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老头子!/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想也没想便直接接通了电话,按捺住心中的狂喜,对着话筒开口道:“老头子,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今天?”

“嘿!你个臭小子,出去一趟连爷爷都不知道叫,改叫我老头子了是吧?”电话里传来了一阵骂声。不过我却能够感觉得到对方语气之中的喜悦。

“哈哈,我就是在诧异你怎么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这可不像你的风格啊。”我大笑着开口道。

“哪有当爷爷的主动给当孙子的打电话?你可没有一丁点作为孙子的觉悟。这么久了你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吗?”老头子笑骂道。

我不由得郁闷,没好气的说道:“你这话说得可就没良心了啊。我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给我掐了,也不说给我打过来,什么叫我不给你打电话啊?”

平时过节我也会想着打电话到家里想要问问老头子近况如何。不过每次都毫不例外的被他给挂掉了,上次回家我还问过老头子这是几个意思,老头子解释说他能够挂我电话就代表着他还活得很好,就不需要过多的问候。

老头子还说如果哪一天我打过去的电话久久没人挂,那我就得回去一趟,看看老头子是不是蹬腿走人了。

对于老头子这种逻辑我自然是郁闷不已,不过老头子从来不接我的电话,也从来不给我打电话。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没有去太过在意。

没想到今天老头子竟然主动给我打来了电话。这让我疑惑的同时也欣喜若狂。

简直不敢想象,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与他在电话里聊天。

“嘿嘿!那倒也是。”老头子笑着开口道。

“爷爷,你在家里还好吧?”我询问道。

“好得很呢。”老头子说道。

“没事儿出去钓钓鱼,散散步。遛遛狗,生活惬意得很。话说咱们家土豆也长得差不多大了,下次你回来带它出去转悠转悠。”

土豆是小姨去年抱回来的一条小狗崽,小姨说是在悬崖边上见到的,当时胖乎乎的就跟土豆一般,小姨就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土豆’。

“土豆多大了?我都大半年没见它了。”我笑着问道。

“十多斤了吧?”老头子不确定的回答道。

“还这么小呢?不合理啊。”我疑惑道。

“怎么不合理了?土豆本来就是小型犬。长这么大差不多了。”老头子开口说道。

“你别看它小,咬人劲儿可不小。隔壁王寡妇家上门一个姑爷。差点被土豆给咬断腿呢,不是我过去这犊子还不松口。”

“这么生猛?”我不由得诧异。

“过年的时候看起来挺乖的啊,不咬人吧我记得?”

“那是在咱们面前表现得乖,别人要是敢去摸土豆一下,你看它会不会跳起来咬人?”老头子嘿嘿笑道。

“那王寡妇家姑爷没事吧?没找咱们麻烦?”

“没事,王寡妇也是通情达理的人。而且是他们家那个姑爷主动找事儿呢,最终还是那个人给土豆道歉这件事情也就这么了了,我也懒得去追究了。”

靠!

人给狗道歉?

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平时除了遛狗呢,我就跟村口老张头下象棋,嘿!我还真下不过他,都是输多赢少,估计也就你这滑头能有把握赢他吧?”老头子开口说道。

我不由得撇了撇嘴,对着老头子说道:“别跟那个老头儿下棋,这老头儿一点棋品都没有。上次说好的我赢他他就将他家里的那块玉玦送给我,结果这老头儿见我要绝杀了。直接将棋盘给弄乱说不来了,还说话不算数,想起这件事情就来气。”

“哈哈,还有这事儿呢?下回我得将这事儿说出去呛一呛这个老头儿。”老头子爽朗的大笑道。

“话说你今天打电话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聊这些琐事的吧?”我开口询问道。

“当然不是。”老头子否认道。

“你今天是不是去见墨言了?”

我不由得一愣,然后便瞪大了眼睛开口道:“你连这件事都知道呢?你咋知道的?”

“嘿!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吗?”老头子得意洋洋的开口说道。

“其实是我让青璇带你过去见他的,没有想到吧?哈哈!”

我靠!

原来是这样啊?

我就说陈青璇怎么突然要带我来见这么一个人呢,竟然是老头子的吩咐。

“你们聊得怎么样?很欢快吧?”老头子开口说道。

“欢快个毛啊。”我没好气道。

“这个大胡子死活要收我为徒,哪有这样的?我倒是见过死活要拜人家为师的,这种事情我还是第一次碰上。”

“怎么?看上去你还不乐意啊?”老头子询问。

“墨言可是我专门给你挑选的好导师。你跟着肯定受益无穷。”

“不需要,我像是一个需要师父的人吗?”我撇了撇嘴。

“小子。你现在可越来越膨胀了。”老头子没好气道。

“我这不是膨胀,反正他想要当我的师父就不行。”我再次拒绝道。

没想到墨言竟然是爷爷找来当我师父的人,这让我心中怪别扭的,我到底是听不听从老头子的意见呢?

“好吧,这件事情随你,你同不同意都是你的事情。”老头子开口说道。

“你不管我啦?”

“你不是不让人当你师父吗?我还怎么管啊?”老头子没好气道。

“不过我倒是可以跟墨言商量商量,让你们两人取消师徒名义教你本领,以他与你父亲的交情,他不会拒绝我这个提议的。”

“啊?这个大胡子跟我爸关系还很好?”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当然。”老头子开口说道。

“当年咱们老陈家能有那样的辉煌,墨言可是在其中出了不少力气。”

“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我这才恍然大悟。

“行了,我挂电话了,老张头还跟我约战呢,我得去杀他个片甲不留。”老头子开口说道。

“不跟陈青璇说两句吗?”我询问。

“昨天我才跟青璇丫头通过电话,就不说了。”

“靠!你隐藏得挺深的啊,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陈青璇的存在呢?你把人家藏哪了你?”我没好气的开口道。

如果不是上次陈青璇告诉我这件事,我还不知道陈青璇竟然是被老头子教出来的,以前我从来没有见过陈青璇,也不知道老头子是在什么地方教陈青璇的。

“嘿嘿!你不知道正常啊,青璇丫头是你爸妈给你准备的一件神秘礼物。”老头子笑着说道。

神秘礼物?

我不由得一愣,然后便转过头看了还在开车的陈青璇一眼。

老头子这是啥意思?

我咋没听明白呢?

“行了行了,人家来催了,我得挂电话了。”老头子再次说道。

“诶!别急啊,我还有问题要问你呢。”我赶紧叫住了老头子。

“什么问题赶紧问。”老头子颇为不耐烦的开口道。

“那个……我今天在墨言那里看到了一幅《女史箴图》,好像是真迹啊。”我对着老头子开口说道。

老头子非常喜欢收藏字画,我原以为说出这件事情老头子肯定会激动坏了,然后出山去寻找这幅图。

《女史箴图》确实有这样的一个价值。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老头子并没有很激动,很是淡然的回答道:“是有这么一回事。”

“爷爷你知道吗?”我不由得一愣。

“当然知道啊。”老头子回答道。

“墨言收藏的《女史箴图》确实是真迹,这一点我可以确认,因为其中有一段还是我送给他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