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不对盘的两个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解决完了班级里这些嚣张而又不可一世的人后,聂然洗了个澡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睡大觉。

寝室里的都有些忌惮她,生怕自己成为了下个冯英英,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终于到了熄灯的时间,除了偶尔在窗外晃动过的手电筒,整个营地安静得没有一丝声音。

一夜安然过去。

凌晨三点,天都还没有亮,原本还在熟睡的聂然却从床上一跃而起。

因为她知道想要留在新兵连就必须要过下个月的体能测验,好在身子骨虽弱,但没病痛,抓紧魔鬼训练一下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

所以她需要提早起床出门去跑步。

麻溜儿地穿上衣服鞋子,将被子折叠好后,利落干净地解决完毕后,她就向着营队的训练操场出发。

八月份的凌晨三点多太阳还没出来,气温还有些微凉。

她简单的做了热身运动便开始匀速的跑了起来,只是才跑了不过短短半圈,竟然看到李骁也出现在了操场上。

她来这儿干什么?

两个人一个对望,虽然相隔甚远,但聂然依稀能感觉到对方的微微错愕以及一时间的怔愣。

但很快李骁就扭过头去开始自己的热身运动。

最终两个人就这样相隔了半个操场一圈圈的跑,互相当对方都不存在,训练营地上就看到摸着黑两个身影做匀速晨跑。

聂然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她跑了五公里的匀速跑以及一公里的快跑后,就结束了自己的晨跑。

当她往回寝室的路上走去时,聂然看到李骁还在那里继续的跑着,整个训练营地上只听到她的轻微的脚步声。

聂然在心底感叹道:看来,尖子生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一连半个月,两个人就象是每天约好似得,三点准时起床,三点半准时在操场做热身,接着就是一圈有一圈的跑。

还别说,这半个月跑下来聂然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变好了很多,气息也匀称了很多。

身体的更项指标和机能都在慢慢改变,但唯一不变的就是两个人始终视对方为空气。

偶尔两个人擦肩跑,也从来没有给对方一个眼神过。

“嘀铃铃——”内务铃声忽然在四点的时候响起。

还在外面跑步的两个人只看到铃声大作,整栋宿舍的灯陆陆续续地打开了。

两人以为出了什么事,急忙往自己的寝室跑去,还没跑到门口,就听到方亮的声音在寝室里响起。

“李骁和聂然两个人去哪儿了?”

两个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脚下的步子又加快了几步。

“报告!”

“报告!”

不约而同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方亮不由得转过头看去,两个人穿着迷彩服,脸上满是汗水的样子。

他皱着眉头问:“晨起的内务铃声才刚刚响起,你们两个跑去哪儿了?”

“晨练。”

“晨练。”

又是不约而同地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寝室里的女兵们都面面相觑地看了周围人一眼,这是什么情况?全班第一和全班倒数第一一起去晨练?

李骁什么时候这么亲民了?

气氛瞬间诡异了起来。

方亮双手负背走了过来,“四点晨练,你们够精神的啊。”

紧接着他扭过头对着寝室里的女兵就是一声怒吼:“十分钟之内内务全部解决,否则就顶着棉被出操。”

被这么一喊,所有人下意识地大声回应道:“是!”

接着就走了出去。

看着寝室里那些匆匆忙忙赶去刷牙洗脸的队友们,聂然和李骁这两位提前起床的人显得有些清闲了起来。

聂然觉得自己满头大汗的样子实在是腻的慌,索性去洗了个冷水脸。

她走到楼面的最尽头,那里有两排统一的洗漱台,掬了捧水拍向自己的脸上,只觉得精神大振。

“你到底是谁?”

耳边忽然响起了李骁清冷的声音。

聂然抹了把脸上的水,抬头,扬了扬嘴角,“住在一寝室都一个多月了,到现在记不住我的名字,果然咱们班的尖子生就是傲气。”

“你不是她!”她的语气十分笃定。

聂然双手撑在洗脸盆的边缘,歪着头问:“你有什么可以证明吗?”

“就凭前几天你扭伤冯英英的手法,经验老道,不象是个高中毕业刚新兵连的人。”

聂然笑着站直了身体,和她面对面地道:“你不是才说过,怎么玩儿都可以吗?我现在正在努力的实践中,不如敬请期待下我的成果吧。”

李骁眼眸微凉:“那天你是装的?!”

怎么可能!一个人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的气息是不同的,那天她明明感觉到床上的聂然呼吸孱弱,怎么会是清醒的状态呢?

难道是自己的感知出了问题?不可能!这些年来她被家族训练了那么久,感知方面向来都是拔尖的,怎么会出错?!

李骁越想越觉得骇然。

下次如果出任务也这样轻率,说不定下一秒就被敌人给一枪爆头了。

“也算不上装吧,我的确被你的好同伴弄的半死不活的,估计再努力一下,我就真的要见阎王去了。”

聂然耸了耸肩,和她擦肩而过打算离开时,却猛地被李骁一把了手,冷冷地道:“你到底要干什么,是打算报复冯英英吗?你这样做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甚至会被开除。”

聂然目光笔直地看着前面,并目不斜视地道:“别试图用你那颗不可一世的脑袋来试图研究我,我和你不是同一类人。”

然后,轻震开那只阻拦自己的手,头也不回地往训练操场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