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小姨的!/爱上野玫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我的话,不仅仅是中年男人愣住了,就连李淑华以及那个少年也愣住了,倒是李老头子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时不时的还摸摸自己的胡子。

我从进门以来,一直都表现得很是有礼貌的样子,即使中年男人如此的咄咄逼人,换作其他人估计早就气得离开了,而我还是很风轻云淡的应付着。

没想到我竟然还会说出如此富有攻击性的一番话。这是众人没有想到的。

中年男人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心想我这难道是在看不起他不成?要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想得太多了,我不说我见识有多广。不过对于茅台酒这一块,我也算是很了解了,是不是特供以及是不是假酒。我当然能够分辨得出来。”中年男人暗自压抑住自己内心的不悦,对着我开口道。

我这才一副放下了心来的样子,对着中年男人开口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只希望叔叔你要做到公正啊,毕竟品尝酒的人是你,是不是特供茅台也是你说了算的。”

中年男人直接不屑的笑出了声,我的意思中年男人听得很清楚,我这完全是在质疑他的人品,这让中年男人心里很是不爽。

不过中年男人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刚才中年男人才质疑过我的人品,现在自己若是跳出来喊冤的话,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

“放心吧,是不是假酒,难道我还会给你留这样的一个面子不成?”中年男人冷笑着说道。

我再次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示意中年男人可以开始了。

中年男人再次瞥了我一眼,目光中虽然带着不屑,不过中年男人心里也有些疑惑。

难道我就没有其他理由与借口了吗?就不怕自己真的拆穿真相?

还是说我现在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或者说……自己手上的确实是特供茅台酒?

心里冒出这样的一个想法。中年男人自己都觉得这个想法实在是可笑到了极点。

我这样的一个穷小子,又怎么可能拿得出来真正的茅台酒呢?而且还是那种真正有身份的人才能够喝得到的特供酒?

中年男人也没有再多想,拿起手里的酒瓶仔细观摩了一番。

酒瓶看起来很是简朴。也没有多余的字样,从外观上来看,倒是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来。

中年男人从桌子上取来了一个杯子。打开酒瓶子便要给自己倒上一小杯,然后彻底拆穿我的谎言。

瓶子刚打开中年男人心里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酒香……似乎确实是茅台啊。

现在的假酒造假工艺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吗?连酒香都能够做到这一步?

中年男人心里再次想到,酒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真正的酒是品出来的,而不是闻出来的。

这么想着呢,中年男人心里也放松了下来,给自己倒上了一小杯。

中年男人再次仔细闻了闻,没有闻出什么来,这才抿了一口。

而这个时候。中年男人的脸色瞬间就发生了变化。

这……怎么可能?

这真的是特供茅台酒?

中年男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对茅台酒确实有着很深的了解,他也是爱酒之人。这个茅台便是他的最爱之一。

中年男人不知道喝过多少的茅台酒,他自己的都数不清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中年男人才会自信的说他确实能够分辨出真假茅台酒。

而特供的茅台酒中年男人不是没喝过,喝过一两次,都是在很多年前陪他的领导喝的,这样的酒他可没有什么机会拿到。

特供茅台酒与普通茅台酒确实有着细微的不一样的差别,因为对茅台酒的喜爱,中年男人在喝特供酒的时候便直接将其中的那细微的差别给记在了心里,这么多年来,中年男人也一直记得很清楚。

中年男人如今虽然做到了一定的地步,不过想要弄到这样的特供酒对他来说确实也算得上是一件难事了,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有钱就能够办得到的,就算是再有钱,弄到的也肯定是假酒无疑,因为中年男人上过很多次当。

然而这一次,中年男人竟然再次品尝到了他多年以前尝过的味道,如果不是对自己的味蕾很自信,中年男人甚至都在想自己是不是舌头出问题了。

这……怎么可能会是真正的特供茅台?

虽然其中的一些特点与自己以前喝过的特供酒大不相同,但是要知道这是特供酒,是专门为一些人的口味量身订做的,有不同的地方很正常。

而且其他地方是不可能做假的。中年男人对自己这方面有着足够的自信。

那也就是说……自己手里的这瓶酒,确实是很合格的特供茅台酒!

“爸,怎么样?这是不是假酒?如果是的话。我们快将这个人给赶出去!”少年也有些等不及了,对着自己的父亲开口道。

少年当然很是乐意看到我的‘谎言’被拆穿的,平时在自己的父亲身边待久了,少年也知道特供茅台酒不是什么人就能够随随便便拿出来的,而我这样的一个穷乡僻壤的小子竟然能够拿得出来,这不是在开玩笑吗?

所以少年已经认定我拿来的是假酒了。他很想看到我被撵出去的样子。

“小一!”李淑华瞪了自己的孩子一眼,示意他不要乱说什么。

不过李淑华也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丈夫,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一个表情。不会他品尝到的是真货吧?这怎么可能?

李淑华对我们老陈家也算是很了解了,我爷爷确实是一个奇人,不过在这穷乡僻壤的。我们家看上去又没有什么大人物的亲戚,又怎么可能会拿出来这样的好酒来呢?

中年男人没有说话,就如同没有听到自己妻子孩子的声音一般。

中年男人再次瞥了我一眼。此时他的脸色已经渐渐的有些难看了起来。

而中年男人心里还是有些不相信,我这样的一个年轻人,怎么可能会拥有这样的特供茅台酒?他怎么求都求不到的东西。竟然被我随手拿来送人,这样的差距也太大了吧?

就算是有这样的差距,那么应该是换过来的才对,怎么自己还比不上一个年轻人了?

这么想着呢,中年男人便再次喝了一口,这次中年男人直接将杯中的那些酒都给喝进了肚子。

然而结果并没有任何改变,或者说有改变的结果,那就是中年男人更加确认自己手中的这瓶确实是很正宗的特供茅台酒!

中年男人身边的少年已经等不急了,对着自己的父亲开口道:“爸,你快说啊,这到底是什么酒?”

“闭嘴!”中年男人突然转过头,吼了自己的儿子一句。

少年愣住了,他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父亲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发脾气?难道自己说错什么话了吗?

在少年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说错话的时候,中年男人拿着手里的茅台酒走到了我的面前,再次打量了我一番。

不过这次中年男人眼里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轻蔑以及那仿佛与生俱来的高高在上,更多的是疑惑与畏惧。

“这酒,你是从什么地方拿来的?”中年男人想了想,随后便直接问出了口。

我微微笑了笑,对着中年男人回答道:“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吧?这瓶酒可不是我拿来的,是我小姨拿到的。”

“你小姨……是做什么的?”中年男人此时不得不重视了。

能够拿到这样的特供酒,甚至只是用来串门随手送出去的人,得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