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章 门当户对!/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是你爸才这么认为了,因为你爸跟你陈叔叔关系好,所以你爸才会有着这样的想法。你看其他人有人觉得当年的事情有问题的吗?”秦蓝开口道。

“怎么会没有?”薛玉冷哼一声说道。

“难道就没有人觉得当年的事情有问题?当然有!而且这样的人绝对存在着大部分!他们没有提出来那是因为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也是为了不想要惹到惹不起的存在罢了,说白了都是一群装作没看懂的睁眼瞎!”

“你……这话可不要拿出去乱说!”秦蓝呵斥道。

秦蓝知道,自己女儿要是将这段话说出去的话。那绝对牵扯极大,甚至会引起一干人的众怒。到时候就算是薛家老爷子出面都不一定能够将他这个宝贝孙女给保下来。

“我就跟你说说而已,我当然不会无聊到跟别人发牢骚。”薛玉耸了耸肩开口道。

听到薛玉这样说呢。秦蓝这才松了一口气放下了心来。

秦蓝知道自己这个女儿有着足够的智慧,甚至秦蓝还打算让薛玉进入薛氏集团好从秦蓝的手上顺利接棒。

不过薛玉一直觉得这样做是在给薛家所有人当牛做马。完事儿还不讨好,所以薛玉一直不愿意进入薛氏集团,秦蓝无奈之下也只好顺其自然,并没有强求薛玉做什么事情。

而薛玉也明白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所以对此秦蓝还是不需要去过多的担心的。

秦蓝再次叹了一口气,对着薛玉说道:“小玉,无论当年发生的那件事情真相到底如何,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年了,想要调查到真相谈何容易?就算找到了证据。谁又能够证明这个证据有用呢?所以即使很多人心中不甘,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这是一个胜者为王的时代。”

“狗屁的胜者为王!”薛玉毫不客气的骂道。

“有些人使用卑鄙手段上位,他们就是王者了?快别侮辱这个词语了,我听着都感觉恶心不已!我觉得我爸的做法是对的,有些人蒙冤,我们就应该还人家一个清白。爷爷你不是老这样说么?当年爷爷那么看重陈叔叔。而且陈叔叔为这个国家做出的贡献还少了?无缘无故的就被人扣上一顶顶大帽子,已经二十多年不见踪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奸人给害了。如果这样的英雄真的是被冤枉的,爷爷恐怕都会大发雷霆吧?”

“那又能够怎么样呢?”秦蓝叹了一口气。

“当年你爷爷确实对你陈叔叔抱有最大的期望,甚至比你爸的期望还要高,你爷爷据说还看好了那个位置的人选,那就是你陈叔叔。结果突然冒出这种事情出来,你爷爷当时也着实气愤到不行。当天晚上你爷爷最喜欢的紫砂壶都被他给摔了,如果不是证据确凿,你爷爷怎么可能会如此生气?而且你陈叔叔直接消失,这难道还不够畏罪潜逃的罪名?”

“开什么玩笑?”薛玉开口道。

“我要是被人平白无故冤枉成这个样子,我恐怕也不会留下来吧?留下来干什么?让奸人害死?让自己坐实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我觉得陈叔叔现在肯定是在哪个地方收集当年的证据,等到证据收集完毕。那就是王者归来的时候!”

“不可能了。”秦蓝摇了摇头。

“你陈叔叔的踪影你爸找了二十多年都没有放弃,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你陈叔叔很有可能已经……唉!也不知道你被谁灌了迷魂汤,就这么相信当年的陈家真的是清白的?”

“我有预感,当年的陈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出来!”薛玉坚定的点了点头说道。

“就算如此,那又怎么样?”秦蓝开口道。

“当年的陈家终究是输了。赢家是何林两家,人只会相信最终留下的人的话。输家也终将会成为历史,毕竟历史是由胜利者改写的。”

“不可能的!”薛玉开口道。

“陈家一定会崛起。恢复当年的地位,因为有陈南在!”

“陈南……”秦蓝咀嚼着这个名字。

“陈南又能怎么样呢,现在的陈南连自己都难保,也就许艾菲那丫头在他身边了,如何抵抗林家以及陈家的最大对手何家?”

“还有我!”薛玉开口道,声音虽然不大。但是语气却异常的坚定。

“小玉!”秦蓝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做事情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薛家是不会管这件事情的,你这样做只会将薛家给带进去!”

“难道不行吗?”薛玉反问道。

“我爸心是想着陈家的吧?我爷爷虽然很生气当年陈叔叔有可能做下的事情,但是我爷爷心里也是向着陈家的吧?我爸我爷爷都是如此,又有什么好说的呢?我只不过是代表着他们的意志而已。”

“胡闹!”秦蓝呵斥道。

“你爷爷还有你爸的心思。你个小丫头片子又怎么可能猜得到?他们或许真的心向着陈家,但是这又怎么样?难道这就代表着你爷爷你爸会将整个薛家都带进去吗?他们要考虑的事情比你要多得多,他们要考虑到整个薛家长远的发展以及几十号人吃饭的问题,你觉得这件事情就这么容易能够作出决定的么?”

“那也就是说薛家准备坐山观虎斗,浑水摸鱼呗?”薛玉撇了撇嘴开口说道。

“行了,别用这种语气说话。”秦蓝瞥了薛玉一眼。

“这本来就是一场战争,一场利益的战争,薛家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表明立场,所以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就想不明白了,到底是许艾菲给你灌了迷魂汤还是陈家那小子灌的迷魂汤?看来什么时候我得找上这小子观望观望了。”

“你少来!”薛玉赶紧开口道。

“你没事儿去见人家干嘛?跑去吓唬人么?”

听到薛玉的话,秦蓝就有些不乐意了。

“我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啊?你妈我长得有那么吓人么?什么就叫吓唬人了?”秦蓝白了薛玉一眼没好气的开口道。

“这不是我女儿看上的男人么?我这个做母亲的总得去把把关吧?要不然还想要进我薛家门?门都没有!”

听到秦蓝的话,薛玉脸色不由得一喜,对着秦蓝开口道:“妈,你的意思是家里有可能将这门亲事给推掉吗?”

秦蓝脸上的笑意渐渐退却,看了薛玉一眼缓缓摇了摇头,颇为无奈的开口说道:“这是你爷爷都点头答应的事情,怎么可能说推就推的?”

薛玉的小脸一垮,满脸不乐意的开口道:“那谁同意的酒谁嫁去吧,我反正是不嫁的。我就想要跟着我的小弟弟,今天我都被他给感动了呢。”

“这是你能够做决定的事情么?”秦蓝开口道。

“为什么不能?”薛玉反问。

“我也是人啊,我也有我自己的主见。嫁过去我不幸福,我自然不会同意了,难道谁还能逼迫我不成?”

听到薛玉的话,秦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大家族之中的人,又有几个能够幸福的?”

“怎么没有?难道老爸老妈你们两人都过得不幸福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当时就是自由恋爱吧?”薛玉开口道。

秦蓝瞪了顶嘴的女儿一眼,开口说道:“那能一样么?当年薛家与秦家好歹也是一个门当户对,你和陈南算什么?”

“我们怎么就不门当户对了?”薛玉反驳道。

“要说当年,陈家难道还不够实力与薛家联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