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九章 嫌弃!/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韩紫琳走出去,我嘴巴微微张了张,想要说话却没有没说出口。

这情况还真是挺尴尬的,我昨晚上竟然把韩紫琳给睡了?

虽然什么都没干。不过那也是睡在同一张床上了,想想也是挺尴尬的,甚至我心中还有一个邪恶的想法——干了也好啊,奶奶的。多么好的一个机会?

说实话,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心想我还真是有够禽兽的,人家韩紫琳是我的班主任。我竟然还存在着这样的一个想法,这不是禽兽是什么?

我也没有多想。下床便走出了房间,此时卫生间正亮着灯甚至还传来水声呢,用膝盖想都能够想得到韩紫琳这女人现在还在里面洗澡,还真是挺刺激的。

要是能够和韩紫琳一起洗那不是爽上天?即使看一眼那值了啊,韩紫琳这身材……

靠!

我这是怎么了?

今天为毛老是在YY韩紫琳这女人啊?

虽然韩紫琳长得确实很漂亮我平时也没少yy过她,不过那又今天这动不动的就想要和人家一起洗澡了?

我暗骂了自己好几句禽兽,走到了饮水机旁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这才好受许多。

韩紫琳的住处我已经来了有几次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不过我还是被墙上挂着的那幅画给吸引住了目光。

这不是我画的那副《百鸟朝凤图》么?

上次韩紫琳还让我给她装裱来着。我记得我还没有彻底给韩紫琳裱上我跟韩紫琳就发生了很大的矛盾,这幅画我也就没管了。

韩紫琳自己给裱上了?

我打量着这幅《百鸟朝凤图》,就连我自己也不由得赞叹了起来。

看来家里老头子对我的各种教导还是非常到位的,要不是老头子从小教我学这学那。我现在估计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吧?

我甘心过那种普通人的生活吗?

反正此时的我没有这样想过,或许普通人的生活应该适合我,不过却不是我能够过上的。

不管怎么样,等下次回家的时候肯定要给老头子好好道个谢,这么多年来我还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谢谢这两个字呢,估计爷爷听到也会很诧异吧?

奶奶的。仔细想想还真有些说不出口。

正当我看着墙上这幅画各种对我夸赞的时候,身后浴室的门就被人给打开了。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之间此时的韩紫琳正身穿着一套宽松的衣服,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正手持着一条毛巾擦着自己的头发。

韩紫琳看到我心中就是莫名其妙的一股气,恨不得将我给赶出去。

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一幕,韩紫琳内心都快抓狂了。

尽管韩紫琳心中对我的好感愈发的掩饰不住,不过韩紫琳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两人竟然会如此光明正大的睡在一起。

虽然这仅仅只是一个意外,但是想着刚才自己胸前的软肉就那么被我给捏在手里,甚至都不知道已经持续多长时间了。韩紫琳就只觉得脑袋发昏。

“看什么呢你?”韩紫琳瞥了我一眼皱着眉头开口道,语气之中充满了火药味。看来这女人还对我各种不满呢。

我倒是没有跟韩紫琳计较这个问题,毕竟发生了这种事情韩紫琳生气也是应该的,就连我也觉得尴尬不已。

尽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不是故意的,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心里还是有些发虚,就跟确实做了什么对不起韩紫琳的事情一般。

“没什么。我这是在观赏这幅画……你说这作者可真厉害,国画水平实在是太高了。”我开口说道,顺带着猛夸了自己一波。

“你还能看得懂国画呢?”韩紫琳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当然看得懂啊。”我点头,我能说这幅画就是出自我的手笔么?

听到我的话,韩紫琳再次看了看我,然后便开口问道:“那你会不会画国画啊?”

“会一点……怎么了?”我询问。

“没怎么。”韩紫琳摇头。

“我爷爷也是一个国画爱好者。”

“我知道。”我点头说道。

“你知道?”韩紫琳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呃——不是,我看得出来。”我赶紧解释道。

“上次你不是说这幅画是你爷爷送给你的吗?你爷爷能够收藏这幅画眼光肯定是非常独到的。”

其实我画的这幅《百鸟朝凤图》水平也并不是什么高得吓人的程度,只能说是已经到了大师级别的水准,这幅画就这样拿出去拍卖确实是有市场,不过价钱肯定不会贵的离谱。

韩紫琳的爷爷之所以想要将这幅画花五百万高价拍卖下来,就是因为这个老头子是这幅画的见证者,他见证了我在半个多小时便完成了这样的一副作品。用这个老头子的话来说那就是他见证了一个奇迹。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因素,韩紫琳的爷爷才会想着要花五百万将这幅画给拍下来。

不得不说韩紫琳的爷爷对于国画的收藏已经到了大师水准了,我估计这老头家里的藏画肯定有着价值连城的存在。

要是有机会能够与韩紫琳的爷爷交流一番那估计也是一件幸事了。

“我爷爷说这幅画是出自安宁市的一个少年之手,他还希望能够找到这个少年与他交流一番呢。”韩紫琳说道。

我不禁满头黑线,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我刚刚还想着与韩紫琳的爷爷交流一番,没想到韩紫琳的爷爷也有着这样的想法,我跟这老头儿还是挺有缘的。

不过我也只是想想而已,我并没有想要承认这幅画是我画出来的。

要是我说是我画的,估计韩紫琳肯定不会想先,相信了这也确实有些惊世骇俗。

上次如果不是有个追求小诗的家伙在一旁让人厌恶的话,我才不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进入那种状态创作出这幅画来呢。

我心里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我有这样的能力,我感觉这份能力以后或许能够帮我大忙也说不一定。

“咱们安宁市还有这么厉害的少年啊?你找到了给我说一声,我去找他切磋一番。”我说道。

韩紫琳上下看了我一眼,撇了撇嘴开口道:“就你?你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平么?我也懂一点国画,这种水平已经是大师级别的水平了,寻常国画爱好者没有个二三十年的功力是没办法达到这种水准的。既然对方只是一个少年,这就代表着对方在这方面肯定是一个天才,你是吗?”

“你还不相信我?”我郁闷道。

“我会的东西可多了我会乱说?我会的东西哪样不是精通的?”

韩紫琳想了想,觉得我好像并没有撒谎。

我会的东西确实都是非常精通的,这一点韩紫琳都不得不承认。

难道我在国画这方面也是这样吗?

“啥时候我验验你的国画水准。”韩紫琳想了想,然后便开口说道。

“好啊,随时奉陪。”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说道。

“行了,我得回宿舍了,我还要回去洗澡呢,身上一股酒味儿。”

昨晚上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睡到韩紫琳床上的,我自然是不可能将澡给洗了。

“就在这儿洗呗。”韩紫琳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

“在这儿?不合适吧?”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看看你这头发乱的,身上一股酒味,走出去人家都能离你十米远。”韩紫琳对着我说道,还一脸嫌弃的皱了皱鼻子。

“那我也没见你离我十米远啊。”我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那……那是我为了伤你自尊,强忍住好吧?”韩紫琳反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