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思考了良久,何若兰最终还是拨打了家里的电话。

毕竟外面还有两个煞神等候着呢,如果不赶紧将她们给打发走的话,天知道这两个女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出来?

一个陈青璇就已经让何若兰足够感到头痛了,现在连大名鼎鼎的许艾菲也杀了过来,何若兰能够招架到现在也是一个奇迹。

看来这件事,还得看家里老爷子的态度啊。

并没有响多久,电话便被人给接通了。

“若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充满了疑惑的中年男人声音,估计是在诧异何若兰为何会将电话打到这里来吧?

“是我。”何若兰语气淡然的开口道。

“你不是在安宁市吗?打电话到老宅子干什么?出什么事情了?”中年男人一口气便问出了三个问题。

“把电话给爷爷。我有事情找他。”何若兰再次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诶!你这孩子……”何先令语气之中有些责怪,身为何若兰的父亲,通个电话对方都不愿意叫自己一声爸爸,这让何先令心里确实很不舒服。

不过想着以前发生过的事情以及何若兰的性格,何先令也没有再继续责怪下去。

何先令了解自己这个女儿的脾气,恐怕他再说下去,何若兰会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以前的何若兰又不是没有干过这样的事情。

何先令也没有再跟何若兰计较,他自己的女儿既然将电话打到了老宅这里来,肯定是有急事。

这么想着呢,何先令也不敢耽搁,对着话筒说道:“你先等等,我将电话给你爷爷。”

何若兰嗯了一声。随后电话那头便传来了一阵走路的声音。

没过多久,经过一真摇摇晃晃,手机便来到了另一个人的手上。

“闺女,你怎么想着给爷爷打电话了?”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苍老却又很是爽朗的大笑声。

“爷爷,我找你有正事。”何若兰此时也没心情跟老爷子唠嗑,直接进入了主题。

“正事?你……先令你先下去吧,我跟我孙女好好的聊两句。”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这样的一个声音。

何先令也不干忤逆老爷子的决定,嗯了一声便离开了大堂。

何老爷子这才拿起了电话,对着话筒说道:“有什么正事?”

“关于陈南的。”何若兰回答道。

“陈南……我想起来了,是陈家的那个小子吧?”何老爷子再次问道。

“是的。”何若兰点了点头。

“他怎么了?”

“事情是这样的……”何若兰一五一十的将发生过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说完之后,电话那头似乎陷入了沉默。

而何若兰此时也反而不着急了。静静的等待着老爷子的决定。

没过多久,老爷子终于开口道:“那陈家的那个小子有没有出什么事?”

“没有。”何若兰摇了摇头。

“那也就是说,陈家的传人毫发无损。还向我们伸手要这么大的一笔利益,来要这份利益的人又是许家的那个丫头?”何老爷子再次开口问道。

“是的。”何若兰点头道,事实也确实如此。

“没有商量的余地?”

“没有。”何若兰回答道。

何老爷子嗯了一声,随后便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

何老爷子知道,如果还有商量的余地的话,自己的这个孙女也不会将电话打到老宅子这边了。

过了好一会儿。何老爷子这才开口道:“同意吧,你与她们签合同书就是。”

“我明白了。”何若兰点头回答道,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

“行。这件事情你处理吧,就不用跟我汇报了。”何老爷子再次开口道。

何若兰再次嗯了一声,电话那头便传来了忙音,看来老爷子也知道不答应下来的后果会是怎样的啊。

“这次算你们赢一局。”何若兰眼睛眯了下来,美眸里闪过一丝寒光,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此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

送走了许艾菲以及陈青璇,此时的何若兰只感觉心里很是烦躁。

以前的何若兰可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毕竟何若兰也没有遇到过能够让何若兰感到烦躁的事情。

“这就是输了的感觉么?果真是让人感到不爽啊。”何若兰眯着眼睛自言自语道。

何若兰也没有多想,转过头便朝着别墅内走去。

何若兰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细细的品尝着,这能够让何若兰感觉到身心得到放松。

以往红酒对于何若兰来说,这只是用来享受的东西而已。而现在这红酒,却要用来放松何若兰的心情,这样的落差还真是不让人感到好受啊。

过了没一会儿,一道人影便朝着沙发这边走了过来,是刚才被何若兰叫出去的兰柳。

兰柳到现在脖子上都还有着一些淤青,那是陈青璇留下来的。这个女人果然传说的那样,对待任何她不在乎的人下手都不会有着丝毫留情。

“小姐。”兰柳走到了何若兰的身边,对着何若兰开口道。

何若兰转过头看了兰柳一眼。指着对面的沙发示意兰柳坐。

兰柳有些犹豫,她是来请罪的,怎么能坐下来呢?

“怎么?我的话不听了吗?”何若兰见兰柳久久没有行动,再次看着兰柳问道。

“兰柳不敢。”兰柳赶紧回答道。

“那你就坐吧。”何若兰再次说道。

兰柳自然是不会再拒绝,坐在了何若兰的对面。

何若兰看了兰柳一眼,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们给陈家送了一个崛起的好机会。”

兰柳愣了愣。没有明白何若兰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许艾菲那个女人开出来的清单,你看看吧。”何若兰指了指茶几上的那张白纸。

兰柳也没有拒绝,拿起清单便看了起来。

才看了一眼,兰柳便脸色变得煞白,随后便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何若兰问道:“小……小姐,这些你都答应了吗?”

“答应了。”何若兰也没有否认。点了点头说道。

“连同那个项目一起?”

“是。”何若兰再次点头。

“兰柳该死!”兰柳赶紧低下了头。

兰柳明白自己给何家带来了多少的损失,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样的一部分利益如果落在了陈家人的手上,那么以后的陈家恐怕会崛起得更加厉害,当年陈家的对手想要再打压如今的陈家,更是难上加难!

这样的一部分利益。兰柳就是自杀十次百次千次也不能够弥补啊。

“这不关你的事情。”何若兰看了兰柳一眼。

“我甚至还要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将这件事情给担下来了的话,估计何家的名声会受到更加严重的创伤。”

“可是……小姐,如果不是我的话,何家也不会损失如此多的利益。”兰柳再次开口道。

“许艾菲是专门为此事来的,这张清单便是证据。”何若兰再次开口道。

“即使没有你。她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来索要这样的一部分利益,毕竟这件事情确实是我们做的,我们吃亏也正常。只是这个许艾菲,让我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这似乎还是一件好事呢。”

何若兰的眼睛眯了下来。不知道此时的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小姐,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我会想办法将陈南给除掉!只要他死了。一切都不会再出现问题。”兰柳冷声开口道,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感觉可真不爽啊。

“你能杀死他吗?”何若兰开口道。

“墨言在陈南身边,你就是想靠近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且现在的我们已经引起了许艾菲的注意,如果你再轻举妄动,这对何家来说将是一场毁灭性的灾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