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败家老头!/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我不由得大惊。

“老头子你……你啥时候藏有《女史箴图》的真迹了?我怎么不知道?”

“嘿!我有什么收藏你能全都知道么?”老头子轻笑了一声开口道。

“你那点藏品我都翻遍了,我难道不能知道?我可从来没有在你书房里见到《女史箴图》的真迹,你别忽悠我。”我撇了撇嘴说道。

“我忽悠你干啥?”老头子笑道。

“那幅《女史箴图》我二十多年前就送给墨言了,你能见到就怪了。”

“不会吧?你能有这么大方?这种珍宝说送人就送人呢?”我有些不相信。

“难道我在你心里就这么小气?”老头子没好气的开口道。

“当然啊。”我理所当然的点头。

“你在这方面可不就是小气到家了吗?上次我找你借郑板桥的青竹图用来临摹,你死活不借给我,还说不小心弄丢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是在骗我呢?我那时候刚刚才溜进你书房见到过这幅图。要不然我能管你借?”

“靠!我就说我的青竹图有被人动过的痕迹,敢情是你小子搞的鬼啊?”老头子骂道。

“你别管谁搞的鬼吧。反正你就是小气。”我撇了撇嘴。

“你还真别说,二十多年前的我还真不小气。当时陈家的大书房里面的宝物可是应有尽有啊。不过后来……被另一个老头子给我抢走了,我跟你说,有机会你得给我抢回来。他奶奶的,我这辈子还没被人抢过东西。”老头子气愤的开口道。

“还有这事?”我不由得疑惑。

“谁抢走的啊?他干嘛要抢你的东西?”

“别提了。都是泪。”老头子郁闷道。

“有机会你会遇上那个老头子的,到时候你得帮我报仇。”

“行,这件事儿包在我身上了,敢抢我们家老头子的东西,有机会我也抢他一次。”我拍着胸脯保证道。

“哈哈,这话我爱听。”老头子大笑道。

“话说你真的送过一幅《女史箴图》的真迹给墨言?”我再次询问道,比较关心这个问题。

“那当然啊。”老头子回答道。

“你从哪里拿到的?我靠怪不得你被抢,这种国宝级别的东西你都能拥有。不抢你抢谁?”我询问道。

“到处收来的呗。”老头子说道。

“早年间我喜欢云游四海,华夏几乎每个角落我都走遍了。这幅图我是在川蜀那边的一个小村庄收来的,当时花了几千块吧?被人家用来垫桌脚你说气不气?”

“我靠!几千块收来的?你可别唬我,十万倍的价格我估计都收不来。”我开口道。

“我骗你干啥?我不是说了吗?被人家用来垫桌脚了,当时我就寻思着不对劲。拿出来一看竟然是《女史箴图》的真迹,也不知道怎么沦落到那户人家手里的。”老头子解释道。

“这种事情都能遇上,你运气还真是逆天了。”我嘀咕道。

“对了,你送出去的是哪一段啊?”

“就是失传了的那一段。”老头子回答。

“什么?”我再次瞪大了眼睛。

“墨言所说的那一段,竟然是你送给他的?”

“是啊。”老头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已经很破旧了,上面的画也只是勉强能够看清楚。我嫌它挂在我那办公室碍眼,就送出去了。”

“我靠!你可真败家啊!”我没好气道。

“这可是真正的价值连城。你就这么白送出去了?你留下多好啊,你留下就算拿出去卖咱们也不用住在村子里了吧?从下来城里住别墅我现在可就是个富二代了。”

“别逗了。”老头子摆了摆手。

“那种东西,拿出来只会被上面给收走,你还指望着它卖钱啊?做梦吧你。”

“那你修补一下挂在家里供人参观,参观一次收费一百块估计也早就发家致富了吧?总比白送出去好啊,见过败家。没见过你这么败家的。”我没好气的开口道。

小时候我一直觉得家里老头子对什么东西都挺节省的,我吃饭没吃完老头子都得说我两句。

没想到这是老头子败家败得后怕留下来的毛病,真是难以想象以前的老头子竟然如此败家!

“嘿!这种东西修了那就是糟践它的价值。还有你出去一趟是掉钱眼子里去了?怎么老想着钱啊?”老头子开口道。

“我倒不是想着钱,就是觉得不爽。”我郁闷道。

“你知不知道刚才那大胡子做了什么事?他竟然拿着你送给他的画来诱惑我去当他的徒弟,我靠哪有这种人啊?简直是气死我了。”

“嘿嘿!是这样的,更没节操的事情他都做过,这都不稀奇。”老头子嘿嘿笑道。

“那你去跟他说一声呗,就说拿出来给我瞅瞅,我就看一眼,绝不乱动。你的面子他总得给吧?”

“这种事情你自己想办法。别找我。”老头子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我心里郁闷,不过也没有再继续下去了。

我知道老头子的脾气,答应的事情肯定会做到,拒绝的事情再怎么说他也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算了。那你快去下棋吧,我得回去了。”我对着老头子说道。

“行,我挂电话了。”电话那头的老头子点头。

我都还没有接话呢,手机听筒就传来了忙音。

靠!

这个老头子连再见都不说一句?还有没有将我给当成孙子来看待啊?

简直没礼貌。

我郁闷的将手机给收了起来,不过心里还是满震惊的,我没想到老头子竟然隐藏得这么深。《女史箴图》失传的真迹都能够收藏到,这么多年愣是没跟我提起过。这也足够让我感到惊讶了。

“看来老爷子还过得不错。”陈青璇一边开车一边脸含笑意的说道。

“老头子最会给自己找乐趣了,还真闲不了他。”我开口说道。

“对了,老头子除了教了一个你出来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啊?这老头子隐瞒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我现在才发现。”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陈青璇笑着说道。

“靠!他搞得那么神秘干什么?你还有没有什么关于他的秘密?你跟我说说呗。”

“我能知道什么?有我也不会告诉你啊。”陈青璇开口道。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疑惑道。

“我告诉你了,那我就成什么人了?”陈青璇笑眯眯的说道。

我翻了翻白眼,心想你还能如此在意这个问题呢?

我也懒得去过多的询问了,今天遇上的这个墨言手里藏着那么多《女史箴图》的真迹,以后必须得想办法看上一眼啊,要不然一直想着这个却又看不到,这对我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

回到第二会所之后,我也没急着回去,反正回学校现在还在上课,我现在赶过去也没什么用了。

我就让陈青璇趁机会教我两招有用的,陈青璇说现在她不需要再教我了,反正过不了多久墨言也会亲自教导我,我现在已经有了底子,在墨言手里我肯定会成长得更快。

我就疑惑的问陈青璇她怎么那么肯定墨言一定会教我的?

陈青璇就说老爷子出马就已经足够了,墨言肯定会卖老头子一个面子。

我心想也对,家里老头子连那么珍贵的东西都送出去了,墨言应该会同意的吧?

而且从今天的接触中我也发现这个大胡子对家里老头子倒是很是恭敬,老头子出马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想想我还是挺牛×的,短时间内我竟然又要换指导我的人了,而且这些人一个比一个厉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