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七章 疼!/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鉴然等人见占不到什么便宜就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王鉴然等人想要离开确实没有谁能够拦得住,就算是方形这个王鉴然的死对头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将王鉴然给拦下来不让别人走。

此时突然有人说出来了这样的一番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还想在这个时候将王鉴然给留下来?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说这句话的人竟然是还在台上的我。

方形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有些没有明白我的出招方式。

还真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家伙啊!

王鉴然脸色则更加阴沉了。刚才已经被我当着那么多人的无形打脸,王鉴然现在都感觉脸上还火辣辣的疼。感觉这个地方是待不下去了。

没想到我现在还一副不准备罢休的样子,我到底想要干什么?

“怎么?你难道还想要将我给留下来吗?”王鉴然眯着眼看着我开口道。

我微微笑了笑。缓缓从台上走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也跟着我移动。

原本我是想要直接从台上跳下去的,不过想着这样做实在是太傻了,不够帅气,也就放弃了这样的一个想法。

总算是走到了王鉴然等人的面前,我打量了王鉴然等人一番,这才缓缓开口道:“有些事情我还需要跟你们算清楚,王少就这么走了的话,我找谁算?”

“哦?什么事情?”王鉴然看着我询问道,他可不觉得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被我抓住了把柄,毕竟今天我们才是第一次见面。

我举起了右手,将手上刚才被我捡起来了的已经被割破了的衣服对着王鉴然晃了晃。开口道:“当然是这件事情。”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王鉴然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看看这衣服的开口处,如果刚才不是我反应及时的话。恐怕我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你觉得呢?”我指着衣服对着王鉴然说道。

王鉴然一副认真的样子观察了一番我手上的衣服。随后便了然的点头回答道:“不错,这位置找得很好。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难道王少觉得这没有关系?”我眯着眼开口道。

“这又不是我划破的,跟我哪来的关系?”王鉴然反问道。

“可是这是刚才那个东洋人划破的。”

“那你就去找那个东洋人吧。”王鉴然淡然的说道,一副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样子,心里却阴冷无比。

王鉴然看得出来,我这是要在他身上找麻烦了。

这让王鉴然心里冷笑,还没有人敢在他的身上找麻烦,就算是方形也没有过。我算是第一个了吧?

“我找过他了。”我回答道。

“既然如此,那么这件事情应该就这么过去了才对。”王鉴然笑着说道。

“我也祝陈兄弟报仇成功,不过我想我得回去了,我们下次再聊吧。”

说完王鉴然就要从我的身边走过去,不再跟我说话。

而我侧过去一步挡在了王鉴然的面前,不让王鉴然通过。

王鉴然的眼睛再一次眯了下来。打量着我开口道:“陈兄这是什么意思?”

“事情还没有搞清楚呢,我自然不能让王少先走了。”我笑着说道。

“那你就去搞清楚你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因为这件事情没有王少在场是弄不清楚的。”我回答道。

“哦?你是觉得你应该找我弄清楚这件事情吗?”

“我想我表达得已经很明显了不是吗?是王少一直在这里装疯卖傻。”

王鉴然的脸色一沉,看来我真的是要撕破脸皮了。

想到这里。王鉴然反而放弃了想要离开的心思,他倒是想要看看我怎么将事情牵扯到他的身上。

就算将王鉴然揪出来了又怎么样?难道我敢在这里对王鉴然动手吗?

王鉴然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所以倒不会怕了我。

“那你说说,这件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王鉴然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开口道。

我瞥了擂台方向一眼。再次对着王鉴然说道:“那个已经晕过去的东洋人你王少你的人吧?”

“嘿!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的人?”王鉴然冷笑着开口道,他当然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感觉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

“我猜的。”我笑着回答道。

王鉴然语塞,他没想到我竟然会给出这样的一个答案。让王鉴然都不知道该怎么接我的话了。

王鉴然想了想,随后白日便再次对着我说道:“陈兄是在跟我开玩笑吗?你猜他是我的人。就是我的人了?那你怎么不猜猜你身后的方少?”

方形见战火引到了自己身上,微微笑了笑开口道:“王少这就没有意思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而已,就算王少想要开脱。也不能将脏水泼在我的身上吧?”

“面前这位兄弟还想要将脏水泼在我身上呢,我也是仿效他的做法而已。”王鉴然冷笑着说道。

方形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他知道现在这是我在找王鉴然算账呢,如果方形参与得太多反而还会引起我的反感。

“我可是有理有据的。并不是胡乱泼脏水。”我对着面前的王鉴然开口道。

“哦?有理有据?把你的证据拿出来吧?”王鉴然对着我说道。

“刚才我们要开打的时候,我可是亲眼看见王少你的人与东洋人接触过,难道王少你要否认?”我说道。

王鉴然眼睛眯了下来,而王鉴然身后的一个公子哥脸色也有些差,他便是我所说的那个人。

“那又怎么样?这就能够证明东洋人是我的人了吗?”王鉴然再次开口道。

“这都不能证明?”我瞥了王鉴然一眼。

“那我听到他说的内容算不算?”

王鉴然不由得一愣,回头看了白楚一眼,难道这个蠢货说话竟然如此大声吗?

白楚直对着王鉴然打眼色,王鉴然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我开口道:“那你倒是说说你听到了什么内容?”

我眯着眼笑了笑,看着王鉴然身边的那个公子哥开口道:“他对那个东洋人说:我们王少说了,将那个小子给弄死,给你一百万报酬。”

听到我的话,全场人唰的一下便将目光转移到了白楚身上。

白楚的脸色也瞬间变得铁青无比,愤怒的指着我开口道:“你……你这是血口喷人!”

“我刚才确实听到了你所说的内容。”我瞥了白楚一眼开口道。

我当然没有听到,白楚刚才是附在东洋人耳朵旁边说的,声音那么小,再加上当时场中的环境如此嘈杂,就算是听力再好的人也不可能听得到吧?

不过我也大概能够猜得到他们交谈的是什么内容,不就是编吗?反正编瞎话又不要钱,在这方面我可是高手。

“你放屁!我怎么可能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你这是栽赃诬蔑!”白楚指着我气得手指都在发抖。

“是吗?那你倒是说说你刚才凑在东洋人耳朵边说了些什么?”我看着白楚询问道。

白楚闻言一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这个问题了。

他确实说过类似的话,不过白楚也能够明白我这是在瞎编,但是白楚总不能将自己刚才所说的话给说出来吧?真这样做的话,白楚那就是上当了。

“怎么?说不出来了?”我冷漠的看着面前的白楚开口道。

“我……”白楚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白楚总不能说自己刚才只是在跟东洋人唠嗑吧?谁会相信啊?

“或许白楚只是想要提醒一下那个东洋人而已。”王鉴然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