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若寒乖,不哭!/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不是白熊及时出现的话,现在的何若寒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一具美丽的尸体。

刚才何若寒还有些懵逼,完全是被猎鹰给吓的。

当何若寒看到我的脸的时候,何若寒先是一愣,然后便突然扑到了我的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何若寒刚才简直是吓坏了,虽然身为何家的小公主,不过何若寒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的阵状?

因为身处于何家这种顶级豪门之中的原因。何若寒从小连苦都很少吃过。

谁会让何家的小公主给苦着累着?

今天这种阵状无疑是何若寒生平之中第一次经历,现在从鬼门关之中脱身,再看到我这熟悉的脸,何若寒怎能不激动?

所以何若寒一激动之下……就哭了。

对于这种始料未及的情况我也有些手足无措,要知道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人和小孩儿哭了,我感觉这是世界上最为让人感到烦躁的两件事情。

不过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总不能一巴掌扇在何若寒的脸上吧?这样做也太不是人了。

这么想着呢,我就干咳了一声,伸出手不住的在何若寒的香肩上轻轻地拍打着。嘴里还安慰道:“行了行了,别哭了,现在危险已经解除。你还活着这多好?”

没想到我这话刚说出来,何若寒就哭得更欢快了,这让我欲哭无泪。

你倒是哭得很开心,我特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能考虑考虑别人的感受吗?

当然,这样的想法我只能在心中抱怨,我可不敢当着何若寒的面说出来,要不然何若寒估计能哭得更厉害,到时候岂不是我自作自受?

我只能再次拍打着何若寒的香肩,嘴里还说着各种安慰的话,就连场中白熊与猎鹰上演的动作大戏我都没有心思去看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扑在我怀里的何若寒终于停止了哭泣。不过脸上还是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看了刚才还真是将何若寒给吓坏了。

估计何若寒也反应过来了我们之间保持的有些暧昧的姿势了吧?这才从我的怀里起身,低着头开口说道:“对不起啊陈南。刚才……刚才真的是把我吓坏了。”

“没事,都过去了。”我对着何若寒开口说道。

“你的脚还好吗?能不能走路?”

何若寒苦着一张脸摇了摇头说了声不能,看来伤得挺严重的。

“不是我说你,出来玩还穿着高跟鞋,这很容易崴脚。上次不也崴到脚了么?以后这鞋子还是少穿,你太脆弱了。”我一副教育人的样子对着何若寒开口说道。

让我没想到的是何若寒竟然很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并且说下次出门不穿高跟鞋了,这让我不由得诧异,心想这丫头竟然这么听我的话?

“要不我帮你揉揉吧?”我对着何若寒开口说道。

何若寒下意识的就想要点头,不过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然后便疯狂的摇头,脸蛋儿也开始变得通红不已。

看着何若寒这样子,我这才反应过来。

何若寒的脚踝是她的敏感带,上次给何若寒揉脚,我不就是让她……欲仙欲死了么?

当时我还并不知道,甚至还有些奇怪不就是按个脚吗?怎么这女人反应这么大?

后来我才想明白,我当时到底做了一件什么荒唐事情。

甚至因为这件事情,我还在一段时间内躲着何若寒走呢。

“呃--不行就算了吧,我们在这里等等。估计他们就快打完了。”我强行让自己恢复了正常不乱想,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

何若寒也只是无声的点了点头,经过刚才的事情呢。我们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明显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我也不敢看何若寒一眼,只能强行让自己将目光放在场中的战斗之中。

场中的战斗实在是太过精彩,很快我就投入进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猎鹰与白熊两人竟然还是斗了个不分胜负。

砰!

砰!

再一次硬碰硬之中,白熊一掌拍在了猎鹰的肩膀处,而猎鹰也闪电般出脚踢在了白熊的肚子上面。然后两人便同时各自退了好几步,这才分了开来。

此时的白熊再一次站在了我和何若寒两人的面前,眼神却一直放在离他几米远的猎鹰身上。

“二十多年没见,没想到你的进步竟然如此巨大,我还以为我是我们之中最为神速的呢。”白熊看着前边的猎鹰笑着开口道。

“你也很厉害,出乎我的想象,不过你还是打不过我。”猎鹰颇为自信的开口说道。

“确实,我的确打不过你。”白熊倒是很诚实。

“不过那得是在你双手健全拥有着全盛实力的时候,现在你只剩下一只手可以用。你觉得我还会打不过你吗?”

“那又有什么意义?”猎鹰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你始终是打不过全盛时期的我,这是事实。”

“不不不,我只要在这一次将你给打败,就没有我打不过你的说法了。”白熊笑着开口道。

“你想杀我?”猎鹰眯着眼看着面前的白熊问道。

“或许会有这么一个想法,我也不确定。”

猎鹰沉默了下来,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白熊倒是没有再与猎鹰开口说话了,而是转过头看了我一眼,对着我开口说道:“小子,你现在还不跑坐地上等死呢?”

“不是还有你吗?你又不是打不过他。”我对着白熊开口说道。

“嘿!我打得过他一人。但是我打不过一群啊。”白熊咧开嘴笑了笑开口道。

一群?

听到白熊的话,我脸色不由得一变。

“你是说,他还有着其他帮手?”我对着白熊开口询问道。

“我可不确定。”白熊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我要是那个派人来杀你们的人,我为了保险起见肯定不会只派一人来做这件事情。”

听到白熊的话,我觉得这家伙说得好像还是挺有道理的,然后便对着白熊重重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那我先离开了。你自己好好保重!”

看到白熊点头呢,我便将地上的何若寒一把给抱起,快速的朝着前方跑去。

猎鹰眯着眼打量着我,却并没有追上来。

猎鹰也明白,现在白熊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呢,如果猎鹰来追我的话。白熊会立马冲上来将自己给阻挡在外,这完全是做无用功。

“是不是很疑惑?”白熊看着面前的猎鹰开口问道。

“你指的什么方面?”猎鹰瞥了白熊一眼反问道。

“各种方面。”白熊回答道。

“这么说吧,你是不是在疑惑,我为什么会出现保护这小子?你是不是更加疑惑他手中为什么会有着我们曾经的信仰--黑鳞?”

猎鹰眼睛眯了下来,看着白熊开口说道:“怎么?这份信仰对你来说已经是曾经了吗?”

“不不不,它是我永远的信仰。”白熊摇头开口道。

“我这句话是在说你。想必它已经不是你的信仰了吧?要不然你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哦?我出现在这个地方难道还能动摇我的信仰?”猎鹰反问道。

“这个我自然是不清楚的。”白熊笑了笑。

“这件事情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不是吗?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你心中的想法呢?”

“没必要再在这上面谈论了。”猎鹰摆了摆手。

“二十年来,我的信仰从来没有动摇过,你爱信不信。你只需要告诉我,你刚才所说出来的那些问题的答案。”

“你想知道?”白熊问道。

“当然。”

“那我就不告诉你。”白熊咧开嘴笑了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