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五章 求和!/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洋人的表情瞬间凝固在了脸上,随后便是一个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从东洋人的嘴里发出来。

啊——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人类能够发出来的声音,因为听上去实在是太痛苦了,仿佛在承受着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一般。

而东洋人此时也确实在承受着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时刻,至少东洋人自己是这么认为的,因为以前的他可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我搭在东洋人肩膀上的手,竟然直接将东洋人的肩膀给捏碎了,这得是有着怎样惊人的手劲才能够做得到?

东洋人也没有想到,看起来还有些清秀的我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气。而且东洋人知道这不仅仅是有力气就能够做得到的。

当然,此时的东洋人并没有想那么多,他只觉得自己的肩膀内的骨头都快被我给捏成粉末了。其疼痛自然是不言而喻。

东洋人放弃了要一拳头打在我脸上的想法,伸出自己的手朝着肩膀处探了过去,想要将我的手给拨开。

我当然不可能给东洋人这样的一个机会。见到东洋人自己将手给送了上来,我心中再次冷笑出声,放弃了东洋人的肩膀,直接捏住了东洋人伸过来的右手手腕。

东洋人脸色再次一变,想要将自己的手给抽出来,然而已经晚了。

咔嚓!

我捏碎了东洋人的手腕,东洋人再次惨叫出声。

“聒噪!”

我不耐烦的开口道,伸出一根手指头在东洋人脖颈附近的一个血位戳了一下,随后东洋人便叫不出声了,他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就如同被刀割一般疼痛,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东洋人发现自己怎么样也叫不出来,就如同声带被人毁了一般。

咔嚓!

我再次一脚踢到了东洋人的膝盖窝处,这一脚也极其用力,东洋人的小腿骨头竟然硬生生的被我给踢断了。

东洋人险些疼痛得快晕了过去,不过我可不会让他这么好过,这个东洋人既然如此阴险,就应该付出阴险该付出的代价。

东洋人失去了一条腿的支撑,只能躺在地上打滚。

此时的东洋人两只手臂以及一条腿都被我给彻底废掉了。我很清楚我下手的力量,就算是往里面打钢板估计都没有什么用了吧?

这也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当然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人。而且我也没有杀过人,不过我却有能力让东洋人生不如死,而且我也正在这样做。

“反正就只剩下一条腿了。干脆也废了得了。”我对着躺在地上的东洋人开口说道。

东洋人眼睛瞪得老大,拼命的对着我摇头,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

他可不想让自己成为四肢都废掉的残疾人,这样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那就是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呢。

然而我就如同没有看到东洋人此时的动作一般,面无表情的走到了东洋人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东洋人,在此时东洋人的眼中,我就是一头恶魔。

不对,应该是比恶魔更可怕的生物!

东洋人想要后退,可惜自己的两条手臂都被我彻底废掉了,想要借力都是一件有心无力的事情,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缓缓抬起了自己的脚。

“慢着!”

一个声音传来。打破了现场的宁静。

因为我的残忍手段,所有人都蒙住了。

没有人想到看起来还如此清秀估计连二十岁都没有满的我竟然会有着如此残忍的手段,动辄废掉别人的四肢,这样的人脾气也太过暴躁了吧?

不过想想刚才东洋人的所作所为,大家也觉得这是东洋人活该,要是换做别人,有这个机会估计早就将这个东洋人给干掉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将脑袋转过去,才发现说话的人竟然是王鉴然。

王鉴然此时很不想开口说话。不过台上那个东洋人是他的人,被我打成了这样王鉴然的脸面上本来就已经过不去了,如果我还要继续凌虐下去的话,到时候王鉴然岂不是会成为所有人眼中的笑话?

而且刚才王鉴然与方形闹得那么大,没有人那么蠢会想不到这个东洋人是王鉴然的人,如果王鉴然看着自己的人被别人如此虐待却不开腔。那么在场很多人都会觉得王鉴然这个人人品实在是太差,到时候谁还敢跟着王鉴然混?

搞不好王鉴然的名声还会因为这个而毁掉了。

对于王鉴然这样的人来说,以后没有人跟在王鉴然屁股后面,他还怎么端起自己的架子?

虽然王鉴然是京城王家的人,但是王家可不只有他一个,王鉴然可还有一个比他更出名的堂兄呢。

看着王鉴然这个时候出面说话。我的表情也变得玩味儿了起来,我的脚还悬在半空中没有落下,更没有收回去的意思,保持着这个动作对着王鉴然开口道:“有什么事情吗?”

“陈南,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残忍了吗?”王鉴然瞥了我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王鉴然的话,我差点笑出声。

“你觉得我残忍?”我对着王鉴然询问道。

“当然。”王鉴然说道。

“你脚下的这个人再怎样也是东洋人。你将他给打成这个样子,到时候他要是闹到大使馆,搞不好这会成为国际事件。陈南。有些事情可不是你想做就能够做的。”

“有些人可真是放屁的时候比说话还好听。”我还没有说话呢,另一边便冒出来了一个冷笑的声音。

唰!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了方形的身上,因为刚才的那句话便是方形说出来的。

“你……方形。你什么意思?”王鉴然不由得愤怒,被方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冷嘲热讽,话语还如此难听。王鉴然自然是忍不住。

“字面上的意思。”方形眯着眼笑到,看着王鉴然的眼神就如同在看待一个笑话。

“你说你刚刚到底是在放屁还是在说话?如果是放屁的话我们可以理解。”

听到方形的话,方形身后的那些公子哥就如同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大笑了起来。

看到方形等人的作态。王鉴然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难道我说的没有道理?”王鉴然反驳道。

“如果这件事情闹大了的话,恐怕琳琅天上是包不住的。”

“那又怎么样?”方形反问道。

“如果这件事情闹大,遭殃的是这个小鬼子以及他身后的人才对。要知道他刚刚可是杀了一个华夏人。东洋人都能杀华夏人了,华夏人打他几下出出气不行?还是说在王少你的眼里,东洋人就天生高人一等?”

“你……血口喷人!”王鉴然气得险些吐血,被方形扣上了这样的一顶帽子,王鉴然还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此时的王鉴然恨不得冲上去与方形大战个三百回合。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恶的人?

方形瞥了王鉴然一眼,再次冷笑道:“如果我是你,现在的我说什么都不会乱开腔,免得将自己给牵连进去。”

方形的威胁意思很明显,他这是在说明这件事情没完,而且他会揪着东洋人背后的那个人不放,也就是在针对王鉴然了。

王鉴然自然不会怕了方形,他们本来就是对手,以前各式各样的矛盾都有,也不差这一次。

王鉴然没有再看方形,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台上的我,毕竟我现在才是拥有生杀大权的那个人。

“陈南,我想你也不想将事情给闹得更大吧?这件事情就此揭过你觉得怎么样?”王鉴然再次对着我说到,语气之中竟然有求和的意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