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六章 吊胃口!/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话说完呢,墨言就没有开口的意思了,而是一脸古怪的表情看着我。

我被墨言这眼神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开口道:“你看我搞毛啊?快说啊。”

“我说你这小子。八卦之心都打到你爹的头上来了是吧?”墨言对着我吹胡子瞪眼睛道。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赶紧解释道,想着这样好像还真有些不像话啊。

“我只是想要知道一下而已嘛,你快告诉我吧,总不能关于我爸的这个问题你都不能说吧?”

“这倒不是不可以。”墨言瞥了我一眼。

“那你就快说啊。”我再次问道。

“你确定你想要知道?”

“废话!”我没好气道。

“如果我不想知道的话,我问你干嘛啊?快说!别磨叽了!”

“我害怕我说出来你会接受不了啊。”墨言再次瞥了我一眼。

“怎么可能?”我开口道。

“这有什么接受不了的?难道我爸他……不会吧?”

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心里就有些气愤,我爸不会做过什么对不起我妈的事情吧?都说男人有钱就变坏,难道我爸也是这样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墨言所说的我可能会接受不了,就是这么一个原因吗?

这么想着呢,我心里果然不是滋味。

看到我的表情,墨言便明白了我这是在乱想,没好气的骂道:“你这个臭小子,乱想什么呢?我跟你明说了吧,你爸可也是一个痴情种子,对你妈那是爱到了骨子里。当年有很多人都觉得你爸你妈就是圈子里的一对神仙眷侣,也不知道羡慕死了多少人。”

“也就是我爸没有沾花惹草四处留情过?”我再次看了面前的墨言一眼,开口问道。

“废话!”墨言再次没好气的骂道。

“你们陈家人都是痴情种子。唯独到了你身上就开始变质了,我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变的。”

“什么啊?”我不乐意了。

“难道我还不够痴情?其实我也是一个痴情种子。”

“拉倒吧你。”墨言开口道。

“看你小子这面相就知道你不是一个善茬。我估计很多家姑娘都得被你给弄得魂牵梦绕。”

“不会吧?哪有那么夸张?”我一脸古怪的看着面前的墨言开口道。

“你还不信?”墨言冷笑了一声。

“来,把你的左手手掌摊开给我看看,我让你瞅瞅你到底是个什么命运。”

“你还会这个?”我瞪大了眼睛。

“少废话,快点!”

看着墨言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的样子。我也没有多想,将自己的左手摊开递到了墨言的面前。

墨言仔细观察了一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子,桃花运不错。”墨言一脸不怀好意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

“呃——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到?”我疑惑道。并且抬起手掌自己看了看。

果然,我没有看出什么问题出来。也不知道这大胡子墨言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都还没感觉到?小伙子,做人可不能虚伪到这种地步啊。”墨言一脸鄙视的看着我说道。

我想了想。这才感觉自己的桃花运好像确实很不错啊。

然后我便颇为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对着墨言开口道:“哈哈。一般啦。”

“小子,你桃花运不错是不错,不过你可千万要记住,不能将它给演变成桃花劫啊。”墨言再次看着我告诫道。

“靠!什么桃花劫啊?你可别吓我。”我有些脊背发凉。对着墨言开口道。

“我吓你干嘛?”墨言回答道。

“我说的可都是真的,搞不好就成为桃花劫了。到时候我可救不了你。”

我郁闷的看了大胡子墨言一眼,总感觉这家伙是在忽悠我呢。

“算了算了。先不聊这个问题了。”我颇为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说道。

一说起这个问题我就想到了赵冰以及韩紫琳两女的问题,我从这里出去以后我还得处理关于这两个女人的感情问题,这让我想想都感觉脑壳痛。

我甚至都有些感觉到了墨言所说的桃花劫的征兆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桃花劫不成?

“哈哈。”墨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大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这个大胡子在笑些什么。

“这些人都怎么处理啊?”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五个杀手,其中寸头男是最惨的,看着似乎有些不行了。

如果寸头男就这么死了的话,那么这算是我杀死他的吗?

应该不算吧?

我只是让寸头男失去了行动能力而已,真正让寸头男变成这样的可是他的同伴长毛啊。

“还能怎么处理?你要将他们给杀了吗?”墨言瞥了我一眼开口问道。

“我?”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随后便赶紧摇头。就跟波浪鼓似的。

“我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出来,我从来没有杀过人。难道你杀过?”

墨言看了我一眼,随后便点了点头。

看到墨言的这个动作呢。我的眼神就发生了一些变化。

“别那么看着我。”墨言不乐意了。

“我杀的可都是该杀之人,从来不滥杀无辜。”

“这样啊。”我这才点了点头。

“不过这些人算是该杀之人吗?”

我指了指地上躺得横七竖八的杀手们。再次对着墨言开口问道。

“这得看你了。”墨言回答道。

“看我?”我愣了愣。

“是啊。”墨言点头。

“他们既然是来杀你的,现在又被你给搞成了这个样子。那他们会有着怎样的下场,全在你一念之间。”

“呃——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我郁闷道。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确实是下不去手啊,如果能下得去手的话。我刚刚就已经开枪了。”

刚才我心里确实有着很大的欲望想要将长毛给开枪杀死,我好容易要达成的目的,就是被长毛这个家伙给破坏掉了,我自然是不甘心的。

不过即使我气愤到了那种程度,我还是没办法做到开枪的地步。

看来我并不是杀人的这块料啊。

“我知道。”墨言点了点头。

“你下不去手,这一点跟你爸也很相似。”

“这一点都能与我爸相似?”我愣了愣。

“是啊。”墨言摸着胡子感叹道。

“仁慈,这是你爸最大的优点,更是他最大的弱点,如果当年他哪怕狠下那么一丁点心的话,事情估计也不会变成如今这样了吧?”

我脸色微变,墨言这说的是当年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赶紧打起了精神,一脸期待的看着墨言,希望他能够继续下去。

天知道我有多想搞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爸到底为什么这一消失就是二十年,陈家为何会没落到如今这样的一个地步。

我觉得我将当年的事情都给弄清楚之后,那这些问题的答案我都能想明白。

可是没有一个人会告诉我这样的事情,那些知道了解的人在我面前对当年的事情绝口不提,就对我一个人保密,这简直让感觉到发狂了。

现在墨言突然说出这样的一句话,而且还极有可能跟所谓的‘当年’发生过的事情有关,我自然是不会放弃的。

墨言看了看我,自然是看出来了我脸上的期待表情。

墨言对着我笑了笑,开口道:“你看我差点又说漏嘴了,要是让陈老知道的话,估计他老人家又得责怪我了。”

“那你就是不继续说下去了呗?”我无奈的看着墨言问道。

这也太让人感到生气了,哪有说话说到一半就不继续了的?这样吊胃口真的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