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愚蠢!/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沈腾辉一直觉得,我之所有要用他们的一只手来做为惩罚的条件,就是因为李光兆在之前提出了这样的一个条件,而我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中,现在终于有了这样的一个机会,我自然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

不过沈腾辉此时并没有想过。刚刚沈腾辉在听到李光兆说出这样的一个条件之后,沈腾辉自己别提有多高兴了。

人嘛,总是原谅自己的过错会容易,原谅别人的过错就会变得很难。

“怎么?看来你是默认了。”我看着面前不说话的沈腾辉开口道。

“我……我没有啊。”沈腾辉赶紧说道。

“要我接受惩罚其实也是可以的,不过……能不能换一个条件?我真的不想变成残疾人。”

沈腾辉以为我这种暴力手段下去,沈腾辉的手臂直接就不能用了。这让我不由得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这才摸了摸鼻子,心里苦笑不已。

我就说这个沈腾辉为何会如此害怕我,我还以为我自己长的就凶神恶煞的,这让我郁闷了好久,没想到沈腾辉竟然是害怕我会让沈腾辉彻底变成残疾人。

看来这个沈腾辉还真是娇生惯养一点磨难都没有受到过啊,这样正好,就当我帮助沈婉君磨炼磨炼她的这个堂弟了。

“换条件这就说不过去了吧?”我看着面前的沈腾辉,开口询问道。

“为什么?”沈腾辉愣了愣。

“你的同伴都已经受到了这样的惩罚,我要是对你换一个条件的话,无论是轻了还是重了,这对你们来说都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对不对?我这人最见不得的就是不公平的事情了,所以你们要受到的惩罚都得一致,这才能够达到公平的效果你说呢?”

“可是……”

“别可是了。”我摆了摆手说道。

“而且你完全不用担心,我这样做不会真的将你的手臂给弄得残废,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太过残忍了不是?我可做不出来这种事情,你放心吧,这也就是痛痛,以后的你照样活动自如。”

沈腾辉的脸色之中再次流露出了恐惧,沈腾辉可不愿意相信我所说的话。刚才我在惩罚李光兆的时候沈腾辉分明就听到了那毛骨悚然的骨头错位的声音,这样搞真的不会出事?骗谁呢?

“我想我在你身上纠缠的时间已经够多了。”我再次摸了摸鼻子,朝着沈腾辉走了过去。

“你别过来!陈南!你别过来。我可以给你钱,给你很多的钱,只要你不……啊!”

沈腾辉的话都还没有说完,表情突然就变得异常的痛苦,杀猪般的叫声响起,让在场的同学们都纷纷皱起了眉头。因为沈腾辉叫得实在是太惨了,就如同在经历着什么很大的磨难一般。

而沈腾辉也确实在经历着他从小到大一直没有经历过的痛苦,此时的沈腾辉感觉自己的手臂就如同被谁给直接砍了下来一般。实际上我只是让沈腾辉的整条右臂都脱臼了而已。

“我可不需要什么钱,这点钱你还是留着去找一个好一点的接骨大夫吧。”我笑着松开了自己的手,刚才电光火石之间直接就将沈腾辉的手臂给卸了下来,沈腾辉根本没能够反应过来。

此时的沈腾辉只能痛苦的惨叫着,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话。

看着此时的沈腾辉,我眼神之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这只能说是活该了。谁让他这么愚蠢被人给当枪使呢?或许以后的沈腾辉会长一点记性吧?

此时的邓修文也傻愣在了原地,就如同一根木头一般。

一个月多没有见到我,此时的我似乎变得更加残暴了起来。或者说是对付自己对手的手段更加狠毒了许多,邓修文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要招惹上我,如果一开始邓修文就不跟我作对的话,现在的邓家也不会变成这样,现在的自己依然还会是安宁市地面上最顶级的公子哥吧?

可惜在遇上我之后,这一切都变了。属于邓修文的所有光环都不见了,邓家也将面临毁灭的危险,邓修文觉得自己的前途很是渺茫。甚至现在似乎也要接受我那残忍到了极点的惩罚,一想到这里,邓修文就感觉自己的双腿在不住的发抖,这是发自内心的害怕啊。

感受到我的目光放在了自己的身上,邓修文也更加害怕了起来,神色之中布满了畏惧,就如同在等待着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

我终于要对他出手了吗?

看着此时邓修文的样子,我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微微笑了笑开口道:“你别那么害怕。我们是老朋友了,我怎么会像是对付他们那样一般的对付你呢?”

邓修文此时根本都不敢说话,只能就那么看着我,生怕我突然对邓修文动手。

“放心吧,你现在已经够惨的了,我不会再对你出手。反正以后的你也没有什么机会再在这样的地方出现了。”我再次说道。

邓修文不由得一愣,随后便看了看我,鼓起勇气询问道:“你……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还听不出来吗?”我再次笑了笑。

“现在的邓家已经不可能有着什么未来了。一个月以前的邓家如果直接对我投诚的话,现在的你可能还会有机会再在安宁市待下去,毕竟我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只要你不要做得太过分,我也不会对你计较什么,我会在你这样的人身上浪费许多的精力吗?然而现在却不同了,你们邓家的态度暧昧不清,跟何若兰那个女人再次建立起了不少的联系,那么邓家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无非就是一个。无论我与何若兰那个女人谁胜出,邓家都将是第一个毁灭的棋子,你也不可能再有什么机会再在这安宁市的高端娱乐场所混迹了,因为那时候的你已经失去了这样的一个资格,你明白了吗?”

邓修文的脸色不由得大变,其实这个问题之前邓修文就有想过,不过邓修文不敢去过多的面对,因为既然邓修文已经帮助邓家站好了队,再想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用。

而我现在直接将这样的一个问题给提了出来。难道事情的走向真的会像是我说的那样吗?

邓修文一开始就觉得邓家不应该向我投诚,我是邓家的敌人,邓家怎么能像自己的敌人投诚呢?邓修文反而觉得何家才是邓家的最终归属,所以在何若兰找上邓修文之后,邓修文便依靠自己的能力将邓家大部分的产业与何若兰合作,导致陈青璇发现了这一点,直接放弃了接受邓家投诚的打算。

在邓修文的父亲邓凌知道这件事情以后,邓凌气得将邓修文给关了三天三夜的禁闭,不过即使是这样,邓修文也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反而也更加坚定了邓修文不能向我低头的决心。

不过现在邓修文明白了很多事情,却已经晚了,而我也看出来了这一点,难道说邓家就真的没有未来了吗?

看着邓修文那一脸苍白的表情,我心中再次冷笑了一番。

邓修文也够愚蠢的,在那时候都还不明白当时的局势,就想着与我的矛盾,如今的邓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难道不是活该?反正我可是不会有什么同情之心的。

“我再对你出手也没什么意思了,而且我给你带来所谓的教训也没有什么用,你想要跟我作对的时候还是会跟我作对,我对你怎么做也不会太过的在乎,毕竟现在的你不会对我造成任何的威胁。”我再次开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