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四章 我爸!/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沧粟离开了书房,书房之中便只剩下我与薛成峰两人。

因为不知道薛成峰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我也不好直接开口询问,只能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而薛成峰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我就不说话,就跟刚才我刚刚来到薛家大院一样。

刚才人多薛成峰就这么看着我也就算了。现在就我与薛成峰两个人,薛成峰这么看着我我总感觉异常的别扭,心想这个男人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只感觉头皮发麻,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心想我还真是想得够多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薛成峰这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对着我招了招手开口道:“陈南你过来。”

虽然薛成峰说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不过我还是从薛成峰的语气之中听到了几分慈爱。我心里也感觉到有着些许湿润,这个男人是真真的将我看做晚辈啊。

我没有拒绝,走到了薛成峰的身边,薛成峰则将自己刚才写好的东西摊开铺在桌面上,指着上面对着我开口道:“你觉得怎么样?”

我观看了一番薛成峰刚才写好的作品,这是《桃花源记》,看得出来薛成峰写得很用心,应该很喜欢这副作品吧?

“不错,有几分陶渊明的风范。”我点头称赞道。

“而且行文洒脱不羁,就如同不受约束一般,薛叔叔并不是一个喜欢遵规蹈矩的人。”

薛成峰诧异的看了我一眼,脸上这才露出了几分笑意,点了点头开口道:“看来很多人都小看了你啊,包括我在内,你很不错。”

能够让薛成峰这种性格的人都用‘很不错’这三个字来称赞,看得出来我在他的眼里的确很满意,这倒是让我感觉到有些受宠若惊了。

“叔叔谬赞了。”我不卑不亢的开口道。

“其实以前我也并不向往《桃花源记》里面所描述的这种生活。”薛成峰开口道。

“哦?叔叔这是什么意思?”我疑惑的看着薛成峰,没有想到薛成峰会对我说起这个。

薛成峰看了我一眼。再次开口道:“薛家是军人事家,从老爷子开始薛家人只要有那个能力第一选择都是进入部队,我也是如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想你也很明白这一点吧?”

我微微点头,虽然我并没有当过兵,不过对于这一点我还是深信不疑的。

如果军人都不遵循规矩。没个方圆,那还得了?

想到这里我再次一愣,薛成峰独爱《桃花源记》这个作品,而喜欢这个作品的人向来都是向往其中描述的世外桃源的生活的人物,也就是象征着他们很渴望无拘无束。

而薛成峰是典型的军人出身,跟这样的理想看上去完全是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军人难道还能向往自由与无拘无束吗?反正我是想象不出来的。

薛成峰却单独提出来这样的一个问题,看来薛成峰也着实向往这样的生活,这让我感觉到其中很是矛盾,也不知道薛成峰这样的理想是怎样产生的。

薛成峰就如同看出来了我心里所想一般,再次对着我开口道:“在你的心里军人是不应该有着这样的理想的对吗?这完全是不矛盾的。”

我颇为尴尬的挠了挠头,心想跟聪明人打交道还真是不爽啊,我心里什么样的想法都能被对方给看出来。

更让我郁闷的是,我身边的人个个都是聪明人,一个比一个聪明。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我嗯了一声就相当于默认了,我还没有摸清楚这个薛成峰的脾气呢,要是将人家给弄得不高兴了,他不告诉我我想要知道的东西该怎么办?

“其实这样的想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几乎所有人都会是这样的想法。”薛成峰看了我一眼开口道。

“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这两样其实并不矛盾,军人也应该有着这样的理想才对。”

我愣愣的看了看薛成峰,没有明白薛成峰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怪不得我一开始就觉得薛成峰有些不一样呢,连这样的说法都与众不同。薛成峰就算是军人那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军人才对。

“当然,这并不是我开的先河。”薛成峰再次说道。

“是谁?”我心中不由得一动。

“你爸,陈千行。”薛成峰回答道。

我爸?陈千行?

我爸果然叫这个名字吗?

此时的我心里有些激动。薛成峰会对我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是不是代表着薛成峰会告诉我一些关于我爸的信息吗?

二十年了,我总算是能够知道一些我该知道的了?

我强行不让自己表现出什么来,深呼吸了一口气再次对着薛成峰开口道:“所以……这样的理想是我爸最先有的吗?”

“应该说是你爸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薛成峰再次看了我一眼,语气之中还带着怀念。

“你爸就算是军人,也没有人能够管得住。即使在部队上他照样是我行我素的代表。”

听到薛成峰的话,我的额头不由得冒出一些冷汗。

我还真没有想到我爸竟然是这种性格的人,我怎么听怎么都感觉当年的我爸在部队中是一个刺儿头啊。

薛成峰再次看了看我,对着我回答道:“当然,你父亲也是当年一号首长最为看重的人,跟这一点有很大的关系。”

我再次愣住了。我有想过我父亲有多么多么的牛逼,但是我也没有想象过他竟然会牛逼到这种程度。

当年一号首长看重的人?

我爸是怎么爬到那个高度的?怪不得很多人说当年陈家所达到的高度是一个无法复制的奇迹,光是这一点恐怕就已经足够说明这一点了。

如果当年我父亲继续在部队上待下去的话。有了这层关系,那我父亲在部队岂不是天高任鸟飞?

可是……为什么他会落得个到最后甚至没有人知道他生死的地步?

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爸当年是个什么职位?”我想了想,随后便对着薛成峰询问道。

我爸如此厉害。当时再怎么样也得混上一个将军了吧?想想我竟然还有可能是一个将门之后,我对此还感觉到一丝荣幸。

“他没有职位。”薛成峰瞥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没有职位?”我不由得一愣,没有搞明白薛成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是啊。”薛成峰叹了一口气。

“你父亲所在的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不担任军队中的任何职务,这个存在在那之前是很鲜为人知的,不过那只是在你父亲之前。”

“呃——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爸还让它名声大噪过不成?”我疑惑的询问道。

“当然。”薛成峰点了点头。

“在某一个领域,这是一个很知名的存在,以后的你如果有机会的话会接触到的,尽管我很不希望你去接触那些东西。”

我有些没有搞明白薛成峰所说的话。我爸以前待过的地方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会如此神秘?

如果是特种部队的话,那也不会神秘到这样的地步吧?

很显然就连薛成峰这种身份的人都不愿意将其中的细节说给我听,似乎在忌惮着什么,既然如此,那薛成峰又在忌惮什么呢?

我倒是很想询问薛成峰一番,不过人家没有主动告诉我。我就这么开口问显然是不合适的。

这么想着呢,我也就放弃了这样的一个想法,想了想随后便对着薛成峰开口询问道:“那……我爸后来呢?”

薛成峰目光深邃的看了我一眼,缓缓开口道:“后来,他叛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