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何若兰的笑!/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酒!”我称赞道。

“好吗?”墨言笑着问道。

“是啊,这绝对是我喝过的最香的酒了。”我再次说道。

这倒不是我夸张,其实我以前都没怎么喝过白酒的,对比于白酒来说,我喝得更多的是红酒以及啤酒。

对于红酒的品酒技能,还是小姨逼着我去学的,所以我最了解的还是洋酒这一块。

不过墨言拿出来的酒让我对药酒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看来药酒可不仅仅是拿来治疗跌打的伤病的啊。

“更好的还在后面呢。”墨言笑着说道。

“什么意思啊?”我看了墨言一眼询问道。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来吃菜。”墨言笑着说道。

我看了大胡子墨言一眼。心想这个大胡子怎么说话都莫名其妙的?

我也没有多想,再次抿了一口杯中的佳酿,动筷子准备开始吃菜了。

不过我才刚拿起筷子。我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袋一沉,然后眼前一黑,我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

安宁。

别墅内。何若兰正坐在沙发上进行着一场激烈血腥的游戏,很难想象一个女人会玩这样的一款游戏,而且何若兰还玩得很认真,就如同将自己也给代入进去了一般。

兰柳走了进来,看着何若兰正玩得尽兴,兰柳也没有打扰自己的主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若兰总算是通关了,这才将手里的游戏手柄放下,端起面前茶几上的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这才对着身边的兰柳说道:“什么事?”

“小姐,叶家的叶未央想要见小姐一面,他似乎对我们提出的条件非常心动。”兰柳回答道。

“哦?这么快就有回应了?看来这个叶未央也已经按捺不住自己骚动的心情了啊。”何若兰眯着眼睛笑道。

“他说什么时候与我见面?”

“这个……叶未央说让小姐去鹏城一趟,他现在有事在那边走不开。”兰柳再次说道。

“怎么?这是他有事找我还是我有事找他?回绝了吧,我不可能去见他。”何若兰回答道。

“小姐,叶未央说了,如果您能够去鹏城一趟的话,他会给小姐一个惊喜。”兰柳想了想。再次对着何若兰说道。

“惊喜?什么样的惊喜?”何若兰似乎来了兴趣,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心腹。

“他并没有明说,不过叶未央说一定是小姐感兴趣的东西。”

何若兰的眼睛再一次眯了下来。并没有立即说话,似乎在考虑着这个问题。

“再去跟他说说吧,我现在实在是走不开,如果他能够抽出时间来安宁市一趟,那么赢得的胜利果实我会分他一半。如果实在是不行,那就算了。我们再继续寻找下一个合作伙伴,或许我们不需要合作伙伴也能够应付得了眼前的情况,前提是许艾菲那个女人不插的情况下。”何若兰对着兰柳说道。

“是,小姐。”兰柳点了点头说道。

“对了。”何若兰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

“让你去查陈南到底去哪里了,你查到了吗?”

兰柳想了想,然后便回答道:“小姐。我们之前已经派人跟踪了陈南以及陈青璇,不过陈青璇似乎发现了我们的跟踪一般,很快就将我们给甩掉。我们的人跟丢了。等陈青璇再回来的时候,陈南已经不见人,这剩下陈青璇一个人。”

“哼!这个陈青璇。”何若兰眯着眼开口道。

“不过这对陈青璇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事,我也没抱什么希望。不过陈南到底会跑去哪里呢?他们到底在搞什么幺蛾子?”

“对了小姐。”兰柳突然想起了什么。

“虽然我们没有跟踪到陈南到底去了哪里,不过我们的人却调查到了另一件事情,可能与此有关。”

“哦?什么事情?”何若兰询问道。

“我们的人发现了一个特殊人物在安宁市附近出现,虽然并没有拍下来,不过眼见为实,可信度应该很高。”兰柳回答道。

“这个人是谁?”

“墨言。”兰柳回答道。

“墨言?”何若兰的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

“竟然是他?这个墨言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我也不知,不过……我怀疑跟陈南的失踪有关。”兰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哦?”何若兰眼睛眯了下来。

“你的意思是,陈南很有可能与墨言在一起?”

“是的。”兰柳点了点头。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越来越有意思了啊。”何若兰开口道,不知道是在跟自己的心腹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随后何若兰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兰柳自然也是不会打扰到自己的主子说话的,静静的站在一旁等待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何若兰这才收回了自己的心思,瞥了兰柳一眼,开口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墨言是一个高手对吧?”

“是的。”兰柳点了点头。

“墨言是一个超级高手,据说当年为陈家做出了不少的贡献,如果不是墨言帮忙的话,估计陈南的父亲也不会成为所谓的英雄。”

“英雄?嘿!有用吗?”何若兰冷笑。

“在生命与权力面前,这种称号简直是一文不值,也不知道陈南的父亲有没有因为这个称号而丧命,如果死了的话,那我们可能就会少了一个彻底崛起的机会啊。”

兰柳沉默了下来,没有接何若兰的话。

何若兰再次看了自己的心腹一眼。开口问道在:“这个墨言与陈南的父亲关系很好是吧?”

“是的,要不然墨言当年也不会如此旗帜鲜明的站在陈家那边了。”兰柳继续回答道。

“那我估计这个陈南已经在开始跟墨言学艺了。”何若兰眯着眼睛说道。

“陈家的那个老头子教会陈南的东西都还不够,还需要去跟别人学艺?看来他们已经预知到了陈南以后的危险程度啊。毫无疑问,以陈南如今的身手,以后若是遇上什么致命的危险,很难自己去应付。可惜他们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看来以后要是想让陈南死于非命什么的,应该会很难了。”

兰柳点了点头,倒是非常赞同自己主子的话。

“让我们的人继续寻找墨言以及陈南的下落吧,如果人手不够,可以去魔都多派一些人过来,既然这个墨言是高手,那么就应该让高手去对付才行?最好不要让陈南再活着回来。”何若兰开口说道。

“是,小姐!”兰柳点头说道。

“行了,下去办吧。”何若兰摆了摆手。

兰柳再次点头,然后便走出了别墅。

何若兰也没有再继续玩下去的心思了,才沙发上站起身,端着高脚杯走到二楼阳台上面,看着外面的风景,何若兰脸上的表情去带着戏谑。

“看来之前没有对你下手,是我太过仁慈了。不过幸运的是,以后不会了。”何若兰自言自语道,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寒冷的光芒。

……

我是被冷醒的,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差点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我这是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此时的我正身处于一片树林里面,我刚刚竟然是趴在一块石头上睡了一觉?

没道理啊,我记得我不是在墨言的院子里与墨言喝酒吗?怎么突然就跑到这里来了?难道是我喝醉了自己跑到这里的?

我皱着眉头想了想,也没想出个什么所以然出来,然后我便要走出这片小树林。

不过我刚走两步就停下了身子,这个地方……似乎并不属于墨言所在的那个村子的附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