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章 愚蠢的决定!/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在场的各位都不知道李相王鉴然等人在笑些什么,不过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些人那充满了讥讽与嘲笑的笑声是在针对谁。

这也让很多人暗自咂舌,心想这两拨人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来了,估计以后见面就是各种唇枪舌剑了吧?

其中很多人担心这样的情况会带来怎样无法预料的结果,不过也有许多人幸灾乐祸,毕竟别人打起来是别人的事情,他们自己不过是充当一个看戏的角色而已,甚至有些时候有机会还能取得一些混水摸鱼得来的利益。

方形等人自然也听到了身后王鉴然等人那丝毫不掩饰的笑声,这让方形等人的脸色不由得一滞。转过头看着王鉴然那伙人,目光里都快要喷出火来了。

“这群杂碎!”方形身边的大块头愤怒的骂道。

方形瞥了大块头一眼,大块头也只能将心中的怒气给隐藏下来。没有再说话。

这个动作正好被我看在了眼里,这让我看着方形的眼睛眯了下来。

方形身边的这个大块头看起来绝对是一个心高气傲之辈,看起来谁都不服的那种,这样的人很难驯服,除非让对方心服口服才行。

而方形一个眼神就能够制止住这个大块头心里的冲动,可想而知在大块头眼里方形有着怎样的地位。

这个方形看起来除了长的帅一些也没有什么别的特点了。没想到竟然能够让这样的一个大块头死心塌地的跟在自己身边,看来这个方形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的。

我转过头看了身边的薛玉一眼,薛玉趁着这个时候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我们身上对着我一个劲的挤眉弄眼,这让我心里不由得一动,明白了薛玉的意思。

方形等人终究是忍气吞声了下来,毕竟如果逞口舌之利只能是弱者的表现,这样做反而还丢份。

方形将目光放在了我的身上,耐着自己的性子开口道:“陈兄弟何不上去活动一下自己的筋骨呢?”

我看了方形一眼,虽然方形说这句话的时候显得风轻云淡,不过我还是看得出来方形确实是很想让我上去。

方形的想法不难猜,想必这个方形也是一个识货之人,刚才我在扇人耳光的时候方形便看出来了我在身手方面绝对不俗,所以才会过来邀请我上去。

如果我能够打赢那个东洋人的话,方形的面子也算是被我给找回来了,王鉴然等人肯定会被我大挫锐气。

而我如果没有能够打赢的话。吃苦头是我,跟方形又没有多大的关系,想必方形还乐于见到这样的结果吧?

无论怎么讲方形都是不会亏的。打的可谓是一手好算盘。

可是……凭什么?

“凭什么?”我瞥了方形一眼。

“难道陈兄弟不想上去出一把风头?”方形不动声色,再次对着我微笑道。

“不想。”我摇了摇头。

“我坐在这里有好酒喝,有美人陪着。为什么要去干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而且我也不是瞎子,台上那个东洋人可是刚刚杀了人的,万一我也被他给杀死怎么办?就凭你一句话我就上去送命?这世界上可没有这么好的事情。”

方形也没有想到我会将话给说得那么直接,这让方形不由得一愣,有些不习惯我这样的说话方式。

不过既然我都将话给挑明了,方形自然也不会再遮遮掩掩什么。

“陈兄,不瞒你说,现在的我确实遇上了一些困难。”方形如实开口道。

“那个东洋人是王鉴然的人,刚才王鉴然与陈兄发生了那样的冲突,难道陈兄不想要上去解决一下彼此之间的冲突?”

“现在是你们的冲突,跟我有多大的关系?”我瞥了方形一眼。

方形心里郁闷不已,他没想到我竟然如此难说话。

方形还想再说什么。我再次看了看方形,继续开口道:“再说了,让我上去,总得有些条件吧?就这么让人去送死,就算是傻瓜都不会同意……而且我也不是傻瓜。”

方形愣了愣,就连方形身后的那些人脸色也都是精彩不已。

他们没有想到我在这个时候竟然准备敲诈。

这个时候提出条件,难道不是敲诈的行为吗?

方形也没有多想,再次对着我笑了笑说道:“这是自然,如果陈兄能够帮助我化解眼前之局,下来我会在琳琅天上大摆筵席,给陈兄洗尘。”

我眯着眼笑了笑,在方形等人眼里。此时的我笑起来就如同一头狐狸一般,这让众人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甚至方形都有着一种感觉,就如同自己进了一个圈套一般。

“既然方兄如此客气,我再拒绝就有些不地道了。”我对着方形笑着开口道。

方形见我总算是同意了下来,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再次对着我笑道:“既然如此,那方形就祝陈兄旗开得胜。”

我笑着点了点头,方形再次对着我与薛玉致意。随后便起身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你真的要上去?”薛玉对着我询问道。

“去试试吧。”我笑着点头道。

“再说了,不是你让我接受这个家伙的好意吗?”

“我只是给你提一个建议而已。”薛玉说道。

“方家在西南方面的影响力不低,而且他们还有同宗在京城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才会跟王鉴然出现矛盾。如果你能够搭上方形这条线的话,对你也有着很大的用处。”

我诧异的看了薛玉一眼,没想到她还考虑到了这个问题。

“既然如此。那我就更要去试试了。”我笑着说到,将杯中的液体喝完,随后便要起身。

不过此时薛玉却拉住了我的手臂,一脸认真的对着我开口道:“小心一点。”

我对着薛玉笑了笑,伸出手捏了捏薛玉的脸蛋,随后便转身朝着擂台的方向走去。

我的这个动作让所有人眼神都变了,在场有不少人知道那可是薛家的小公主,我竟然对薛玉做出这样亲昵的动作,难道我是薛玉的男人不成?

想到这个可能性。很多人的心思便活动开来了。

而此时脸色最难看的便是王鉴然了,方形等人离开,我刚才的动作自然是毫无保留的落在了王鉴然的眼里。

薛玉虽然不是王鉴然的未婚妻。不过薛玉可是王家未来的孙媳妇,王鉴然未来的嫂子。

而我不过是一个小白脸而已,竟然对属于王家的女人做出这样的动作来。这让王鉴然心里也愤怒不已。

“这个小子,有机会我不可能让他站着走路!”王鉴然脸色阴沉的看着我开口道。

“哼!薛玉这个女人现在越来越放肆了,要是这传出去我们薛家的脸面往那放?”李相脸色也难看到了极点。他同样是看不惯我与薛玉走得那么近。

原本李相还以为自己抓到了一个把柄,现在李相才算真正的明白,人家薛玉根本就不在乎。

“哼!他不会那么轻松就这么离开西南的,至少得留下他一条腿!”王鉴然恶狠狠的开口道,不过此时的王鉴然却被我的动作给吸引了注意力。

“这个小子,他要去哪里?他这是要上场的节奏?”

听到王鉴然的话。李相也反应了过来。

只见此时的我解开了自己西装的纽扣,露出了里面洁白的衬衣以及皮带,而我现在也在上擂台的梯子。

不仅仅是王鉴然李相等人惊呆了,就连围观的众人也没有想到我竟然是挑战东洋人的人,甚至很多人都在怀疑我脑袋是不是有病,如果没病的话我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一个愚蠢的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