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我怎么可能爱上他/律政总裁:老婆请撤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傻孩子,别说瞎话,帅叔叔不稀罕妈咪的爱,妈咪的爱,只属于球球的。”颜宝儿清眸泛起了一片迷茫神色,只要想起段夜殇那张宛如千年寒冰的俊脸,她就会感觉到被一阵寒气笼罩着!

他太危险了,她根本不想也不敢靠近他!

而且,他恨不得撕了她,又怎么会要她的爱?

站在窗前的段夜殇,将她说的每一字甚至是连她的呼吸都听进耳里,冷眸浮现一抹寒洌逼人的光芒。

以她那种水~性~杨花性子的女人,真正爱着的男人,又有几个?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洗去了铅华,过起了平淡如水的生活?

既然是这样,她前段时间,为何要到欧洲,而且再一次深深地刺伤着段夜凯?

那时候,他正好出差不在欧洲,所以方才让颜宝儿有机可趁,再次对段夜凯做出了伤害!

五年前,他放过这个女人,为何她却要将他的话当做耳边风,反而还去招惹段夜凯?

这一次,说什么,他都要让她受到惩罚,如果不是,她也许还会再次伤害到段夜凯!

颜宝儿好不容易哄儿子入睡,她也感到脑袋沉沉的,被困意侵蚀。

可是她想起段夜殇的话,如果她的儿子入睡了,她就必须回到他的房间,守着他。

一想起他那张臭得要命的臭脸,她睡意顿时被驱散了不少。

颜宝儿下楼梯的转角处,与一抹白色的高大身影相撞在一起。

“对不起!”颜宝儿撞到人,头也没抬起来,连忙道歉着。

“宝儿?”一道清冽的嗓音在她的头顶盘旋着,她循声望去,借着灯光看清了对方的脸容,微笑道:“楚医生,你值班吗?”

“嗯,你呢?球球睡了吗?”楚斯寒清澈的双眸,染着一丝的柔光,安静地看着她疲倦的侧脸。

“球球睡了,楚医生你注意身子。”颜宝儿对楚斯寒产生某种欣赏与敬佩的情愫。

楚斯寒有着宏厚的背景,他根本不需要出来受这种苦的。

可是他却放下了贵公子的生活,穿起了大马褂,站在前线,救死护伤。

楚斯寒对每一个人都是温柔谦虚,而不像某一个霸王龙,尽是做着一些让人头痛甚至是感到奔溃的事情。

“宝儿,你去哪儿?还不休息吗?”楚斯寒没想到刚做完手术,会遇到她,他因为对她有着特殊的感觉,所以爱屋及乌,手术一结束,他就过来看颜小球了。

“段夜殇他住院了,我得去照顾他。”颜宝儿不敢说得太大声,因为她生怕弄醒了段夜殇,他一醒来,她肯定又要被折磨了。

“他住院了?”楚斯寒突然皱眉,凝声问道。

“是,他就住在301病房。”她脸色也不太好看,疲倦以及对段夜殇的歉意,全都表现在小脸上了。

“他要你守着他过夜?”楚斯寒深蹙眉头,对于段夜殇这种行为,深深地感到鄙视!

他平时怎么闹也就够了,现在都大半夜了,还让不让颜宝儿休息?

人是肉做的,入了夜身子都会自然地进入休眠,更何况颜宝儿还是一个弱女子。

“楚医生,是我害得他犯病的,他身子没好起来,我都有责任照顾他。”颜宝儿抬眸,看到了楚斯寒眼眸的怒火,她及时地拉住他,“很晚了,我不打扰你巡查了,楚医生,你虽然是医生,但是也要注意休息啊。”

“别光顾着说我,你自己也要注意身子。如果段夜殇要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楚斯寒将她脸上的疲倦纳入眼底,温柔地对她说道,他温柔的眸光,停落在被她一双小手儿轻握着的手臂,唇角微微扬起一抹浅笑。

“嗯!谢谢你!”颜宝儿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忙放开握着他手臂的双手,脸儿上染起了一丝的尴尬。

楚斯寒讪笑一声,双手情不自禁地抬起来,将她垂落在脸颊上的发丝,别在脑后。

如此亲昵的动作,让颜宝儿的心跳忽然加速地跳动!

颜宝儿抬眸望去的时候,却看到有一抹被灯光拉长的身影一闪而过。

待她想要再看清一点的时候,却发现拿到黑影停留的地方,散发着一股寒气。

那寒气,宛如是从某人身上散发出来一般,这教她身子没由来地一颤。

“楚医生,不打扰你了!”她说罢,慌忙地逃开,她站在段夜殇的病房门前,深吸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扭开门把。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漆黑色!

仅借着清寒微弱的月光,她目光落在了病chuang上,却不见段夜殇的身影。

她心口一紧,难道刚才不是她的错觉,那抹黑影真的是段夜殇的?

也是啊,这里是高级VIP,像他那么狂拽的人住进来,肯定是需要清净,这一层除了他之外,便没有其他人住进来了。

颜宝儿忽然觉得一阵寒意袭面而来,还未待她有任何反应,漆黑的房间,顿时亮了起来,突如其来刺眼的灯光,刺得她用手挡住了双目,半晌后睁开双眸,看着眼前的男人。

“段夜殇,你……你怎么还不睡?”颜宝儿惨白着脸儿,淡淡地问道。

“颜宝儿,你翅膀硬了是吗?刚才和谁聊得那么入神,我要是欺负你了,就告诉楚斯寒,让他来保护你是吗?”他阴鸷的黑眸,清冷得宛如窗外的黑夜一样肃杀!

“段夜殇,我没有!你别血口喷人!我和他只不过是刚好碰到的!”她凝起了眉头,瞪着他那张死寂的俊脸,心生寒意。

“我别血口喷人?刚才谁急巴巴地伸手去抓着楚斯寒的手臂?”他冷冽的嗓音带着一声的醋劲,深邃的眸子透着一丝的猩红,脸色沉了下来!

“还是说,你爱上楚斯寒那小子了?”

他透过对面的玻璃窗,清晰地看到她站在高楚斯寒两级的阶梯上,握过他颈脖的小手儿,却缠上了另一个男人的手臂上!

这一幕,他看得黑眸里的光芒,越发的黯然,甚至是隐约地浮现着暴风雨前夕的平静!

言毕,段夜殇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墙壁上,猩红的眸子里,折射出丝丝寒意,直逼着她。

“段、段夜殇……”颜宝儿后背抵在冰冷的门板上,满眼惊惶地看着他,一双小手,抵拒在他的xiong脯前,颤声解释说道,“我和楚斯寒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对他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他是我儿子的主治医生,是颜安然的未婚夫,我怎么可能爱上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