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孤儿!/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来你和我们家里的老头子关系挺好的嘛。”我看了大胡子墨言一眼。

“那是。”墨言点了点头。

“你们家老爷子是我墨言为数不多的敬重的人物之一,我好多东西都是他送给我的呢,包括你一直想要看的那副《女史》失传的那一部分真迹。”

“我知道,上次我爷爷跟我说过。”我再次喝了一口茶水,墨凝也坐在我身边的位置上慢慢的品尝着茶水的香味,倒是没有参与我与墨言的话题之中。

“话说你现在都已经准备当教我技能了,你该将那副《女史》失传的那一部分真迹给我看看了吧?”我将茶杯放在了石桌上,看着面前的墨言开口问道。

“我当初说什么来着?你拜我为师,我就给你看。可是你现在白学我的东西,还不拜我为师,我干嘛要给你看啊?你要不要脸?”墨言瞥了我一眼开口说道。

“呃——我怎么就不要脸了?”我不服气的说道。

“你说呢?”墨言再次开口。

“我教你技能。免费的吧?没收你钱,让你拜我为师,你又不肯。还对我各种不尊重。这就算了,你竟然还提出要看《女史》的真迹。你都不拜我为师还提出这个请求,这难道还不是不要脸?”

听到墨言的话我仔细想了想,发现我这样好像确实是挺不要脸的。

“咳咳!这个嘛,其实师徒名分没那么重要,你如此在意干嘛?”我开口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在意?我教别人东西。什么好处都拿不到不说,教的人连师父都不愿意叫一声,你说我在不在意?好歹我这是第一次教别人吧?”墨言没好气的说道。

“哎呀,淡定,看开一点比啥都好。”我赶紧说道。

“你倒是看开了,我心里就不爽。”墨言郁闷道。

“你不叫我师父可以,不过你也不能叫我大胡子,这是对我的不尊重。”

“行!我知道了大胡子。”我爽快的回答道。

墨言刚想满意的点头呢,才反应过来我话里的不对劲,愤怒的瞪了我一眼。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墨言看了墨凝一番,对着墨凝说道:“师侄女。你进屋去将我的另一方茶叶拿出来,就在客厅的桌子上面。”

墨凝点了点头,然后便起身朝着屋内走去。

墨言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开口说道:“小子,不错啊,下手这么快,简直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疑惑的看了墨言一眼。

“别装。”墨言开口道。

“你才刚来呢,就把我师侄女给约出去了。这让我有些好奇啊,你是怎么办到的。”

我看了墨言一眼,心想我能说我只是提一个建议你师侄女就跟我一起出去了么?

“你也不看看我人格魅力,在学校我可是校草级别的人物。”我甩了甩自己的头发,颇为自信的说道。

“你们小年轻人那套对她没用。”墨言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我的自我沉醉。

“其实我就是提了这么一个意见。她就跟我去后山了,估计是对这些植物感兴趣吧?”我还是将实话给说了出来。

墨言不由得恍然大悟,点头说道:“这个倒是有可能。她昨天才从她师父那里出来,对于这些东西确实是挺感兴趣的。对了,那你完成任务了吗?”

“当然啊,这么简单的任务,我能不完成么?晚饭记得做我的一份。”我得意洋洋的说道。

“那你说说她叫什么名字。”墨言再次问道。

“墨凝,跟你一个姓。”

“嗨呀!你小子可以啊,我还以为你完不成这个任务呢,没想到墨凝倒是愿意对你说出她的名字出来。”墨言一脸赞赏的看着我说道。

“我是谁?我可是校草啊。”我再次往自己脸上贴金。

“得了吧,就你那样,我去你们学校估计都能有很高的人气。”墨言撇了撇嘴说道。

我当即就要反驳,不过墨言说的话好像没毛病。

墨言虽然有着很长的胡子,不过墨言确实长得挺帅气的。

再加上这家伙的这副衣袂飘飘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估计走在大街上的回头率都得爆表吧?

“话说你跟你师侄女怎么会是同一个姓啊?墨凝刚刚还说她师父也是这个姓,难道你们的师门都姓墨不成?”

“当然不是。”墨言摇了摇头。

“我们的师门之中,一共只有四个墨姓的人。”

“四个?”我愣了愣。

“除了你和你师兄以及墨凝之外。还有谁?”

“当然是我的师父了啊,如果是是我徒弟的话,你就得叫他师祖了。”墨言回答道。

“你还有师父呢?”我恍然大悟。

“废话么不是?”墨言没好气的说道。

“我难道还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自学成才?就连孙猴子也是有师父的好吗?”

“那你师父现在肯定很厉害了吧?你都如此厉害了。”我再次问道。

“不知道,我都几十年没见过他老人家了,我都不知道他死了没有。”墨言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由得一头黑线,这个墨言徒弟当得可有点不称职啊。

“我明白了。”我想了想,然后便说道。

“你明白什么了?”墨言转过头奇怪的看着我问道。

“你们的墨姓其实是你们师门的其中一脉吧?你们师门是不是还有其他脉的?”我开口道。

墨言诧异的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聪明啊你,你怎么猜到的?”

“小说里都这么写的啊。”我回答道。

墨言的脸色拉了下来,没好气的问道:“你是靠这个猜到的?”

“是啊?要不然还能有什么?”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靠!好不爽。”墨言气愤的说道。

“不过你猜得确实不错,我们墨姓便是师门中的其中一脉,以前是师门中的主脉。不过从我师父开始墨脉便走下坡路,一直到现在就只剩下四个人,都快脱离师门了。不过这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也不怎么在意师门里的东西,我都游历惯了。”

我不由得一愣,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我怎么从墨言的语气之中听出来他对自己师父的不爽啊?难道就是因为没有将他们这一脉发扬光大的原因?

“话说师门在什么地方啊?”我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墨言瞥了我一眼。

“好奇呗,你跟我说说嘛。”我对着墨言说道。

“你既然没有拜我为师,我就不能将这个问题的答案告诉你,这是规矩。”墨言直接拒绝道。

我愣了愣,然后便点了点头说了声知道了,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其实你不拜我师也好,按照师门的规矩,你要是拜我为师的话,你就必须要改姓墨才行。”墨言说道。

“啊?还有这个规矩呢?这都是谁设下来的?”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我哪知道?”墨言翻了翻白眼。

“反正就是这么传下来的,如果你要进师门,那就必须改师门里的姓,这取决于你的师父是谁。”

“可是……这样做岂不是让人家背宗弃祖?人家家人能同意吗?”

“家人?师门里的孩子都是孤儿,哪里来的家人?”墨言笑了笑。

“孤儿?”

我再次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然后便下意识的转过头看了屋内一眼,再次转过头看着墨言小声的问道:“难道说……墨凝也是孤儿不成?”

“当然。”墨言点头说道。

“师门里的人必须得绝对忠诚于师门,将师父看作自己的父母,将师兄弟看作自己的同胞,将师门看做自己的家庭,其他的一律都得舍弃,包括本身的亲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