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一章 何若寒死!/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华清秋的话,王少方沉默了一小会,像是在思考这种结果会不会发生一般。

过了好一会儿,王少方这才开口说道:“放心吧,没有林家,何家那个女人不照样也有着极大的嫌疑?王家本来就没有理由参与进来,所以有着林家与何家那个女人在我脑袋上面顶替着,何家可不会怀疑到我的头上。就算怀疑又能够怎么样?反正又拿不出证据,没有证据的事情。何家能随随便便跟王家开战?”

“少爷,你是说……何若兰那个女人?”

王少方微微点了点头,笑着开口说道:“何家两个女人,虽说是亲姐妹,不过平时的关系可不融洽,这也是明眼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现在何若寒在安宁市受到了伏击而亡。谁又能证明不是何若兰这个女人做的呢?”

华清秋不由得头皮发麻,自己这个少爷一个计划竟然将所有人都给算计了进去,而且个个都是顶了天的大人物也。要是被发现的话,那么王家可就真的完了,至少何家林家是不会放过王家的!

“嘿!赌博嘛。不玩得大一点,怎么能叫赌博呢?”王少方再次轻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少爷说得极是。”华清秋赶紧点头说道,额头上冷汗却不住的往外渗透。

王少方自然是看到了华清秋此时的样子,不由得放声大笑了起来。

“哈哈,清秋,你这胆子也太小了吧?是我平时表现得太怂了没有做过这种事情让你突然感到有些不适应?”王少方指着华清秋笑着开口道。

王少方笑,这不代表着华清秋此时就能够笑出声。

华清秋跟在王少方身边这么多年,对于王少方的脾气自然是非常清楚的。

华清秋明白,虽然此时的王少方笑得很爽朗,但是华清秋表现只要有一个不对劲,恐怕王少方就不会让他好过。

要知道王少方做的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的话,那可是王家的灾难。

虽说华清秋早已经成为了王少方心腹中的心腹。但是哪个当主子的人又愿意看到自己的手下实在是不成器?

所以华清秋赶紧让自己恢复了正常,赶紧对着王少方表态道:“少爷,我只是觉得车子里边有点热了而已。并没有不适应之处。”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王少方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

看着少爷这个样子,华清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就如同从鬼门关里边走了一圈回来一般。

果然有句老话说得很正确啊,伴君如伴虎,现在的华清秋完完全全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清秋,现在几点了?”王少方对着华清秋开口问道。

华清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然后便回答道:“少爷。还有七分钟到八点。”

“嗯?”王少方眉头微皱。

“也就是说,猎鹰已经快一个小时了?”

“是的少爷。”华清秋回答道。

“对付一个陈南,一个小时都还没有拿下,猎鹰在干嘛?”王少方开口道,像是在询问华清秋,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华清秋想了想,然后便对着王少方开口说道:“少爷,这个猎鹰是不是……”

王少方明白华清秋的意思,伸出手摆了摆。阻止了华清秋再说下去。

“应该不会,猎鹰没理由知道陈南的身份才对。就算知道陈南是谁,猎鹰现在这个点儿也应该回来。即使他下不去手。”王少方开口分析道。

“难道真是猎鹰拿不下陈南不成?这完全没道理啊,要知道猎鹰当年可是从那个地方走出来的。”华清秋开口说道。

“难道是遇上了什么麻烦?”王少方眼睛眯了下来。

王少方这一切的计划前提都是要将我和何若寒给杀死,如果杀不死的话。这一大堆计划又有什么用呢?反而还容易给王少方留下一些把柄。

“你将剩下的人派出去看看。”王少方开口说道。

“如果猎鹰真的没能够下得去手,让他们直接动手,顺道将猎鹰也干掉。”

王少方此时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眼神之中冷冽的寒意。

“是的少爷。”华清秋点头说道,然后便打开门走出了车子。

王少方再一次将眼神放在了车窗外,嘴角噙着一丝冷冽的笑意。

良久,王少方这才自言自语道:“游戏太平淡了没有一点意思不是吗?”

……

杀手再一次朝着我攻击了过来,此时的我双臂也恢复了许多。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然后便再次冲将上去,与杀手两人打在了一起。

这个杀手的攻击再一次变得凌厉了起来,不过这个杀手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使用像是之前那种用劲儿方法。将我的手臂给震得麻痹,而是实打实的与我打了一场。

虽然这个杀手的一只手已经不能派上用场了,不过他的战斗力依然强悍,各种刁钻的出刀角度让人感到防不胜防,如果不是我反应能力足够迅速的话,估计我早就被这个杀手给干掉了。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个杀手似乎并没有了之前的杀意,就如同猫抓老鼠之前都得戏一下老鼠一般,与我缠斗了良久。

很多次这个杀手原本下一刀便可以将我给杀死的。不过杀手却收起了自己的攻势,又展开下一轮新的攻击。

这让我感到疑惑不已,心想这个杀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杀手真的是想要先逗一逗我,然后再将我给做掉?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更加愤怒了。

这尼玛完全是在侮辱我啊,士可杀不可辱!

虽然心中愤怒到不行。不过这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我和对方的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这个杀手对付我的进攻完全是游刃有余,而我却要用尽全身力量与精力去对付杀手的每一次攻击。

被杀手压着打了这么久,原本早已经死了的我,此时虽然没有挂掉。不过也已经是精疲力尽了,甚至身上还出现了一些伤口开始往外流血,这是杀手用手中的军刺造成的。

砰!

在我没有抵挡住杀手捅入我胸口一击的时候,杀手突然收回了自己的刀子,闪电般出脚,一脚便踢在了我的胸口。

我的身体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不仅仅是胸口痛得要命,就连五脏六腑也如同移位了一般疼痛。

这个杀手下手可真狠啊!

噗!

我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才感觉到好受了许多。

“看来你确实没什么战斗力。”杀手将手中的军刺在手心之中旋转出了一个漂亮的刀花,动作非常潇洒帅气。

如果不是时间场合不对劲的话,我都想要上去请教这个杀手这是怎么练成的了。

若是我能够学会这一手,拿来泡妞什么的估计效果会很好吧?

“要杀便杀,你侮辱人干啥?”我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我说的是实话而已,怎么在你眼中就是侮辱人了?”杀手再一次对着我开口说道。

“你墨迹半天不动手,这不是侮辱人是什么?人都是有尊严的好吗?”我没好气的开口道。

“哦?尊严在这种时候能保你一命吗?”

“肤浅!尊严可不是拿来保命的。”

“那用来干什么的?害自己的?”杀手扯了扯嘴角。

“……”我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杀手也没有再跟我废话,而是将眼神放在了自从刚才被我扑倒便一直躺在地上没有出声过的何若寒身上。

“你想干什么?”我脸色微变,对着杀手开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