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这是真迹!/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两天的新闻几乎都快被沈婉君给刷爆了,这女人总算出面在了公众的面前,并且还参加了一个本地的电视节目,这让安宁市的民众们都为之疯狂。许多人都想要找到沈婉君的下落,我甚至还看到几个狂热的粉丝在这个消息之后当中痛哭的。

我心中暗自咂舌,偶像的力量也确实太大了,不就是见着一明星吗?怎么都搞得如此激动?

我还要跟沈婉君拍广告呢,我怎么就没有这种激动的心情?

班上的同学们也纷纷在议论这个问题,都想要知道沈婉君现在在安宁市的哪个角落。

甚至还有同学觉得沈婉君来这座城市是为了见自己的男朋友,上次那个照片上面的男人就很有可能是沈婉君的男朋友。

作为其中主角之一的我很想给自己辟谣,我跟沈婉君可什么关系都没有。不过想着这样做只可能会让同学们更加的疯狂,而我自己估计也要被各式各样的问题给烦死。然后我便停止了这样的一个愚蠢的想法。

不过这几天还有更让我感到郁闷的事情,那就是我跟韩紫琳之间的关系。

之前在韩紫琳的办公室说得好好的,让我们尽量的忘却之前在所发生的暧昧旖旎,这样的话我们之间的关系肯定早晚会回归正常。

然而现在我才发现我确实有些天真了,这样非但没有用,韩紫琳还越来越没办法跟我对视,在公共场合韩紫琳甚至都不敢看我一眼。

我发短信问过韩紫琳这是怎么回事,让韩紫琳赶紧正常一点。要不然容易被人给误会。

韩紫琳说自己也没有办法,看到我就想起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所以就尽量不看我。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有些糟糕了,同学们都在猜测我和韩紫琳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不对劲,怎么现在我和韩紫琳的斗嘴越来越少了?这完全不合理啊。

甚至赵冰都问过我好几次,问我最近与韩紫琳之间到底怎么了。为毛气氛会如此不对劲。

我能将当时的情况说出口吗?

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能一再的敷衍赵冰说我也不知道。

也不知道赵冰有没有相信,反正赵冰也没有继续在这个问题上面逮着不放了。

看来情况确实是比我想想总要糟糕得多啊,我也发现我和韩紫琳之间确实有些什么因素在不受控制了。

难道非得让我请一个月假不成?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回头试试。

第二堂课下课陈青璇就发来短信让我去第二会所,还让我必须去。要不然我就只能后悔。

我问陈青璇到底什么事情这女人又不说,我无奈之下只能给韩紫琳请假。

韩紫琳当然是不会拒绝的,她甚至都不敢跟我说话,只是连连点头。然后我这个假就如此轻松的请到了。

要知道以前我找韩紫琳请假那就跟要了韩紫琳老命一般,没想到有一天我竟然还能够如此容易的在韩紫琳这里请到假。

我倒是没有多想。走出校门便乘车朝着第二会所赶去。

陈青璇在办公室批改着文件,让我先等一会儿马上就好。

我心里不由得郁闷,我还以为是有什么急事呢,我这着急忙慌的赶过来。陈青璇根本就没空搭理我,我是不是被这个女人给忽悠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茶都喝了两三杯了,陈青璇这才从办公椅上站起身,无限妖娆的伸了一个懒腰,玲珑有致的娇躯也更加突出了出来。看得我一愣一愣的。

靠!

这个女人也是一个拥有着惑乱天下资本的尤物啊。

“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陈青璇将钢笔给合上放进了笔筒里。对着我说道。

“见人?见谁啊?”我疑惑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呗。”陈青璇说道。

“可是我还没吃饭呐,我都饿了。”我郁闷道。

“过去吃饭吧。”陈青璇笑道。

我哦了一声。然后便与陈青璇走出了第二会所。

陈青璇直接将车子给开出了市区,而且还没有停下的意思。

“这么远啊?还有多久?”我疑惑道,这女人不会要将我给带到荒郊野岭给XXOO了吧?

靠!

想想竟然还有些小刺激。

“急什么,反正下午又没课。”陈青璇头也不回的说道。

“谁说我下午没课?我今天的课程可都是满的。”我翻了翻白眼。

“那就请个假,反正就半天的时间。”陈青璇说道。

“说得那么容易,到时候我们班主任估计又得纠缠不休了。”我撇了撇嘴。

不过想着这几天韩紫琳对我的态度,我估计韩紫琳也不会再想着单独找我谈话吧?

“怎么?你还么有将你的班主任给泡到手?”陈青璇瞥了我一眼开口道。

“你说啥啊?”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

“你不会对你班主任一点想法都没有吧?她可是真漂亮,我要是男人我肯定不会放过这样一个追求她的机会。师生恋啊。这多刺激。”陈青璇笑着开口道。

“我们可啥关系都没有,你可别乱说。”我郁闷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为毛我感觉所有人都在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呢?

陈青璇笑了笑,也没有再继续调侃下去了。很快就将车子开到了一个靠山的村子里。

这个村子的人家并不是很多户,看起来颇有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不过我从小就是在乡村里长大的,对这种村子自然是没有什么太多的兴趣。

陈青璇将车子开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是老式的宅子前面停下,眼神示意我下车,看来是目的地到了。

我走下车观察了一番,这个院子倒是挺大的,院子里还种着各种蔬菜,看起来非常可口,这肯定比外面用农药打出来的菜要好吃得多。

陈青璇带领我走进了院子,并且进了屋。

这个宅子的院门与房门都没有关上,不过里面却没有人。

“可能是出去了,先等等吧。”陈青璇解释道。

“这人房门都大打开的,也不怕有人进来偷东西啊?”我嘀咕道,然后便找了个凳子坐下。

我打量了一番才发现,这个屋子没什么东西可以偷,连电视这种电器都没有,剩下的就只有一些座椅板凳,以及挂在墙上的几幅画。

我不由得对这些画感兴趣的观看了起来,当我看到角落的那一幅的时候,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然后便走上前去仔细观察了一番。

“这幅《女史箴图》模仿的水平有些高啊,比大英博物馆的宋代摹本要精致许多。”我不由得赞叹道。

“你觉得这幅画是赝品?”陈青璇在身后笑眯眯的开口道。

“那可不?你不会还说这是真迹吧?这幅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早就失传多年了。”我笑了笑,以为陈青璇是在跟我开玩笑呢。

不过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变,转过头认真的看着陈青璇,开口询问道:“你不会要告诉我……这幅作品是真迹吧?”

“那就看你能不能够看得出来了。”陈青璇笑着说道。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便转过头再次认真的观看着这幅《女史箴图》,并且上手摸了摸。

“这……这难道真的是真迹?”我不由得脸色大变。

“当然是真迹,比珍珠还真。”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我转过头看去,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手里还提着两只野兔以及野鸡,这应该是男人出去弄来的猎物吧?

男人进来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眼神之中还带着些许异样,就如同见到了自己多年的老友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