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做菜等于练武?/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收工的时候,已经是大半夜了。

我撑着肚子还在回味之前的美味,大胡子墨言便走到了我的身边,坐在了我旁边的石头上面。看着我笑着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感觉没有?”

“感觉?你做得很好吃。”我想了想,然后便对着大胡子说道。

“谁问你这个了?”墨言翻了翻白眼。

“我问你经过今天之后,你有没有什么收获?”

“收获?学会了佛跳墙?”我愣了愣,用牙签剔着自己的牙看着身边的墨言开口道。

“这算是其中之一吧。”墨言回答道。

“除了这个。还有其他收获吗?”

“呃——其他收获嘛,那就是明白了你想让我明白的道理。”

“哦?你说说我想让你明白什么道理?”墨言也来了兴趣,看着我笑着问道。

“你想让我明白,无论做什么事情,细节都是非常重要的,小事不能不在意,因为再大的事情都是一件件一桩桩小事组成的,是不是这个理儿?”

“聪明。”墨言笑着点了点头。

“你能够明白这一点,就代表着今天我没有白费那么多的食材给你,看来我要给你布置更高级的任务了。”

“真的?”我不禁眼前一亮。

“明天就开始了吗?是不是要动真格的了?”

此时的我显得异常的激动,我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墨言教我武功的吗?这都过去三分之一了,墨言可还没有真正的教过我真功夫。

现在墨言这样说,岂不是就代表着墨言这是要开始教我真功夫了?

“那当然。”墨言点了点头。

“你要教我什么?”我平息了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再次询问道。

“就教你宫保鸡丁吧。”墨言回答道。

宫保鸡丁?

听到墨言的话我愣了愣。然后便没好气的破口大骂道:“靠!你逗我玩是吧?”

“我逗你玩干嘛?我确实是要教你这道菜啊。”墨言继续说道。

“怎么还是做菜啊?今天不是做过了吗?”我气愤的开口道。

“我又没跟你说我只有今天才教你做菜。”墨言回答。

我想了想,墨言好像的确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不过我还是感觉到我似乎被耍了。

“喂!是你刚刚说要教我真格的,怎么还是做菜啊,教一个就足够了,还要继续下去。这就不合适了吧?”我再次看着墨言问道,我又不当厨子,我学那么多菜来干嘛啊?

“那我在武功方面教你一项就行了,你觉得怎么样?”墨言一脸笑意的问道。

“呃——这个……就不合适了。”我郁闷的说道。这个大胡子,哪里来的这么多歪道理啊?

还不能说是歪道理。人家说的还真是那么一个理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反驳。

“看吧?你也知道这不合适。”大胡子笑着说道。

“所以做菜你学一道菜也不合适你觉得对不对?”

“可是我的主要目的并不是当大厨啊,学那么多菜来没用。”我再次表达出了自己的疑惑。

“小子,你还是没有彻底搞明白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啊。”墨言站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我仔细想了想。感觉有点明白墨言这样做的意思,不过并不是完全理解。

既然墨言答应要在一个月之内让我达到能够一掌拍碎一块大石头的地步。那么墨言就应该立即往这方面努力啊,而不是让我学做菜。

我其实是知道墨言想要表达的意思的。墨言这是要让我明白做什么事情都要仔仔细细的确认每一个细节。

可能这并不是墨言想要表达的所有意思吧?不过我知道墨言绝对是有这样的一个想法在里面的。

不过我现在已经明白这个道理了啊,再继续下去还能有什么别的收获不成?

反正我觉得是不可能的了。

如果再浪费时间下去的话,一个月期限到的时候我能够达成预期的那样吗?

“那你说的也没道理啊。”我再次开口道。

“哦?什么地方没道理了?”墨言摸着自己的胡子看着我问道。

“你说的要教我更高级的宫保鸡丁,这道菜我会啊。这能跟今天的佛跳墙比?”

“谁说不能比?”墨言瞥了我一眼。

“大菜有大菜的道理,小菜有小菜的道理,越精致的菜越不像是你想的那样简单的,到时候你就能够明白了。”

我疑惑的看了看墨言。总感觉墨言似乎想要告诉我什么,不过墨言却并没有自己亲口说出来。

这是要让我自己去探索的意思?

看来应该是了。通过今天墨言让我做的这些事情来看,墨言确实是不想让我太对其他的因素进行依赖。

什么事情只有自己去搞明白了,那才是属于自己的。

墨言这是要表达这个意思吗?

想到这里,我便无声的站起身。朝着院子方向走去。

“小子,你上哪去?”墨言在背后开口问道。

“靠!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太没礼貌了吧?还有没有将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啊?”

“你不是说明天还有更厉害的等着我吗?我现在就去睡觉养好精神,准备明天再战!”我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说道。

“这小子。一点礼貌都不懂!”墨言对着我的背影骂道。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墨言脸上又充满了笑意。

“看来这小子应该是明白了一点我的良苦用心了啊,不错,这是一个大收获。”墨言嘿嘿说道,随后便跟着我的脚步一起回到了院子里。

……

这几天我被墨言拉着学了各种菜,原本理论上应该很不耐烦的我竟然还沉迷在了这学做菜的感觉之中。

以前我觉得我对一些菜的了解还是非常到位的,至少我的手艺绝对是很不错的了,连小姨嘴巴那么刁的人有时候对我做出来的菜都赞不绝口呢。

不过到了墨言这里。这大胡子老是能找出各种缺点将我的作品给批判得一无是处,我自然是不服气的,既然墨言说得那么牛逼,他怎么不来做一个试试?

事实上墨言每次在看到我有这样的想法之后,都将我做的那道菜给重新做了一遍,然后……我就服气了。

同样的一种菜,同样的材料,同样的佐料,墨言烧出来的菜就是与众不同,一开始我对此感到非常疑惑,为何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会有这么大呢?

后来我就渐渐的明白了其中的关键,不管怎么样反正我的厨艺是大涨,我估计现在的我去五星级酒店应聘大厨都能有资格了。

如果不考虑什么证书问题的话。

无论是什么样的菜,即使看上去多简单,墨言都能让我花上一天的时间来学习,各种门门道道都是我以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哪怕是一道泡菜,其中都有许许多多的讲究。

一开始我觉得墨言这样做是不是将各种事情都弄得太复杂化了,不过后来我便没有了这样的一个想法,正如墨言所说,无论多么小的事情,我都应该拿出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上面才能将这件事情做得完美。

“小子,你现在有什么感想没有?”我与大胡子墨言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喝茶,墨言看着我询问道。

“有啊。”我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有什么感想?你不妨说出来给我听听?”墨言不禁来了兴趣,看着我问道。

“我在想,这十天你教了我十道菜,每一道菜的都有着它自己的特点,而且其中悟出来的道理都是截然不同的,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教我武功?”我瞥了面前的墨言一眼开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