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九章 欺人太甚!/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哪有你们这样对待来客的?还讲不讲道理了?”王少方身边的华清秋也不能忍了,指着陈青璇与白熊大声开口道,此时的他脸色更加难堪。

“你有你的道理,我也有我的道理。”陈青璇说道。

“今天如果不能够确地确认你们身上是不是安全的。那么我也只能抱歉,你们可以选择离开,或者在走廊里边玩耍也行。”

“你……”华清秋还想要破口大骂,身为王少方身边心腹的华清秋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了?

不过王少方此时却伸出手拦住了华清秋,示意华清秋不要乱来。

华清秋心中虽然气愤,但是少爷都表态了,华清秋心中纵使有着千万分愤怒,也只能压在胃里面。

“也就是说,如果今天不让你们搜身,你们就不会让我们进去了?”王少方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的陈青璇开口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陈青璇点头说道。

王少方沉默了下来。此时的王少方真的很想挥袖走人,就连华清秋都没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更何况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王少方?

这摆明了是陈青璇想要故意为难自己,这种情况之下只有直接头也不回的离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难道还要当众接受陈青璇的侮辱?

在王少方眼中,陈青璇这样的做法完全就是侮辱。

不过王少方却不能离开,因为王少方知道,自己若是真的离开了的话。那么许艾菲所说的事情可能就真的要发生了。

许艾菲说过,如果王少方不能与我谈笑风生并且我在无形之中力挺王少方不是昨晚上伏击事件的幕后黑手的话。那么何若兰那个女人绝对会利用这样的事情来对付王少方,因为现在何若兰已经在问林家讨利益了,只要林家将何家想要得到的利益支付给了何若兰,那么何若兰下一步就是要将王少方给推到风口浪尖之处,那时候的王少方就只能被动接受来自林家的怒火,到时候王家没准为了平息林家的怒火。直接将王少方给赶出家门也说不一定。

所以无论如何,今天王少方一定要与我在病房之中见面并且还要与我愉快的聊天的,要不然今天王少方就是白来一趟了。

“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们就搜身吧。”王少方再次笑了笑开口道。

“少爷,您……”华清秋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是在没办法想象,王少方如此骄傲的人竟然会同意这种近乎于侮辱的条件。王少方到底是怎么想的?

王少方瞥了华清秋一眼,华清秋就知道现在并不是他说话的时候。只能闭上了嘴巴。

“看来王少也是一个明事理的人。”陈青璇笑着开口道。

王少方也扯了扯嘴角报以一个微笑,不过这份笑容之中却带着几分牵强。

毕竟遇上这种事情王少方此时心中是非常不舒服的。能够露出笑容王少方都已经很震惊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了。

陈青璇也没有多说废话,而是给身边的白熊打了一个眼色。

白熊知道现在是他出场的时候了,对着陈青璇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走上前对着华清秋摊开了手。

此时的华清秋心中虽然非常不乐意。不过还是将自己的手机以及手表什么的交到了白熊的手里。

“没了?”白熊询问道。

“没了。”华清秋硬声硬气的开口说道。

白熊二话不说便闪电般出手,用另一只手直接伸入了华清秋的怀中,然后便掏出来了一把精致的小手枪。

华清秋看着这把手枪脸色一变,他刚才确实是将这玩意儿给忘记了。因为对白熊看不顺眼的原因,所以华清秋刚才回答问题的时候都是非常不礼貌的。甚至华清秋都刻意忽视掉了自己怀中还有着这样的一个玩意儿。

这让华清秋心想白熊陈青璇两人不会误会了什么吧?

白熊一脸玩味儿的打量着自己手里这把精致的小手枪,再次看着华清秋开口道:“没了?”

华清秋此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对着白熊开口说道:“我……我这只是用来防身的。”

华清秋确实是用来防身的,毕竟王少方这次出来只带了华清秋一人。华清秋的身手又不是特别厉害,所以只能在自己怀里放上一把手枪来预防突发情况的发生。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之下被白熊给掏了出来。华清秋说自己只是用来防身的这样的一个理由,显得非常苍白无力。

“我就不明白了。你们来探望个病人还带这玩意儿来干什么?探望病人还需要防身?给我一个解释好吗?”白熊眯着眼开口询问道。

“我……”华清秋想要解释,却什么也解释不出来。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响起。华清秋的脸上再一次挨了一巴掌。

不过这次并不是白熊打的,更不是陈青璇,而是华清秋身边的王少方,华清秋的主子!

“畜生!谁让你带这个的?你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居心?”王少方一脸愤怒的上前抓住了华清秋的衣领,对着华清秋低声吼道,就如同华清秋做了什么非常严重的错事一般。

王少方当然是明白华清秋带手枪其实是为了防身的,刚才华清秋要是主动将手枪给交出去啥事都不会发生,但是华清秋却忘记了这一茬,这就让王少方显得非常被动了。

如果让陈青璇坐实了自己是想要过害命的目的的话,那么王少方这趟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吗?到时候的何若兰的计划将会更加容易成功。

所以此时的王少方才会反应如此巨大,目的就是为了将自己给摘出去。

华清秋刚开始还眼神惊恐,不过很快就想到了王少方的目的,赶紧开口说道:“少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我这只是为了保护你的安危,所以才在没有通知你的情况下将这个给带上了,少爷你惩罚我吧!”

啪!

王少方再次反手一巴掌扇在了华清秋的脸上,将华清秋给扇得晕头转向的,差点摔倒在地上。

“回去我才收拾你!你就给我乖乖待在外面检讨!”王少方冷哼一声开口说道。

华清秋赶紧低下了头不敢说话,显得极为害怕此时的王少方。

看着场中的表演,陈青璇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

以陈青璇的智慧,当然不难看出王少方与华清秋此时只是演一场戏而已。

不过陈青璇倒是没有继续为难下去,而是对着身边的白熊再次打了一个眼色。

白熊会意,上前对着王少方伸出了手。

王少方倒是没有什么抵抗的情绪,将自己的手表还有手机什么的都主动交了出去。

白熊这次倒是没有提问了,而是主动伸出手在王少方全身上下摸来摸去。

这让王少方只感觉非常不自在,他从小到大哪里受到过这样的待遇?不过王少方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刚刚才发生过那样的事情,王少方想说什么都会显得非常的苍白无力。

“没问题。”白熊走上前,对着陈青璇开口说道。

陈青璇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便笑眯眯的将眼神放在了王少方的身上,开口说道:“既然这样的话,王少可以进去了。”

王少方这才点了点头,然后便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走进了病房门,陈青璇也随后跟了进去。

此时门外就只留下白熊与一脸颓废的华清秋两人,看着此时华清秋的这个样子,白熊心中只觉得有些好笑,这样的人在王少方眼中,仅仅只是一颗棋子而已,或者说难听一点,他仅仅只是王少方身边的一条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