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扎根于西域/乱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崔胤象征性的宣读了天子诏书,诏书中对秦晋等人在西域的功绩给予了极高的肯定,同时并各有加封晋级。

当然,此时的天子诏书已经和那位躺在病榻上多年的李亨没有半分关系了,这是政事堂的几位宰相在商量之后共同起草颁布的。

自打重开丞相府以后,相府属吏的触手便伸向了各大军政事务,朝官的权力也进一步被削弱,甚至连百官之首的几位宰相,其权力都被极大的削弱。

事实上,被秦晋重用并留在宰相位置上的宰相,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历经三朝不倒的韦见素,另一个则是新近崛起的第五琦。

两个人前者深谙权谋之道,平衡官场各方势力无出其右,后者最擅长财计,在短短一年间,竟使得穷困至极的长安府库扭亏为盈。

所以,秦晋用这两个人是有道理的,而且即便在重开相府之后,依旧给了他们不小的权力。

这封封赏诏书正是韦见素与第五琦投桃报李的表现。

而崔胤在交出诏书以后直接向秦晋表示,自己此番来到西域,短时间内就不打算回去了,大丈夫建功立业,投军效力才是根本。

秦晋笑着赞道:

“读书人如果都如三郎一般心志,这天下何愁不尽归我大唐所有呢?”

这话说的令所有人精神一震,大唐自高祖至太宗到了玄宗之后,基本就已经停止了扩张,曾经的天可汗威信也远不如太宗时代。尤其在经历了安禄山和史思明之乱以后,更是威信扫地。

现在,秦晋的志向显然不仅仅是恢复昔日的荣光,开拓西域,扩地万里,大唐天威已经广布到了从前历朝历代都不曾波及到的地方。

“丞相威武!下吏愿为丞相效死!”

崔胤不是死脑筋,自然而然的表达流露了效忠之心。

在这种山高皇帝远的地方,不论是谁都只知道有丞相而不知道有天子,如果不向秦晋效忠又向谁效忠呢?

秦晋将一揖到地的崔胤扶起来,叮嘱道:

“神武军即将平定呼罗珊,如果三郎能招呼更多的族人子弟到这里来为官,想必三十年后,夷狄亦可入中国了!”

这番话是崔胤万万没想到的,在来到西域见秦晋之前,他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上马杀敌,下马杀敌。现在突然间就有些蒙住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丞相,丞相莫非要长久经营西域?”

一旁的清虚子道:

“如果不长久经营,废了九牛二虎力气才打下来的土地,难道要拱手让人吗?”

崔胤连忙摆手道:

“不不不,下吏的意思是,丞相莫非要在西域建立军州,如中原一般?”

秦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军州是要建立的,不过也不能和中原一概而论,这里毕竟民族宗教迥异于大唐,还要因地制宜才是!”

至此,崔胤就像发现了宝藏一般,博陵崔氏虽然是世家大族,但旁系支脉很多,不得志的子弟更是多如牛毛,如果他们当真能响应丞相的号召,也不失为广大门楣的一条路。

“下吏以为,如果丞相能够广发求贤令,响应者一定甚众!”

秦晋与崔胤一直交谈到深夜,以世家大族旁系支脉填充到西域和天竺新开拓的土地上以巩固唐朝在地方的统治,这种想法早在翻越葱岭之初就已经产生了。

在遥远的西域,朝廷的武力若要持久,没有地方大族的支持是万万不能的,而当地的大家族又都是异族,唐朝强盛时固然会锦上添花,可要让他们雪中送炭,可就未必了。

只有同为华夏之人,才会荣辱与共。

崔胤果然是聪明人,当即就明白了秦晋的意图,并表示,自己可去信家中,将几个兄弟一并招至西域,并保证他们都是愿意的。

“去岁年底,丞相府就发布文告,征募贤良士人到安西去,最初所有人都以为这是苦差事没有人愿意应募……”

说到这里,崔胤尴尬一笑。

“下吏虽然心动,却也不知道内情究竟如何,便讨了这旁人都不愿意的差事来,到远隔万里的西域宣读诏书!”

秦晋听罢,不以为意的笑道:

“能吃得翻山越岭的艰苦,到这万里之遥的西域,便是我大唐好男儿!”

他不会轻易的封官许诺,比如崔胤这么年轻又缺乏经验的人,就必须先历练一番,然后再根据他的才能定夺职司。

至于官阶,倒不会吝啬,只要肯来的,都是正五品上起步,至于能捞到何种职司,则需要看具体的表现了。

“丞相,下吏何时有幸可到战场前沿去,一睹我大唐天兵的英姿风采呢?”

大唐男子生性都是好武的,崔胤虽然自开蒙是就从文,但提起金戈铁马,就是一阵阵抑制不住的热血沸腾。

从戈尔干连夜赶回来,秦晋已经有些疲惫,当然不可能再这么急匆匆的赶回去。

开战的时候还没到,既然回到了作为后方的希尔凡,便还有几桩举措需要亲自监督并落实下去,算下来至少也需要耗费三天的光景。

当崔胤听说还要三天以后才能赶到戈尔干的阵前,不免有几分失望。

人往往就是这样,越是近在眼前便越是着急,哪怕只等上三天光景,也急的抓耳挠腮。

次日一早,秦晋接见了被委以希尔凡城主职司的一名神武军军将。

此人曾经在神武军学堂做过教官,名为葛宏业。

葛宏业作为领兵的军将,并没有过人的天赋,但却有个过人的长处,那就是稳重谨慎。

稳重谨慎在战场上,有时候会因为过于保守而显得胆怯,但用来处置地方军政事务,则再合适不过。

神武军所过之处,不仅仅是简单的征服,每过一地一城,秦晋都会亲自任命出身自神武的军官作为掌管军政权力的官吏。

他们不仅承担着巩固地方的责任,而且还要时时清理维护着神武军的后路。

因为自打越过葱岭以后,神武军就已经等同于孤军深入,只有维护周全后路,才能做到进可攻退可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