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七章 如花儿般绽放!/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我的助手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能够解决你如今的苦恼。”何若兰看了邓修文一眼,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我现在的苦恼是什么东西。”邓修文颇为谨慎的开口说道。

“不要担心,我不会害你。”何若兰回答道。

“我想陈南即将吃掉邓家所有的东西。这让你心中感到非常不爽吧?你心里有一股气,我已经看出来了。”

“你……你怎么知道的?”邓修文脸色一变。

这个女人好像什么事情都知道,那么这个女人又是什么身份?

邓修文还没来得及多想,何若兰就再次开口道:“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需要相信,我能够让你不面临这种情况。”

“我凭什么相信你?”邓修文再次警惕的看了女人一眼。

“你现在只能相信我,要么你就选择去监狱,要么你就选择在你看作是对手的人面前认输。你会选择哪个结果?”何若兰微微扯了扯嘴角开口说道。

邓修文不由得心中暗骂,老子哪一种结果都不想选。

不过邓修文也尝试到了这个女人的厉害。这个女人应该是练过的,要不然反应能力以及手劲儿不会那么大。

这么想着呢,邓修文也不敢再在何若兰面前造次了,再次开口问道:“那你能干什么?难道还有别的什么路?”

“当然。”何若兰微微笑了笑。

“如果你们选择与我合作的话,那么这就是你们邓家的第三条路。”

邓修文一愣,然后便抬起头看了何若兰一眼,想了想开口问道:“你……是谁?”

“何若兰。”何若兰轻启朱唇。

何若兰?

此时的邓修文脑袋晕晕的,差点没有摔倒在地。

自己刚才想要调戏的女人。竟然是掌控着何家大半产业的何若兰?

乖乖!自己刚才都干了些什么事情?

邓修文只觉得自己刚才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看来这个女人刚才所说的没错。如果邓修文再继续下去的话,没准何若兰真的会让人将自己给丢进湖里喂鱼。

“怎……怎么会是你?”邓修文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何若兰。

“为什么不能是我?”何若兰眯着眼睛开口道。

“呃——刚才的事情,多有见谅,我并不知道你的身份啊。”邓修文赶紧解释道。希望何若兰能够原谅自己。

邓修文明白这个女人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地位,要知道之前在安宁市混得风生水起的邓家完全是何家一手扶持起来的。

而何若兰差不多已经属于何家的掌门人了,如果让何若兰将自己给惦记上的话,邓修文会有着什么样的下场,邓修文自己都不敢去想象。

“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何若兰再次说道。

“你……你想怎么样?”邓修文畏惧的看了何若兰一眼。

“带着邓家倒戈,我会打败陈南。我想这也是你想要看到的结果吧?”何若兰回答道。

邓修文不由得心中一动,何若兰这个女人的身份自然是不用说了,身为何家的主事人,权力大到什么地步邓修文甚至都难以想象。

如果何若兰想要对付我的话。她能够调动的资源实在是太多了,难道我还能胜利吗?恐怕到时候只能一败涂地吧?

这确实是邓修文想要看到的结果。

“怎么?你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吗?”何若兰瞥了久久没有说话的邓修文一眼。开口问道。

“没有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邓修文赶紧摆手说道。

“我只是……这一点我完全不能做主啊,我父亲……已经决定了要跟陈南投诚。”

“我明白你父亲是怎么想的,所以我并没有找上他。而是找上了你。”何若兰回答道。

“你父亲认为要是投靠何家,何家不会给邓家人留一条生路,因为邓家曾经背叛过何家。然而我只能说,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甚至可以说你们邓家人实在是太渺小,我想要对付你们都懒得去花费那个心思。”

邓修文被何若兰说得面红耳赤。何若兰根本就没有顾及到邓修文这个邓家人的面子,说出这番话邓修文自然是很不好受的。

不过心里不好受邓修文还只能憋着。不能像是之前在对待自己父亲那样直接跟父亲对着干。

要知道对方可是何若兰啊,人家说得就是实话。在何若兰眼里,邓修文还真是那小小的蝼蚁。

“可是……可是你找我也没有办法啊,没法做决定。”邓修文再次说道。

“你虽然没办法做决定,不过却有可能让邓家改变决定。”何若兰扯了扯嘴角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邓修文疑惑。

“现在邓家还没有向陈南投诚,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或许你能够做到让陈南不接受邓家的投诚呢?到时候你父亲还会再选择陈南?”

“你的意思是……让我继续跟陈南作对?让陈南愤怒之下与邓家的关系闹得更僵,也不会邓家的投诚?”邓修文询问。

“这个建议非常好不是吗?”何若兰眯着眼看着面前的邓修文询问道。

“可是……万一这样做,邓家唯一一条后路也断绝了该怎么办?”邓修文看了何若兰一眼开口道。

邓修文不敢说自己信不过何若兰。只能如此委婉的开口。

何若兰自然是明白邓修文这是啥意思,都是没有生气。微微笑了笑开口说道:“你放心,何家是不会放弃邓家的。你们多想了。”

“可是之前何家与邓家断绝了所有生意上的来往,这也使得父亲一直觉得何家要对付邓家。”邓修文说道。

之前邓修文在何家与我面前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邓修文可不想邓家向我认输。

不过现在真正面对何若兰的时候,邓修文又开始犹豫了,觉得自己的父亲所说的倒是很有几分道理。

如果何家到最后吞噬了邓家的所有,还要对付邓家人的话,到时候邓家拿什么来抵抗?

“这只是何家对邓家不忠的惩罚罢了。”何若兰颇为风轻云淡的说道。

“现在的邓家已经没有了后路,何家以前可是邓家最坚实的后盾,在这种时候邓家不选择何家显然是没有任何道理的。而且我想你们也能够明白何家与陈南之间的恩怨,如果邓家能够投靠何家的话,那么何家就会立马在安宁市展开对陈南的打压,到时候你觉得陈南的胜算又有几分呢?”

“那也就是说,你不会对邓家人出手了?”邓修文再次看了面前的何若兰一眼开口问道。

“当然,我其实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不是吗?我的目标只是陈南,我也可以许诺给你们一些好处,甚至你们都不用逃到国外去生活。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父亲恐怕正在计划这件事情完毕之后带着邓家人逃亡国外吧?其实更简单粗暴的说,如果我真的铁了心要对付你们邓家人的话,你们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能让人将你们给变成尸体,你信吗?”何若兰开口说道。

尽管何若兰所说的话听起来风轻云淡,甚至语气之中一直都是波澜不惊,但是邓修文却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感觉到了毛骨悚然。

这个女人似乎并没有跟自己开玩笑,如果何若兰真的想要对付邓家人的话,恐怕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

“那……那我答应你。”邓修文说道。

“不过你必须得保证邓家人的安全。”

“当然。”

何若兰展颜一笑,如同那百花绽放一般,瞬间的美丽让邓修文也感觉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