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八章 薛玉她妈来了!/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尽管韩紫琳全程闭着眼睛,但是我还是感觉到了屈辱,仿若我的身体与心灵都受到了创伤一般。

哪有这样的?

怎么会有这么流氓的女人?

一言不合就上来脱我的裤子,有考虑过我……和我裤子的感受吗?

之前我还觉得夏子晶那种偷偷摸摸偷看我撒尿的行为已经足够流氓了,没想到这次遇上了一个更加流氓的女人!

现在的女人怎么一个比一个流氓啊?天下之大哪里有我们男性同胞的立足之地?

此时的韩紫琳闭着眼睛站了起来,然后转过了身子。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背对着我说道:“行了,你可以开始了。”

石化中的我终于反应了过来。我只感觉我受到了万分屈辱。

这个女人做了坏事儿,就表现得这么淡然?难道还想要不负责任?

我感觉我那可怜的小心灵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创伤,然后我便含着屈辱的泪水痛痛快快的撒完了一泡尿,感觉整个身心都舒服了许多。甚至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此时此刻更加舒服的事情了。

不过,这还是弥补不了我心灵上面的安慰。我决定待会儿将裤子穿上就找韩紫琳理论,这种事情不负责任不行!

然而让我感到悲催的是,此时的我又面临着一个难题。

刚才韩紫琳是闭着眼睛帮我脱裤子的,而且还很用力,一下子就将我的裤子给扯到膝盖骨的位置上面去了。

我要是想要将裤子给拉起来,还得弯下腰。

现在的我能弯下腰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这让我感觉到了整个世界都对我充满了深深的恶意。

“完了吗?”韩紫琳头也不回的询问道。

我吞了吞口,虽然心中很不想搭理韩紫琳。不过我还是闷声闷气的嗯了一声。

因为……我现在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来解决这样的一个难题。

估计韩紫琳也明白我现在正遭遇什么样的处境吧?然后韩紫琳就再一次闭着眼转过了身,并且再次蹲下。盲目的在我腿上摸来摸去,把我摸得心神荡漾的。

过了好一会儿,韩紫琳这才摸到了我膝盖处的裤子,用力一提,便将我的裤子再一次提了上来。

我的眼眶之中也再一次充满了屈辱的泪水,就如同被韩紫琳再次侮辱了一番一样。

韩紫琳这才睁开了眼睛。一脸面无表情的将架子上面的吊瓶给拿在了手上,并且还顺手按了一下抽水马桶上面的按钮,对着我开口说道:“出去吧。”

尽管我很想找韩紫琳理论一番,让韩紫琳负责任。这种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必须得讨一个说法。

不过话都到喉咙了。我还是将它给咽了回去。

万一韩紫琳死活不想要负责任该怎么办?毕竟从刚才的表现之中我就明白了韩紫琳也是一个女流氓,流氓会去负责任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这么想着呢,我就将这个想法给暗自压在了心中。

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嘛,等待会儿我心情平静了下来,然后便去找韩紫琳讨一个说法。

这么想着呢,我就杵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朝着门外走去。

让我和韩紫琳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房间之中多出来了一个女人,一个雍容华贵并且拥有着强大气场的陌生女人。

从这个女人的面相上面。我很难看出这个女人是什么年纪,感觉可能是二十多岁,又感觉可能是三十多岁或者更大,甚至眉眼之中我还觉得挺熟悉,但是一时半会儿我却想不起来。

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以前肯定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这种气场强大的女人我要是见过的话。我肯定不会忘记的。

毕竟面前这个女人确实有那种让人过目不忘的资本。

“这位女士,你招谁?”我疑惑的开口询问道。

这个女人很明显是一个富贵人家,因为普通人家不会培养出这样强大的气场,而且透过病房门的透明玻璃我能够看到。外面正站着好几个黑衣人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黑衣人应该是面前这个女人带来的保镖吧?

出门竟然有着这么多保镖跟随着,很明显只有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够拥有这样的特权。

自从我与韩紫琳从卫生间里边走出来,这个女人的目光就一直在我和韩紫琳身上打量着,甚至我都能够感觉得到这个女人眼神之中的审视意味。这让我感觉到有些奇怪,心想这个女人到底是来干嘛的?她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身份?

女人再次打量了我一番。这才开口问道:“陈南?”

这个女人的语气之中充满了上位者的气息,只有久居上位手握生杀大权的人才会培养出这样的气息,很明显这个女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是我,你是来找我的吗?”我再次疑惑的问道。

女人微微点了点头,眼神瞥了我手中的拐杖一眼,然后便再次开口道:“看起来此时的你应该很不方便。”

“倒是可以说话。”我回答道。

“能告诉我你的身份吗?找我干什么?”

“秦蓝。”女人开口道。

“或许,你应该叫我一声阿姨。”

阿姨?

我心中疑惑,心想我又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叫你阿姨?

不过让我更加惊诧的是,面前这个女人竟然都已经到达可以做我阿姨的年纪了?看起来也不像啊!

“我们……认识?”我再次疑惑道。

“你不认识我很正常,不过我认识就行了。”秦蓝微微扯了扯嘴角。

“算起来,我们两家还有着很深的渊源呢。”

渊源?

什么渊源?

难道这个叫秦蓝的女人说的是与当年的陈家吗?

如果是的话,那么这个渊源到底是代表友好还是代表敌对呢?

这么想着呢,我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了,目光伸出充满了警惕。

“你不用紧张,我没有任何恶意。”秦蓝对着我笑了笑开口说道。

我当然不可能因为秦蓝所说的一句话就放松了我心中的警惕,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忽悠的,经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算是明白了我所走的是一条很危险的路,昨晚上所发生的事情难道就不是一道缩影?恐怕以后还会比昨晚上所发生的更加危险。

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自称与陈家有渊源的女人,我要是不小心防备着,这个女人万一是陈家的对手要直接对我出手怎么办?

秦蓝自然也是发现了我眼神之中丝毫没有减退的警惕,不过秦蓝倒是没有生气,再次对着我笑了笑开口说道:“你何不先躺在床上呢?”

我心想就这么站在原地也不是个事儿,然后便微微点了点头,在韩紫琳的搀扶之下我便来到了病床旁边,并且躺在了床上。

床头柜上面已经多出了一个果篮,看来应该是面前这个叫秦蓝的女人送的。

韩紫琳倒是挺有礼貌,招呼着秦蓝坐下,而韩紫琳则站在了我病床的另一边。

秦蓝深深的看了韩紫琳一眼,倒是没有拒绝,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面。

“其实无论如何,你都应该叫我一声阿姨。”秦蓝再次开口道。

“这是何解?”我看了秦蓝一眼开口询问道。

“抛去我们两家之间的渊源不谈,我还是薛玉的母亲。”秦蓝笑着开口说道。

薛玉的母亲?

听到秦蓝的话我不由得呆滞在了原地,然后便恍然大悟。

我就说秦蓝的眉眼之间为何让我感到这么眼熟,竟然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

这么说来……这个秦蓝就是薛氏集团的董事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