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不再当炮灰/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终,向来跑步成绩在前十名的冯英英竟然没有准点到达,反而向来做垫底的聂然居然破天荒的踩点到达!

两者的一个对比,无形间更加衬托出了冯英英的失败。

于是当她走到方亮面前时,方亮冷着脸说道:“冯英英你没有准时到达,按照你自己说的再罚三公里,马上执行!”

感觉到自己脚踝微微的刺痛感,冯英英解释道:“那不是我说的,是聂然她……”

方亮厉声地掐断了她的解释,“作为军人居然出尔反尔,再罚两公里!一共五公里,你陪着聂然一起去跑!”

冯英英看了看眼前教官那张寒气逼人的脸,想到上次因为顶嘴而罚跑的五公里,最终她咬了咬牙跟了过去。

冯英英愤怒地跑到了聂然的身边,她咬牙切齿地道:“长本事了,敢算计我?”

聂然笑了笑,象是无所谓地样子道:“一个人跑多寂寞,怎么着也要找个人陪。”

“找人陪?呵,你也不好好想想,这陪的代价你承受得起吗!”

她的话里带着满满的威胁,要是以前的聂然听到这种话肯定吓得双眼通红的对自己说对不起,但……此聂然非彼聂然。

只见她仰头四十五度角,感叹了一句:“或许真如你所说,我脑子被水泡坏了。”

冯英英只觉得自己被噎得肺疼,“你!”

她觉得在和聂然说下去,只会拉低自己的智商!

急忙加快速度往前跑去。

“喂,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反正你肯定不会是最后一名。”

身后聂然的话就象是戳到了冯英英的软肋一样,想她向来都跑在前十名,什么时候会落到最后一名过。

冯英英转过头狠狠地剜了聂然一眼,随后再次加快了速度,想要离她远点。

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这聂然今天好像脑子真坏了一样,总是在她身后紧咬着不放,这使得她更为的恼火了起来。

冯英英拼尽了全力往前跑去,浑然不顾自己脚上还在隐隐作痛的伤。

直到跑完后,她站在原地喘息地望着被自己甩出了一大截的聂然,得意地扬起了笑。

但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脚上原先隐隐的疼痛现在变得有些难以忍受了起来,甚至整个脚掌不能落地。

她蹲在地上脱下了鞋袜,只见自己的脚踝已经肿的像馒头一样大了,整个皮肤呈现出了可怕的黑紫色。

“我记得你上次好像被我扭过脚吧,现在又崴了脚的拼命跑,伤上加伤,你确定接下来的训练你还能参加?”不知何时已经跑完全程的聂然走到了她身边,看着她的脚,凉凉地问。

冯英英此时此刻就是再蠢也明白了过来,她眼里充满的愤恨:“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算好的!想让我不能参加接下来的训练,是不是?!”

还真不是!聂然原本是想直接废了她一只脚的,可奈何这身体不给力,总是没办法超过她,不然的话更加激起她的胜负欲,让她跑的更快,脚残的更厉害。

“怎么回事?”方亮在远处看到冯英英倒在地上,于是走了过来。

聂然站直了身体,说道:“报告教官,冯英英的脚踝肿了。”

方亮看了眼冯英英的脚,的确肿得吓人,他皱了皱眉:“不能跑就不要逞强,军人的质量是勇敢坚强和执着,而不是故作坚强的偏执。如果在战斗场上这样的不冷静,还怎么打胜仗。”

冯英英吃了哑巴亏,只能低着头抱歉道:“对……对不起……”

最后她被别人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出了营地。

聂然随后进了队伍,却在不经意间和李骁对视了一眼,那冷傲的双眸平静如水,没有一丝波澜。

“冯英英真倒霉啊。”

“可不是,肯定是被聂然的霉气沾身上了。”

方亮听到人群里有细微的声音后,怒喝了一声:“谁在说话,给我站出来!”

瞬间,全场寂静。

“我再说一遍,谁在说话给我站出来!”

依然静寂无声,无人出列。

“没人出来是不是?那行,那你们今天就给我站军姿,站到有人愿意出来为止!”

时间慢慢的流失。

八月的太阳毒辣的要人命,感觉象是被丢在了烤架上,更何况她们已经站了整个上午,眼看着要到中午了,也没有看见有谁要站出来。

一个个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不说,还被那些正打算去吃饭的班免费观赏,真是丢死人了!

她们的眼神渐渐地开始转移到了聂然的身上,因为她们在私底下都和聂然“商量”过,只要一有这种事情,就让她自动站出来,这样也免去全班被罚,算是为班级做好事。

于是向来胆小的聂然就这样变成了炮灰。

“怎么,还没有人站出来是不是?那好,你们要和我耗,我奉陪!”

方亮走到阴凉处,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那群人的眼睛瞟得都快抽筋了,可聂然就象是瞎了一样,不为所动的目视着前方。

一个小时过去了……

“教官,我不行了。”

“忍着!”

两个小时过去了……

“教官,我也不行了。”

“憋着!”

终于队伍里陆陆续续地有人倒了下去,每次有人倒地发出的沉闷声音,就象是锤子敲击在心里似得,让人开始动摇了起来。

“都给我站好!总之没人愿意站出来,你们就给我站到死为止!”

方亮响亮而严厉的声音顿时让这群女兵挺了挺已经僵得发麻的背脊骨。

终于,太阳渐渐西沉,期间不断的有人倒下、拖走,渐渐地操场上只剩下聂然、李骁几个人站在原地,动也不动。

其中最让人想不到的就是聂然居然会坚持到现在!

因为班级里大部分的人都是军校毕业的为多,其中包括李骁冯英英等,而聂然却是高中毕业后进来的,没体力没能力更没胆量,典型的三无产品。

可她却站到现在,即使背后的衣服已经湿透了,也不曾晃动过一下,这让剩下的人不禁咬着牙坚持。

一时间,气氛有些胶着了起来。

李骁瞥了眼不远处的聂然,笔挺的身体,双紧贴裤边,这是最标准的站姿,连续站了几乎八个小时还能这样气定神闲。

这……真的是那个胆小懦弱,一吼就哭的聂然?

终于又过了十几分钟,有人坚持不住,坦白地道:“教官,是我。”

“还有我。”

方亮站到了那两个人面前,冷冷地道:“很好!就因为你们两个,你们班的人在太阳底下暴晒一天,你们两个三公里,现在、立刻、马上执行!”

那两个人恨恨地看了一眼依然站在那里的聂然,接着认命地接受了惩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