问题我自己都还没问过我自己呢。

我到底想要什么?

钱?女人?权势?

我看了看夏北。微微想了想然后便开口道:“我想要当年失去的东西!”

“你失去了什么东西?”夏北再次问道。

“我想夏叔叔应该明白这个问题吧?”我反问道。

“我不明白。”夏北摇头。

“当年又是什么时候?”

对于夏北跳动弧度如此大的问题,我再次一愣,不过还是对着夏北回答道:“二十多年前吧。”

“如果我没猜错。你今年刚满十九岁吧?”夏北再次提问。

我点了点头,夏北查过我的资料,我没必要在这上面撒谎。

“那我就不明白了,二十多年前,你失去了什么?”夏北再次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