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我不吃!/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衣女人估计也是听到了响动吧?转过头看着我。

我赶紧对着白衣女人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她不要说话,别把野鸡吓跑了。

我缓慢的站起身,然后缓缓的朝着那只野鸡移动了过去,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害怕这只野鸡跑掉了。

还好这只野鸡是背对着我的,似乎没有发现有人已经将它给盯上了。

等到了差不多的时候,我突然一个恶虎扑食朝着那只野鸡扑了过去。

野鸡哪里反应得过来,况且我从小捉这些野生小动物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下一刻这只野鸡便被我给抓在了手里。

我直接伸出手将野鸡调脖子扭断了,这只野鸡连声音都没有发出过一声便与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白衣女人看得直皱眉,对着我说道:“你杀它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吃啊。”我笑着说道。

“你很饿?”

“那倒不是。”我耸了耸肩。

“你师叔说了,如果我今天下午问不出你的名字的话,晚上的时候就不给我饭吃,我就只能自给自足了。”

“师叔?他为什么要让你来问我的名字?”女人再次皱了皱眉头。

“我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还说这是派发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我都觉得操蛋不已呢。”我回答道。

“操蛋是什么?”女人疑惑的看着我。

我转过头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嘴巴张了张,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这个……是一个语气词,形容心里非常不爽的。”我想了想,然后很是委婉的解释道。

女人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她到底听没听懂。

“那你刚才在我身边说那么多的话,就是为了问我的名字吗?”女人再次提问道。

“是啊。”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我可不想得不到晚饭吃,所以就想以各种方式问出你的名字呢。没想到你跟本对我不感冒,我……”

“感冒是什么?”女人再次打断了我的话,继续问道。

我狐疑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心想这人咋啥都不懂啊?不会是从原始森林里跑出来的吧?

“具体的说呢,就是感兴趣的意思,你对我不感冒,那就是说你对我不感兴趣,网络用词。”我继续解释道。

“网络?”

“你不会连网络是什么都不知道吧?”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女人摇了摇头表达了否定。

我再次认真的看了女人一眼,从这个女人的表情之中,我竟然看不出这个女人在撒谎。

当然了。这个女人自始至终都是那副冷漠的表情,这么久竟然没有露出过别的表情,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办到的。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嘀咕道:“我不会真猜中了吧?你是从深山老林里出来的?”

女人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而是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回答她的问题。

“好吧,其实这个东西你没接触过的话,我跟你解释也解释不通,倒不如你跟我出去见识一番?”我看着女人的好看的脸蛋问道。

“好。”

女人想也没想便点了点头。这让我再一次诧异了起来,心想这个女人还真好骗,也不怕我将她给卖了?

“那估计你得等上一个月了,我还得跟你师叔学技能呢。”我对着女人说道。

女人微微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再说话了。

我转过头看了看,随后便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型的湖泊。这让我不由得眼前一亮,然后抱着已经被我干掉了的野鸡朝着湖泊跑了过去了。

白衣女人看了我的背影一眼,有些犹豫要不要跟上去,不过最终还是跟上了我的脚步。

我很快就将野鸡拔得光秃秃的,掏出黑鳞便要将这只野鸡开膛破肚。

不过我这个动作让我身边的白衣女人不由得眼前一亮,开口道:“寒铁?”

“寒铁?是什么东西?”我愣了愣。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对着白衣女人问道。

白衣女人看了我一眼,再次开口道:“你不知道你手上的是什么东西吗?”

“我知道啊。它的来历我有听人说起过,不过你说的什么寒铁我就不知道了。”我回答道。

“这是它的材质,是由寒铁打造的。这种金属一般只有极寒之地才能够找得到,所以因此而得名。”白衣女人解释道。

“是这样啊?”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还没有人跟我说起过这个呢,你是第一个说的。这玩意儿很珍贵吗?”

“我师父找了大半辈子。寻找到的所有寒铁材料也没有你手上的这块寒铁一半多。”白衣女人继续解释道。

“我靠!这么稀有?”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墨言这个大胡子都如此厉害了,想必墨言的师兄也就是这个女人的师父肯定也不差吧,估计也是一个奇人。

他找了那么久。竟然就找到了那么一点,而我手上这块黑鳞是他的两倍还多,我竟然随身带着这样的一个宝物?白衣女人不跟我说起我还不知道呢。

“你这是从哪里得到的?”白衣女人再次问道。

“呃——据说这是我爸留下来的。”我想了想,然后便回答道。

“你爸?”

“老实说,你要是想要从我身上了解到这块黑色铁片的来历,估计你会很失望,因为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爸。”我回答道。

白衣女人了然的点了点头,目光里竟然还带着一丝丝歉意。

我都在怀疑我是不是眼花了,要不然我怎么会在这个女人眼睛之中看到这个东西呢?

“你将它说得那么珍贵。我都舍不得用来给野鸡开膛破肚了。”我苦笑了一声说道。

“不过反正用来割啥都是用,总不能不用吧?”

这么说着呢,我便直接将野鸡的肚子划开了。

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我还专门看了看身边女人脸上的表情,一般女性在看到这种残忍的画面的时候都会显得很不适应。

不过这个女人显然不是一般女性,对于这种事情竟然会显得如此淡定,脸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我也没有多想。然后便将野鸡的身体用湖泊的清水清洗干净,从背后掏出了一片荷叶。

“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白衣女人疑惑的询问道。

“之前在山下顺手摘来的,没想到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你要用来干什么?”白衣女人再次问道。

“叫花鸡啊,你没吃过吗?”我看了女人一眼。

女人摇了摇头,我笑了笑说道:“那你可少了不少的乐趣啊,今天你有口福了。”

说完我便将荷叶包在了野鸡身上。包裹得严严实实的。

然后我便从湖泊的周围扒下来一点稀泥,朝着荷叶抹了上去。

女人微微皱了皱眉头,估计是第一次见这种手法吧?不过女人倒是没有问什么,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的动作。

等我忙完这一道工序之后,此时我手上拿着的完全就是一团泥球了。

我站起身看了周围一眼,朝着旁边的一片小树林跑去。女人也跟在了我的身后。

我直接挖了一个坑,将手里的‘泥巴团’放了进去,然后将坑给埋上。开始找一些枯枝树叶什么的放在上面,生起了火。

我拍了拍手,对着身边的女人笑着说道:“等着吧,马上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叫花鸡了。”

“我不吃。”女人摇了摇头,显然对这个东西提不起什么胃口。

“你确定?”我看着女人问道。

女人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我埋叫花鸡的地方,再次摇了摇头。

“那好,省得你跟我抢,既然你不吃我就放心了。”我眯着眼笑道。

“咱们说好了啊,到时候你可不能反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