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你没有开玩笑!/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李天鹤满头的大汗,虽然李天鹤还是那副有礼貌的样子,不过从李天鹤的喘粗气的动作中,正常人也能够看得出来此时李天鹤几乎是耗光了体力。

毕竟拉三就是拉三,这首号称世界上最难的钢琴曲并不是盖的。

还有人形容弹奏一首拉三就如同铲十吨煤,可想而知这首曲子多么的耗费体力。

还好我们约定好只是弹奏第二乐章与第三乐章。如果整篇下来的话,李天鹤估计自己此时都不能够说话。

“很不错,很厉害的一次演奏,你称得上你在你身上所有的赞誉。”我毫不吝啬的将自己的赞美之声表达了出来,因为这是李天鹤配得上的。

“还用你说?”一旁的李光兆一脸讥讽的看着我说道。

“我堂哥的表演,自然是很厉害的,就怕你不能到这样的程度。”

此时的李光兆心中对我的反应感到很不舒服,我那样的评价,完完全全就是一副长辈对晚辈的评价嘛。我有什么资格说这样的话?

我瞥了李光兆一眼,微微笑了笑,倒是没有跟这个小人得志的人计较什么。

“不过我还是要说。你的弹奏虽然惊艳,也足够震撼,不过并不是完美的作品,其中还是有着小小的瑕疵。”我再次将眼神放在了李天鹤的身上。

听到我的话,只听见唰的一声,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我的身上,一群人像是在看神经病一般的看着我。

“开什么玩笑?”率先出口的依然是李光兆。

“有瑕疵?你不会耳朵出问题了吧?你问问在场所有人,我堂哥的弹奏有一点瑕疵吗?”

“根本没有,我反正是没有听出来。”

“哪来的瑕疵啊?这分明是一场完美的表演,这人都还没上台呢,就开始输急眼了吗?”

“嘿嘿!很正常的嘛,毕竟要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要不然待会儿输得太难看了怎么办?人家可是聪明人。”

一群人纷纷附和着李光兆的话,这让李光兆觉得心里得到了大大的满足,一脸挑衅的看着我。模样很是欠揍。

不过我倒是没有跟这个李光兆一般计较,我的对手可是李天鹤,他充其量只是一个跳梁小丑罢了。只不过李光兆还没有明白自己的身份定位。

我将目光放在了李天鹤的身上,笑眯眯的说道:“怎么样?你觉得我说得对不对?”

当事人李天鹤可不像是其他人那样就如同是受到了侮辱一般很是激动,而是一脸古怪的看着我。

李天鹤知道自己确实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瑕疵,仅仅只是一个而已,寻常人难以用耳朵听出来,李天鹤还以为自己能够蒙混过关。

没想到我竟然提出来了。我到底是蒙的还是真的听出来了?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我的听觉也太好了吧?

李天鹤并没有急着承认,而是看着我询问道:“那么李兄所说的瑕疵在什么地方呢?”

“第二乐章转第三乐章的时候,降调出了一点问题,李兄没有发现吗?”我再次笑着说道。

李天鹤脸色微变,他们没想到我竟然真的听出来了自己的瑕疵。

当时李天鹤虽然很是投入。不过对自己在作品追求完美的李天鹤又怎么可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瑕疵所在?

不过李天鹤是当事人,他弹奏的曲子哪里出现了问题是很正常的,而我只是一个旁听者,我又是怎么听出来的?

此时的李天鹤心头震惊,既然我能够如此准确的说出来,这就代表着我不是蒙的,二塑厂确确实实听出来了问题。

既然如此,那么我的耳朵是怎么长的?

这都能听出来?也太厉害了吧?

李天鹤再次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之下,李天鹤缓缓点了点头,开口说道:“确实,我那里是没有处理好。”

此时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凝固了。尤其是李光兆的脸上的表情最为精彩,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堂哥,你……你在说什么啊?”李光兆吞了吞口水,赶紧开口道。

堂哥怎么可能会有失误呢?他弹奏的作品怎么可能会有瑕疵?李光兆觉得自己的堂哥一定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陈兄没有说错,我确实在那个地方处理得不够好,我有些太急了。”李天鹤看了周围的人一眼。脸上带着歉意的表情。

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整个酒吧此时竟然如同落针可闻,安静到了极点。

连李天鹤自己都承认了这样的瑕疵。这还有错吗?

这也就是说,我确实听出了李天鹤不对劲的地方,那么我又是怎样的一个怪物?

此时的所有人突然意识到。我很有可能会表现出超乎所有人想象的实力啊!

“其实这样的一首曲子,想要完美其实是很难的,很多人拿着琴谱都不一定下得去手呢,李兄你能够到这样的地步,也几乎是极限了。”我对着李天鹤笑着说道。

“谢谢陈兄的高看,看来这首曲子我还有进步的地方。”李天鹤笑着说道。这个李天鹤不会因为我指出他的瑕疵而感到生气,这样的度量也确实让我没有想到。

看来这个李天鹤能够成为钢琴天才也不是偶然啊,自然是有道理的。

“哼!少说废话,你说得那么厉害,你现在不是还没上去吗?我就不信你能够弹奏出比刚才我堂哥还要好的效果出来。”

李天鹤不计较,这不代表着李光兆就会放过我。

“光兆!”李天鹤瞥了自己的这个堂弟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李光兆自然是不敢违背自己堂哥的意思的,只能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没再说话。

李天鹤再次将眼神放在了我的身上,对着我笑着说道:“那么小子陈兄该上去大展身手了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陈兄的表演了。”

“不急。”我笑着摇了摇头。

“哦?陈兄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李天鹤诧异的看了看我。

“我想问问,我们应该怎么判定胜负?”我询问道。

李天鹤不由得一愣,他还真没想过这样的一个问题。

之前李天鹤觉得自己稳操胜券,这首曲子可不是谁都能驾驭的,而且李天鹤也确实是在私底下练习了不少次这首曲子了,李天鹤觉得自己获胜的几率会很大。

所以李天鹤也没有去过多的纠结如何判定胜负这样的一个问题。

不过我却直接指出了李天鹤的瑕疵。这让李天鹤也明白了,我对这首曲子的熟练程度估计不在他之下,如果我也能够弹奏出来的话,那我们又怎么能分胜负呢?

“如果陈兄表现完美,没有任何的瑕疵,这样岂不是就赢定了?”李天鹤想了想,然后便再次说道。

“李兄这么说就是在为难人了。”我笑着说道。

“这样的一首曲子,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完美弹奏。如果我也有失误的话,那咱俩之间的胜负应该怎么判定。总不能再来一次吧?”

李天鹤微微想了想,然后便对着我说道:“陈兄说得有道理,那陈兄觉得应该如何?”

“我有个想法,李兄要不要听听?”我说道。

“洗耳恭听。”李天鹤点了点头。

“我就不使用常规的手法弹奏这样的曲子了,那样也没意思。我就用交叉的手法来弹奏,李兄觉得如何?”我对着李天鹤说道。

听到我的话,李天鹤不由得脸色微变,眯着眼看着我问道:“陈兄,你没有开玩笑吗?”

在李天鹤看来,我说这句话就是在开玩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