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我是为你好!/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的我已经气愤到了极点,要不是知道我打不过墨言这个王八蛋的话,我估计都要上去动手了。

哪有这样玩人的?这尼玛是在将我往死里面玩啊。

“急什么啊?你这不是还活着呢吗?”墨言看了看我,回答道。

“废话!”我没好气的骂道。

“如果不是大师姐及时赶到的话。我早就被熊瞎子给拍死了!”

“你还真遇上熊了啊?”墨言瞪大了眼睛。

“要不然我能这么生气?”我再次抱怨道。

“我不仅仅是遇上了熊,最关键的是那头熊还特么是头套路熊,如果不是不会说话,我甚至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成精了。我跟它斗智斗勇了大半天的时间,最后还是差点丧命,还好大师姐及时赶来了啊,要不然的话你就没人可教了。”

“你这运气还真够背的,这树林里就一头熊,你都能遇上。”墨言开口说道,还笑了笑。

不知道墨言这笑是几个意思,不过在我的眼里,这个家伙完全是在幸灾乐祸!

“你还好意思笑?你差点害死我了你知不知道?你……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个树林里就只有一头熊的?”我反应了过来,瞥了墨言一眼开口质问道。

“我勘察过啊,那片树林里面确实只有一头熊,倒是有不少的狼。”墨言看着我回答道。

“勘察过?”此时的我心里再一次升起来了全新的怒火。

“也就是说,这是你早就计划好了的?”

“也没有多早。”

“什么时候开始计划的?”我不相信的问着墨言。

“与你第一次见面之后,我就有了这样的一个计划。”墨言回答道。

“什么?竟然这么早?”我再次瞪大了眼睛。

“我跟你有仇啊?就见过一次面你就想着要如此坑我了?你个王八蛋!说好的欣赏我呢?”

“哈哈。别激动。”墨言颇为尴尬到挠了挠后脑勺。

“我能不激动吗?我差点都没命了,都是你干的!”我愤怒道。

“我知道我知道。不过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啊。”墨言回答道。

“差点将我给坑死,你这也是为了我好?”

“呃——这个不算。”墨言摆了摆手。

“这是意外,谁让你点儿这么背的?唯一一头熊还被你给遇上了。”

“那你这还是在怪我咯?”

“没那意思。”墨言再次说道。

“我都说了嘛,那是为了你好。你现在知道你错在哪里了吗?”

错在哪里?

我愣了愣。然后便狠狠的瞪了大胡子墨言一眼开口道:“错在我特么就不该相信你!”

“对啊!”墨言一拍手掌。

“你就是错在了这里知道了吧?”

我被墨言这反应给搞得懵逼了,看着墨言问道:“你这啥意思啊?”

“你错就错在你太过相信我了。”墨言解释道。

“你想想,我们一共才见过多少次面?加起来总共三次,我说的没错吧?”

我仔细回想了一番。然后便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你到底什么意思,说人话!我怎么还是没有搞明白?”我颇为不耐烦的看着墨言问道。

“你都还没发现问题?我们才见面三次啊。你就那么相信我了?”墨言看着我问道。

“三次难道还少吗?”

“少!少得可怜。”墨言点头回答道。

“如果我不是我呢?如果将我换成其他想要你性命的人,我随便编一个你觉得可信的故事出来,随便给我自己设定一个身份,你难道还要信我?”

听到墨言的话我不由得一愣,总算是明白了墨言这是什么意思。

“你的意思是说……我太容易相信别人了?”我不确定的看着墨言问道。

“没错,是这么一个理儿。”墨言连连点头。

“你太容易相信我了。我做的饭菜你随便吃,我拿出来的酒你随便喝,所以你就成了今天这样。”

“可是这是你在坑我。”

“对啊。”墨言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不过这也不是在坑你,这算是对你的一个小小的惩罚吧。你自己想想。如果换做是别的什么别有用心之人,你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还坐在这里跟我聊天谈人生?你早就被人给害死了。你也是遇上了我啊,要不然……你这啥眼神啊?我说错了不成?”

“你还准备将你自己给夸一顿么?”我瞥了墨言一眼。

“倒是没那个意思,不过我这也是为了你好,你现在明白了吧?”墨言再次说道。

经过墨言这么一解释,我也发现我确实有着这样的一个毛病。

我确实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啊。

“可是你是陈青璇介绍的,有她作为担保,我干嘛不相信你啊?”我再次问道。

“那你与陈青璇认识多久了?”墨言看了看我。

“半年吧……等等,你不会说我连陈青璇都不能相信了吧?”我瞪大了眼睛。

“这倒是没有。”墨言摆了摆手。

“我只是做个假设而已,如果将陈青璇也换做其他别有用心之人,那你岂不是时时刻刻都处于危险之中?”

“那照你这样说。我岂不是什么人都不能去相信了?”我皱了皱眉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受墨言这种观点的感觉。

“其实这得看你怎么去把握这个度了。”墨言说道。

“人都要危机感。不能让自己生活得太安逸了,要不然我教你再多的保命技能都是瞎扯淡。别人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心机就能让你去死。”

我沉默了下来,仔细的想着墨言所说的这句话。

墨言所说的肯定是有道理的,连我都能够明白墨言想要表达的意思。

不过墨言的这种观点,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按照墨言所说。那就是除了我自己,其他人包括小姨爷爷之类的人在内我都要建立起一定的防备在心里面?

这怎么可能?

“这样活着是不是太累了?”我皱着眉头问道在。

“你以为呢?”墨言看着我问道。

“你觉得生活就应该平平淡淡舒舒服服的吗?那样确实可以做到,你只要将你现在肩膀上的所有责任都放下,不再寻找你想要找到的答案。你就能过上这种平静的生活,我也不需要再教你什么了,你学来也用不上。”

“这不可能。”我摆了摆手。

我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得到一个答案,我又怎么可能现在就放弃?

那样的话,我妈去哪里了我爸到底是谁爷爷为什么要一直待在那个小村子里不出来等等等等问题我都得不到解答,这不是我想要的。

“是啊。”墨言点了点头。

“你也知道,让你自己放弃这种想法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那么你的生活就会平静下来,相反以后的路还会越来越难走,你的处境也会越来越危险,这样的生活,你难道会觉得不累吗?累是肯定的,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就必须付出相应的努力。最关键的是你是否能在完成你自己目标的时候命还在,如果连小命都没有了,什么都是空谈。比起生命,累算得上什么?你说呢?”

我嘴巴微微张了张,想要说什么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难道我以后的生活就真的如此危险吗?这句话不仅仅是一个人告诉过我,还有很多人都跟我说过。

看来他们也知道我走的不是一条寻常的路啊,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跟我说这个?

“那……现在的我呢?我应该怎么办?”我吞了吞口水,看着面前的墨言问道。

“现在的你,自然是要建立起属于你自己的危机感,只有这样,你才能时时刻刻拥有自保的能力,而不会死得不明不白。”墨言回答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