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假酒!/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话,少年不由得一愣,竟然还觉得我所说的话听有道理,他想要反驳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反驳。

看到我脸上的笑意,少年这才明白我这就是在逗他玩呢。

这让少年心里再次一气,当即就要对着我骂出口。

“够了!”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道。虽然语气并不是很重,不过我还是能够听得出来这个中年男人语气中的不容否决,看得出来这个中年男人是一个控制欲望极强的人,这样的人并不喜欢看到有什么事情超出自己的想象。

少年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没有再说话,不过看着我的目光之中憎恨的情绪也更浓厚了。

这让我再次无奈的摸了摸鼻子。没想到无缘无故的又被一个人给惦记上了,这可真不是一个什么让人觉得兴奋的结果。

中年男人瞥了我一眼,对着我说道:“年轻人,我觉得这件事情你应该跟我们道个歉,毕竟你养的狗无缘无故的咬人,你身为狗的主人,难道不该这样做?”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我心里不由得好笑。

我以为刚才中年男人开口说话是不想再让我们继续争论下去了呢,敢情这个中年男人还是想要让我给个说法啊。

“真的是无缘无故咬人吗?”我笑眯眯的看着中年男人一眼。

中年男人诧异的看了看我,心里有些疑惑。

难道我就真的不畏惧自己吗?

中年男人有些想不通。他很明白自己身体周围一直围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上位者的气息,这样的气息估计让普通人都无法跟他直视。而中年男人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

没想到在遇上我这样的一个年轻人之后,这样的情况竟然发生了改变。这个村子里的人就算不明白他的身份,那些村民们对他都是敬而远之的,而我却就如同一个初生牛犊一般,丝毫不畏惧。

难道我并没有感觉到这一点?

中年男人仔细想了想,也没有想出什么名堂来。

“难道不是?”中年男人皱着眉头反问道。

“既然我们家土豆都是无缘无故的咬人,为什么在咬人的当时你们没有去找我爷爷讨要个说法。反而过了好几个月了,你们将这件事情算在了我的身上?”

“你是狗主人。”中年男人回答道。

“我爷爷也是。”我笑眯眯的说道。

中年男人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他很不喜我脸上这种笑容。

在中年男人的认知里,这样的笑容只有在与他打过交道的那些老狐狸脸上才会出现。为什么会如此不合理的出现在我这样的一个年轻人的脸上?这让中年男人觉得有些不符合常理。

“你……”中年男人还想再说什么。

“行了!”李老头子终于开口了,直接打断了中年男人的话。

“不是就这么点事儿吗?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们也好意思再次提出来?你们不要这个脸,老头子我还要这个脸呢。”

听到李老头子的话。中年男人心里很是不舒服,不过对方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岳父,他还真不好指责什么。

“来小子你过来。”李老头子对着我招了招手说道。

我哦了一声,随后便跟了上去。

“给我带什么过来了?”老爷子对着我笑着开口询问道。似乎刚才的事情就如同没有发生过一般。

我这才反应了过来,将自己手里的两瓶茅台递到了老爷子的面前开口道:“给老爷子你带了两瓶酒过来。”

老爷子接过我手里的酒。嘿嘿笑道:“不错不错,你小子也知道我好这一口啊。不过我还是喜欢你们家老爷子自己酿的花酒和米酒。这老头子也不知道是怎么酿的,让他教我这个小气的老头子死活不愿意。啥时候你给我弄点过来。”

我笑着答应了下来,不过心里却郁闷不已。

我刚刚跟家里老爷子谈话的时候就提过这个意见,我说送两瓶茅台算什么诚意?老爷子就该将他酿的花酒拿出来一点分给李老头子。

结果老爷子死活不同意,还惦记着李老头子悔他棋的事情呢,让我送两瓶茅台意思意思就行。

没想到这个李老头子倒是一直惦记着爷爷酿的酒,要是爷爷舍得将自己的宝贝贡献出来一些的话,估计我还能有很大成功的几率将李老头子的那盆五色兰给弄到手。

而这个时候一旁的中年男人脸色就再次不好看了起来。他来这里的时候,也是送的茅台,不过这老头子看都不看一眼,到现在那几瓶茅台酒都还没有动呢。

而我送的酒老爷子竟然还如此高兴。这待遇相差也太大了吧?

好歹自己也是老头子的女婿,我什么都不是,为什么会如此的不一样?这让中年男人越想越想不通。

不过中年男人也似乎发现了我送的那几瓶茅台酒不对的地方,瞥了我一眼开口道:“这茅台酒。似乎有些不对吧?”

茅台酒对于普通人来说,也算是非常贵的酒了。一般确实是拿来当作礼物送的。

不过这样贵重的礼物,都是要让别人帮自己办事情的时候才送出去的。

在中年男人的眼里,我就是一个穷小子而已,在这样的一个村子里生存的人,能有多大的本事?

而我就是随便串个门就直接送出两瓶茅台酒,这得是有多大的手笔?

而且中年男人也是一个懂酒的人,他对茅台酒这个东西还是非常有研究的,我送出去的你两瓶茅台酒包装都不一样,至少中年男人确认市面上确实没有过这种包装的茅台。

中年男人心里甚至在想,我送出来的该不会是什么假酒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真是有趣了。

“哦?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我询问道。

“当然有。”中年男人点头。

“我可没有看见过这个市面上有这种包装的茅台酒,你这是从点地方买来的?”

“这可不是买来的。”我微微笑了笑。

“这是我小姨从别的地方弄来的,据说是什么特供的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特供?

听到这两个字,中年男人再次笑了起来。

如果是特供这种包装中年男人没有见过确实不稀奇,毕竟特供酒都是给那些有身份的人量身定做的,不可能出现在市面上。

而我却说这两瓶酒是特供的,这就让中年男人有些忍不住了。

就我这样的一个穷小子,估计连一瓶普通茅台酒都买不起,还能搞来特供的?这不是吹牛吗?

“那我得提醒你一下,你可能是上当受骗了。”中年男人并没有直接说出我这是假酒,而是一副为我好的样子开口道。

我哪能不明白中年男人心里在想些什么?心里也觉得有趣得不行,对着中年男人说道:“哦?我不是很清楚,你能跟我解释一下吗?”

“市面上根本不可能有什么特供茅台卖,如果你是从别的地方买来的话,那肯定是假酒。”中年男人再次解释道。

“听上去确实如此。”我点了点头。

“不过……我想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这并不是买来的,而是我小姨从别的地方拿来的。”

“从什么地方拿来的?”中年男人再次询问。

“我哪里知道?”我瞥了中年男人一眼。

“我对这件事情又不是很在意,估计也是从特殊渠道拿到的吧,我没有去了解过。”

听到我的话,中年男人再次笑了起来。

特殊渠道?

倒是有这样的渠道,但是这样的渠道可不是对谁都能够开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