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神境/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话,墨言倒是很同意的点了点头,对着我说道:“确实,毕竟神境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或许你能够依靠它来快速让自己成长起来。”

我不由得再次激动了起来,难道我就是传说中那种百年难遇的绝世天才不成?对于那些武功都能够一次性都领悟了?

我靠!

我也太牛逼了!

墨言也看到了我此时的表情,笑了笑说道:“小子,你可别高兴得太早了,我都说了。这是一个不稳定的因素,或许神境能够助你快速成长起来,但是有更大的可能性它会成为你最大的心魔。最有可能让你停滞不前。”

“啊?这怎么说?”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的我不由得一愣,看着墨言询问道。

“你想啊,如果你太依赖神境的话。万一这个神境不能给你带来应该有的效果,你却已经离不开它了,你还怎么长进?”墨言解释道。

“对啊,你说得有道理。”我仔细想了想,然后便点了点头说道。

“你的神境到底怎么样,其他人没有资格知道。只有你自己有这个条件去了解。不过现在看来你对你的这个神境并不是很熟悉,是吗?”墨言问道。

“是啊。”我点了点头说道。

“我的这种状态就是我爷爷带我进入的,我对它的了解也基本上是从我爷爷那里了解到的。”

“那不就对了?”墨言笑着说道。

“你本来就对你自己的神境不怎么了解,谁知道它会不会在这方面对你起到什么作用?搞不好还要走火入魔,到时候我就是想帮你都做不到,因为我根本不了解这个东西,我知道的也只是记载的一些东西而已,那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所以你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太依靠这个神境,要不然误入歧途的话,我可帮不了你。”

听到墨言的话。我心里怪别扭的。

神境对我来说就如同我开了一个外挂,而且是不违法的外挂。

如果我空有这样的好东西而得不到使用的话,那我心里也太不平衡了吧?

“对了。”我像是想到了什么。

“我爷爷也有神境啊。他应该能够对我进行指导什么的不是吗?”

我爷爷之前跟我说过,这样的状态这个世界上很有可能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拥有,连我爸都不曾拥有。

当时我听着还挺玄幻的,而且岁数还小,所以也就没有去过多的想什么。

不过现在愈发的了解到这个状态的厉害之处,我也渐渐的明白了当时的爷爷跟我说这个的时候为何会如此严肃。还提醒我千万不要轻易的将这个秘密泄露出去。

看来我爷爷的想法是对的,如果我的这个秘密搞得人尽皆知的话,估计现在我的日子会很不好过吧?

不过既然老头子也拥有这个东西,我回去的时候问问他不就行了吗?

老头子都拥有神境几十年了,给我一点方向性的指导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

早知道以前的我就早些跟这个老头子取取经了。

“这可不一定有用。”墨言回答道。

“陈老也有神境,这件事情我早在几十年前就了解到了。不过陈老什么都会,就是在我要教你的武功方面没有去研究过,陈老也不需要去研究这个东西。既然如此。神境在这方面是否有效果,恐怕陈老也不会给出什么有用的答案,这还得靠你自己去摸索。”

“那就是说我这条路以前没有人走过咯?”我看着墨言开口。

“当然有啊,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张三丰就是依靠神境创造了太极这个华夏文化瑰宝,他是你的前辈。”

“那我总不能去找张三丰取经吧?”我郁闷的说道。

“所以我就说,如果你能够不依靠神境的话,就最好别去研究它了,扎扎实实的将底子给打好。”墨言解释道。

“当然,你若是想要在这上面花功夫我也不会拒绝的,既然你有了神境,那它就是你的东西了,你自然可以随意的使用。不过无论怎么样,你都不能太对这个东西依靠知道吗?我说的走火入魔是真的走火入魔,到时候搞不好你还有可能神智不清,那时候才是真的麻烦。”

“我明白了。”我认真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东西对我来说还是双刃剑啊,我必须得掌握它才行,要不然就有可能被它反嗜。

“你明白就好,我就怕你半途之中夭折了,那我到时候气得骂娘都没用,反正你自己注意一点为好,这个我可教不了你。”墨言再次叮嘱道。

“我知道,我不会太过依靠它的。”我保证似的说道。

还好现在的我对这个东西不是太过依赖啊,要是什么事情都想着用它来完成的话,那我岂不是就变成废人了?

“行,那你自己再好好想一想,我去做饭。”墨言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记得做我的一份啊。”我提醒道。

“当然了,我难道还会饿你一顿不成?”墨言没好气的说道。

说完墨言便走进了厨房,墨凝同时也走了出来。

墨凝当然能够明白刚才墨言将她支开是为了跟我说话。刚刚自然就没有出来了。

“还喝茶吗?”我看着墨凝开口问道。

墨凝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否定。

“好吧,那你等一会儿,你师叔马上就做好饭了。”

“你们吃吧,我还没饿,我出去转转。”墨凝说道,然后便要离开。

“诶!你不吃晚饭了吗?”我喊道。

墨凝头也不回的摇了摇脑袋,我心里为墨凝感觉到可惜,墨言做的饭可是人间一绝啊,不吃实在是太可惜了。

难道墨凝是刚刚吃我烤的鸡腿就感到满足了?看来我的手艺也很不错嘛。

这么想着呢,我的心情开心了不少,继续给自己泡茶喝。

很快厨房那边就传来了一股香味,虽然我刚才在山上已经吃了一整只鸡了,不过闻到这股香味的时候我还是胃口大开,恨不得立马吃上墨言做的饭菜。

墨言将饭菜端到了院子里,问我墨凝跑哪里去了。

我告诉墨言说她没什么胃口,估计是出去看花花草草之类的东西了。

墨言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多说什么,然后我们俩人便自己吃了起来。

“会喝酒不?”墨言看了我一眼,对着我问道。

“还行吧,怎么了?”

“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哪来的还行这个说法?”墨言瞥了我一眼。

“呃——会吧。”我回答道。

“那你等着,你今天可算是有口福了。”墨言笑着说道,然后便走进了屋子里。

很快墨言便一只手抱着一个罐子走了过来,然后便将手里的酒坛子放在了桌子上。

“来,咱们一人一瓶。”墨言笑着说道,将两个酒坛子打开,很快一股奇异的清香味便传了出来,这让我不由得眼前一亮。

“好香啊。”我开口道。

“那可不。”墨言笑着说道。

“这是我师兄藏在雪山上十多年的药酒,由各种珍惜食材酿制而成的。墨凝那丫头给我带来了好几罐,本来我是打算一个人自己喝的,不过看在与你有缘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给你尝尝了。”

我连连点头,这酒光是闻闻香味都感觉能够让人陶醉了,如果喝到嘴里那又是什么样的情景?我都想象不出来,我只能期待了。

很快,墨言就给我们两人倒上了一杯,我迫不及待的端起了酒杯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那浓郁的香味扑面而来,让我更加陶醉了。

我伸出舌头舔了舔,嘴里立马便被这酒的芬芳气息填满,这让我更加确定这绝对是一杯佳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