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我这小暴脾气!/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受到这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我,我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心想这人不会是一个基佬吧?哪有用这种眼神看别人的?

“你是谁啊?”我打量了这个男人一眼,开口询问道。

男人将手里的野兔野鸡什么的都放在了桌脚旁边,对着我开口说道:“你看着我的画,你还问我是谁?”

“这画是你的?”我不由得一愣。

“当然是我的。要不然还能是你的不成?”男人咧开嘴笑了笑说道。

我再次打量了这个男人一眼,这人看上去也不像是喜欢收藏字画的人啊。

墙上这幅《女史箴图》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真迹,就算是摹本就已经价值连城了。

而这个男人竟然有着这样的一副藏画,这让我感觉实在是诧异到不行。

主要是面前的这个男人的打扮也不像是字画爱好家啊,身上的装扮倒是挺整齐,不过衣服也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衣服。竟然还是长袍,这年头还有人穿这种衣服的吗?

而且这个男人还披头散发的,头发很长,都搭在肩上了,不过看起来并不乱,倒是与他胡子一样。被打理得很是整齐。

这人不会是从什么深山老林走出来的吧?平常人哪有这幅打扮的?

“小子,怎么样?你信不信这幅画就是真迹?”大胡子男人再次询问。

“我不信,这个真迹早就失传了。怎么可能会重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摇了摇头说道。

《女史箴图》是东晋顾恺之的作品,乃传世名作,据说一共分十二段,真迹早就不知道湮灭在何处了,只有大英博物馆有着九段宋代摹本,剩下的三段早就消失,没有人知道其内容,甚至很多学家觉得《女史箴图》一共就只有九段,十二段估计是流言。

就算是大英博物馆里面的那九段宋代摹本,也是当初火烧圆明园被英国人给带走的,被人当做稀世珍宝。

如果《女史箴图》的真迹还存在在这个世界上,那绝对能够引起一次收藏界的大地震!

这种震撼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发生?所以我觉得面前这人多半是跟我吹牛呢。

“那是因为我一直没有拿出去。所以大家才会觉得这幅画失传了。”大胡子男人笑着说道。

“其实《女史箴图》真迹确实是失传了,不过并不是所有真迹都失传,我这么多年已经收集到了五段真迹。其余的是否还在,这我就不知道了。”

“不会吧?你别骗我!”我颇为不相信的看着大胡子男人开口道。

“不相信你自己去看,看看这幅画的落款,再看看这幅画纸张的材质,是不是出自于东晋。”大胡子再次说道。

刚才我就发现这幅画的年代非常久远,恐怕比宋朝要早很久。只是这幅画保存得很完整,之前我还不太确定这是哪个朝代的。

不过不管是什么朝代的,这幅画肯定是要比大英博物馆的那几幅宋朝的摹本更值钱,因为它的年代更加久远,参考意义更加巨大。

听到大胡子的话,我再次仔细的观摩了起来,观察着每一处细节以及落款方式。

更让我感到惊愕的是,这些细节完全符合顾恺之的特点,而且这纸张样式确实非常久远。很有可能就是出自东晋。

赝品也不可能赝到这种地步,难道……这副《女史箴图》真的是真迹?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甚至差点把舌头给咬到。

如果这幅画是真迹,那么将它拿出去的话,恐怕会遭来一群人的疯抢,甚至国家也会对此高度注意!

“这这这……这是怎么弄到的?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女史箴图》开口说道,话都说不清了。

“我当然是走遍了千山万水,才收集齐了这五段作品,只是这一副保存比较完好而已,所以我一直将它给挂在墙上。”大胡子男人缕着自己的胡子,笑眯眯的说道。

“你还有其他四段作品吗?能不能给我瞧瞧?”我感觉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乖乖!

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啊,要是被外人知道,那我估计这个地方肯定是住不下去了。

“现在还不能。”大胡子男人说道。

“为什么?我就看一眼,我绝对不跟别人说,我发誓!”我一本正经的开口道。

“你跟不跟别人说跟我也没多大关系,就算你说出去,我也不会害怕。”大胡子男人笑眯眯的开口道。

“你就不怕那些疯狂的收藏家找你的麻烦?怀璧其罪啊。”我诧异的看了大胡子男人一眼。

“这有什么好怕的?”大胡子颇为不在意的说道。

“你说出去也得有人信啊,而且我又不在这里长期居住,没准你们离开,下一次来这里就见不到我了。谁又能够找到我?”

靠!

这大胡子可真任性,我倒是很想看看这个大胡子倒霉的时候还会不会这么风轻云淡的说话。

装×货!

我心中暗骂了好几句,不过脸上却堆满了笑意。看着大胡子说道:“哈哈,大……大兄弟,你就给我看一眼嘛,了却我一个心愿。”

“我的岁数你叫我叔叔才合适,大兄弟像话?”大胡子瞥了我一眼,语气之中颇有些不满。

就连陈青璇在一旁也掩嘴偷笑,估计是被我的称呼给逗乐了吧?

“他叫墨言,你叫叔叔也可以,他确实应该是你的叔叔。”陈青璇这才介绍道。

“莫言?那个拿诺贝尔的作家?”我不由得一愣。

“是笔墨的墨。”陈青璇解释。

墨言?

这什么破名字?这么装×?

这个大胡子人长得挺装×,就连名字都这么装×,也不怕走出去被人给打一顿。

“哈哈,墨言大哥,你就给我看一眼呗,我就看一眼。”我再次在脸上堆满了笑意。

“不行。”墨言伸出手捋着胡子摇头说道。

“为什么不行啊?你开个价钱吧。”我再次开口道。

能够看到这样的一副传世名画的真迹,我觉得花多少钱都值得。想要让墨言开个价。

“价钱?你觉得这种真迹是你买得起的么?”墨言瞥了我一眼说道。

“我知道我买不起,不过我就买我看一眼你觉得怎么样?”我再次对着墨言询问道。

“不怎么样,不卖。”墨言再次摇头说道。

“你这个老头子。能通融一点吗?”我没好气的骂道。

“靠!老子哪里老了?你把话说清楚,不然今天咱俩没完。”墨言对我的话似乎非常不满意,对着我吹胡子瞪眼睛道。

“你不给我看,你就是一个老头子。”我回答道。

“嘿!激将法对我没用,你觉得这样我就能给你看了?”墨言轻笑了一声开口说道。

“那你说你要怎样才给我看吧。”我无奈道。

墨言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便轻声笑道:“这样吧。你叫我一声师父,我就勉为其难的带你去看一眼。”

“我凭什么要叫你师父啊?”我狐疑的看了墨言一眼。

“你当我的徒弟之后,你就能叫我师父了啊。”墨言回答道。

“我可没说要当你的徒弟。”我撇了撇嘴。

“再说了。你能有什么方面能当我师父的?”

“嘿!我这小暴脾气,看来今天不给你小子露一手,你还真看不起我了。”墨言一挽袖子开口道。

“你……你想干嘛?打架啊?我可不怕你!”我一脸警惕的看着墨言开口问道,以为这个大胡子见我不从要直接对我动手呢。

“我打你干嘛?你看好了。”墨言说道,然后便开始东张西望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