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来个下马威/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寝室后那群人全部瘫倒在床上,连脚趾头都不想动一下,浑身酸疼又累又饿。

反倒是已经在医务室配好药在寝室里休息了一下午的冯英英看到她们七八点才回来,不禁好奇地问:“你们怎么那么晚才回来?”

陈洛瞟了眼不远处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去洗澡的聂然,不阴不阳地道:“还不是因为有人今天出尔反尔不愿意站出来,害得我们全班罚站。”

冯英英皱着眉头刚想问这话是什么意思,结果就看到两个同班的人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脸上满是愤怒地质问道:“聂然,当初你既然答应下来有事你抗,为什么今天不站出来。”

瞬间,同寝室的几个人纷纷附和了起来:“就是啊,害得我们连一口饭都没吃到。”

“真是太过分了。”

可聂然象是没听到一样,依然自顾自地找好了牙刷毛巾以及洗脸盆。

“你倒是说话啊!”有了众人的附和,被罚跑了三公里的两个人更为嚣张了,“我们这么多人给你使眼色你为什么没看到,是瞎了吗?”

说着,手伸过去就推了聂然一把。

顿时她手上的牙刷杯哐当一声摔在了地上,发出了好大的声响。

聂然猛的抬头,一个无比犀利的眼刀甩了过去,瞪得那两个人背脊发凉。

她放下手里的洗脸盆,转身一步步地向她们逼近,冷笑着问:“是我在队伍里窃窃私语害你们罚站的吗?不是!是我下命令让你们罚站的吗?不是!是我害得你们没饭吃的吗?也不是!那真是奇怪了,既然都不是,那你们有什么资格来指责一个从都站到尾而且还没有倒下休息过的人!”

她的语气咄咄逼人,虽是在笑,可眼底却冒着冷锐的寒,让那两个人禁不住往后退了几步。

“可你当初……明明答应的。”

她嘲讽地很哼笑了一声,“答应?一群人站在我面前和我说以后班里出问题要主动勇敢站出来,不然有的是办法关照我。你说如果你是我,你是答应不答应呢?”

“我……”那两个人面面相觑的看了眼对方。

“说实话我都开始怀疑你们压根不是什么军人,而是流氓。”

这一句流氓让这些高端学府毕业的人有些怒了,说是抱团取暖以多欺少也就算了,居然说她们是流氓?!

那种不上台面的字眼怎么能用来形容她们!

果然,冯英英立刻瘸着脚走了过来,怒声道:“你说什么?”

她斜睨了冯英英一眼:“听不懂人话?”

“我看你在病房里休息了几天,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是不是?”冯英英指着她的鼻子就开骂了起来。

聂然冷冷地瞅了眼她那只快要戳到自己鼻尖上的那根手指,声音不高不低,“冯英英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刚扭伤了脚,现在又想尝尝手骨折的滋味了是不是。”

冯英英被她那股子的狂傲和嚣张气得怒火中烧,想到自己的脚就是拜她所赐,更是火冒三丈。

“你说什么?!”

她指着聂然的鼻子就冲了过去。

一直在整理洗漱用品的李骁看到后,大喊了她一声名字:“冯英英!”

可惜还没来得及回神,冯英英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被一个力道给握紧,紧接着就听到自己手臂上传来“咔擦”一声的清脆响声。

李骁看到她霸道而猛烈的手法,不由得微瞠了下眼眸。

“啊——!我的手,我的手!”冯英英原本一只脚就不能着地,失去了平衡能力加上手上传来剧烈的疼痛,让她瞬间倒在地上,捂着手臂翻滚了起来。

陈洛大声质问道:“你在干什么!”

聂然耸了耸肩,无谓道:“给点教训而已。”

同寝室里的几个人看到她这样肆无忌惮,害怕之余更多的是气愤。

“聂然你太过分了,居然打伤队友!”

“我要告诉教官去!”

“是啊,太过分了,我们现在就去报告给教官。”

说完陈洛领着一行人就打算往门外走去。

聂然不慌不忙地斜靠在自己的床边,双手环胸地望着地上已经疼得脸色苍白的冯英英。

“去吧,我倒要看看一个区区扭伤手,和训练期间恶意按着队友的头在水里,导致队友差点溺亡,哪个事情更严重。”

果然,冯英英身体轻震,脸上满是惧意。

陈洛是知情人,她听到聂然这样一说,原本的气焰立刻灭了。

那群人看她这般悠然自得的样子,又看看冯英英的神情,基本上也猜到点什么了,顿时停在了门口不知如何是好。

李骁快步走了过来,按了下冯英英的手骨,试图想帮她接上,可没成想手感下的骨头连接处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扭曲在一起,并非只是简单的扭伤而已。

她皱着眉,抬头:“把她的手复原。”

可惜聂然就象是没听到一样,靠在那里把玩着自己衣服上的姓名牌。

陈洛看到她如此嚣张,忍不住对李骁说道:“不如让教官来帮英英复原吧。”

“道歉。”

冯英英在看清李骁这句话是对自己说时,她扭曲着脸问:“什么?”

“不想你的手废掉,就道歉。”

冯英英梗着脖子:“我不!”

谁知李骁面无表情地放下了她,站起身来淡淡地丢了一句:“随便你。”

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床边,不再管她。

冯英英吃惊地看着李骁的背影。

她没想到李骁居然会让自己给聂然低头,可又看到自己最大的靠山离开了,惊怕之下又扯不下脸,心里满是纠结之意。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洗澡去了。”聂然作势拿着洗脸盆打算离开。

冯英英感觉自己的手臂上传来一阵阵的疼痛,又看到聂然即将离开,气急之下脱口而出道:“对不起……”

正往门外走的聂然停了停,微笑着俯视地上的冯英英:“我没听见。”

冯英英看到她那笑容,恨不得上去给她一巴掌,可事实是当她才微微动了一下,手臂的疼痛就让她再也爬不起来。

她粗喘着气,咬牙切齿地一字一句道:“对、不、起!”

聂然气定神闲地站在那里,环顾了周围一圈的人,悠悠地道:“我觉得好像不止你一个人欠我这句话吧。”

被罚跑的两个人被聂然盯上了一次,整个人都打颤,刚才就她那手法连李骁都没法子解,于是两个人急忙说道:“对不起。”

“抱歉。”

……

同寝室的那些人看别人都道歉了,为了以防万一,不管对错的纷纷开了口。

聂然这才满意地勾唇笑了起来,随即她慢慢地走向了冯英英,把手搭在了她扭伤的地方:“记住你今天说的,还有再有下次,我就真让你尝尝骨折的滋味。”

话音刚落,她的手干脆利索的一扭,刹那冯英英杀猪般的嗓门再次叫了起来。

“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