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七章 姐妹矛盾!/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前何若寒与我处在大逃亡之中,没有细细思考其中的事情。

现在冷静下来之后,何若寒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自己这个姐姐干的,谁让何若兰时间动机都吻合呢?

何若寒心中很想将自己这个姐姐拉下神坛,难道何若兰就不想对自己这个妹妹动手了?

何若寒可不会认为何若兰心中还会惦记着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恐怕要是有机会何若兰早就对何若寒动手了吧?

现在何若寒独自身处于安宁市之中。离魔都还很远。

何若兰完全可以趁这个机会让人秘密的将何若寒给干掉,这样一来何若寒就永远也威胁不到何若寒的地位了。

而且我是何家最为看重的对手。我要是成长起来,恐怕首当其冲受到灾难的就会使何家吧?要知道当年的何家可是陈家的第一对手。

作为掌控了大半个家族企业的负责人何若兰。肯定是不可能眼睁睁的看到我带领陈家复辟的。

谁都知道对付对手的最好的方法就是将对手给扼杀在摇篮里,这个时候的我什么东西都没有,在家大业大的何家面前简直就如同蝼蚁一般弱小,这个时候不对我下手难道还要等待我成长起来?

而何若寒又恰好在我身边,而且何若寒在此之前还接到了何若兰的电话,何若兰是知道何若寒要找我去商谈新能源的合作问题的。

这对何若兰来说,完全一箭双雕的事情,到时候如果成功的话,对手被她给除掉了,能够威胁到何若兰在家族地位的妹妹也再也威胁不到她,这样的事情岂不美哉?

正因为这样的猜测很准确,甚至很符合如今何若兰的利益。所以何若寒才会觉得这个幕后人是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何若寒这才第一时间便将电话打到了何若兰这边寻求质问。

何若兰在听到何若寒受到伏击的时候也愣了愣。这个仿佛任何时候都是宠辱不惊的女人在听到这种事情之后也有些失神,毕竟何若兰也没有想到有人竟然疯狂到在这个时候动手,而且还是同时对陈家与何家动手。

何若兰知道自己这个妹妹误会了自己,但是何若兰却并没有急着去解释,因为何若兰并不是一个喜欢解释什么东西的人,而且何若兰自从听到了何若寒所说的话之后。何若兰心中就一直在猜测着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下的,所以电话那头的何若兰此时保持了沉默。

听到手机里久久未传出来何若兰的声音,何若寒再次冷哼一声开口说道:“怎么?说不出话来了?你这是默认了吗?”

“我没有默认,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何若兰回答道。

“不是你还能是谁?这难道不是你心中的目的?将我和陈南给干掉。你才是最大的受益者不是吗?”何若寒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为什么我会是最大受益者?”

“陈南是你的对手,你又时时刻刻防备着我,认为我会威胁到你的位置,只要将我们两人给干掉。何家再也没有任何对手,你也迟早掌控整个何家,成为整个华夏甚至整个世界最有钱的女人,这难道不是你的目的?”何若寒语气之中带着讥讽开口说道。

“我从来没有防备过你。”何若兰解释道。

“没有防备过我?那你时时刻刻派人静盯着我是几个意思?”

“你是我妹妹。你去哪里我总要担心你的安全问题吧?而且你也是何家人,万一你出了什么问题。爷爷那边我不好交差,所以……”

“你快拉倒吧。每次都能够把话说得这么好听,简直是虚伪到了极点!”何若寒冷哼一声打断了何若兰的话。

“我说的是实话。以后你自然会明白。”何若兰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以后?我难道还要等到你以后再次加害于我?”何若寒再次开口道。

“若寒,你仔细想想,我会那么愚蠢到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吗?”何若兰也有些忍不住了,为自己辩解道。

“为什么不能?”何若寒反问道。

“要知道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有风险的,万一你这次成功了,所获得的利益还用多说?而且这次有林家在背后给你背锅,你做出什么事情来别人都只会怀疑到林家的头上,你自然就能够从里面摘出去了。”

“你想得太简单了。”何若兰开口道。

“你认为我这是用林家与陈南的事情当做烟雾弹。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是别人丢出来的烟雾弹,目的就是为了混淆视听让何家与林家翻脸呢?或者说是让何家内部产生矛盾?现在这样的一个效果已经达成了不是吗?你现在已经打电话对我提出质疑了。”

何若寒一愣。按照何若兰这样说,好像还真有几分可能是别人借用此时丢出来的一个烟雾弹为了浑水摸鱼啊。

现在的长三角地区何家与林家称霸,其他很多人都垂涎于长三角这块大肥肉却因为何林两家的原因不敢大肆进军。

如果何家与林家真的到了开战的地步,那么也就是其他人趁机进入长三角的机会。

到时候所获得的利益与造成的混乱自然是现在不能去想象的。

这样想来,这种可能性倒是挺大的。

“哼!谁知道这又是不是你丢出来的烟雾弹?反正在我心里,你是最大的嫌疑人!”何若寒冷哼一声说道。

“看来你一直都没有信过我啊。”何若兰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说得好像你一直都有信过我似的。”何若寒反驳道。

“我们不一样。”何若兰摇头开口道。

“我知道你心中一直对我有恨。你的伪装我一眼就看了出来,不过我却一直装作我没有看出来的样子。而你就不同了。你觉得我防备你,认为我担心你抢走我的位置。所以对于我一切的表现你都觉得我这是在虚伪,在做作,殊不知我要是对你动手,从小到大我有很多个机会。”

“今晚上不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何若寒冷哼一声说道。

何若寒从小便觉得自己这个姐姐是一个演戏高手,虚伪程度应该说无人能出其右。

何若寒当然不可能仅仅只是因为何若兰的这一番话就相信了何若兰不会加害于她,这反而让何若寒更加在心里加深了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的虚伪程度。

“看来我们之间应该达成不了共识了,不过这件事情我会调查下去,还你一个公道,也还我一个公道。”何若兰开口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会去查的,交给你查,谁知道你会查出个什么样的结果出来?”何若寒颇为阴阳怪气的开口说道。

“我们一起吧。”何若兰叹了一口气。

“你朝着你的方向查,我会朝着我的方向查,这件事情总会真相大白的。”

何若兰说完便挂掉了电话,此时的何若兰脸色变得冷淡了起来,就如同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一般。

“谁做的事情,我会让你尝到代价!”何若兰眯着眼自言自语道,然后便从浴缸之中起身,用浴巾包裹着了那具足以让所有男人疯狂的躯体,然后便赤着脚朝着浴室门外走去。

兰柳似乎提前猜到了何若兰要做什么一般,已经在门外等候着了。

何若兰并没有看兰柳一眼,而是直直的朝着沙发上走去,兰柳也跟了上去。

偌大的别墅之中只有何若寒与兰柳两人,兰柳不仅仅充当着何若兰的助力秘书,还扮演着生活管家的角色,甚至关键时刻兰柳还是何若兰的贴身保镖,可想而知兰柳在何若兰眼中有着多么的信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