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功亏一篑的意外/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在想什么?”方亮见聂然低着头思考的样子问道。

聂然回神,指了指桌上的档案,“在想怎么完成这次的任务。”

大概是看到聂然的神情严肃,方亮以为她因为这是第一次出任务所以格外紧张,所以宽慰了几句,“你不用太担心,这个梁氏集团警方已经盯了很久了,快收网了,现在你过去也不过是顺势练练手而已。”

聂然看着手里的任务纸,凉凉地道:“我还没见过让我在老大身上装窃听器来练手的。”

其实方亮也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事情让新手来,但任务已发,他也没有办法,只能说道:“警方那边的人员他们全部熟悉,所以想找个新人。”

“那需要我怎么做,是要装卖笑女去诱惑这位梁斐吗?”

聂然玩笑似得扬了扬手中的任务,可惜被方亮给无视了。

“梁斐每个星期二都会在自己旗下的‘爵帝’玩儿,以及商讨生意,到时候你混进去找个恰当的时间,就把这个贴在他不注意的地方。”

说着就把一个微型的窃听器交给了聂然。

这种窃听器她很熟悉,是最新研制出来的新型窃听器,前世一般都是在重要的人物身上贴这种东西,就像透明胶一样,但唯一不同的是,它不会因为光源而反射出亮度,就好像和被黏目标融为一体一样。

所以显然这次她的任务目标十分重要。

聂然把玩着手里窃听器,一边听他继续说道:“根据我们收集的情报,他更多情况会在一楼的公共娱乐场所喝酒赌牌玩上一会儿,然后才到上面去谈生意。所以我认为那是你最好的时机。”

“嗯,喧闹吵杂好杀人。”聂然才说完,就立即收到了方亮暗含警告的目光,她笑了笑道:“开个玩笑而已。”

“记住不要莽撞行事。”

她连忙站起身,挺直腰杆子回答:“是!”

聂然觉得自己真是越来越适应这个角色了。

因为是单独的秘密行动,她不能在寝室里,以防泄露。

所以收到命令后她就收拾东西离开了营队,住在了离‘爵帝’不远处的一个酒店里。

于是,就这样和晚上回来的队友错开了。

而是那群队友看她不在,很是高兴,毕竟没有了她,寝室里更和谐了。

反倒是李骁对于聂然的突然失踪十分的上心,为此还特意问过教官,当然教官不会把真实的情况告诉她,只是说聂然有事请假而已。

被“请假”了的聂然花了两天的时间把‘爵帝’的地形摸了个遍,安全出口和保安的班次时间全部熟记于心,只等着明天星期二的时候梁斐出现。

隔天中午她化了个妆,将自己原本的五官修饰了下,看上去像是亚裔混血感觉。

这是她的老规矩,每次都不能以真面目示人,以防出了意外时可以换个脸。不过前世是用假面,现在的她只能靠化妆换了。

穿着一袭黑色长裙的她进入‘爵帝’的时候里面已经是人声鼎沸,怪不得24小时不歇业,一旦进入到里面,感觉就像是进入了另外个世界一样,喧闹奢靡,不知光景。

她找了个位置轻松惬意地点了杯酒坐在那里。

终于,一个小时候后,梁斐终于出现了!

他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坐在了大厅的赌桌前,嘴里叼着烟,玩儿的不亦乐乎。

聂然在那个角落里一直望着,大约二十分钟后她喝完了手中的红酒,带上了黑框墨镜大摇大摆的也上了赌桌,巧的是她竟然成了梁斐的下家。

她坐在那里和他对玩儿了好几副,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就那么几副牌赢了庄家所有的钱。

就连周围的人都在说她的运气太好。

“哈哈,对不起了各位,我又赢了!”聂然将周围的筹码笼到自己的面前,笑眯眯地抱歉着。

“我说小姐你今天可是大运啊。”隔壁已经连输了好几把的男人看到她那张黑墨镜下隐约可见的五官以及那张丰润的红唇后,也有些荡漾了起来。

聂然数着那些筹码笑得犹如花儿一般的灿烂,十足十的见钱眼开的拜金女的模样,“那是,有人给我算过,我属虎,五行缺水,水得之于气,而北阳南水,所以今年坐南利财,这不我今天这么多!”

那男的在聂然垫了硅胶片的丰满胸前流连不已,色眯眯地问:“哦?小姐信这些东西。”

“是啊,我可信了!今天我财运亨通,你们都不是我对手。”聂然得意地摆了摆食指。

周围的几个人不太相信地道:“太夸张了吧。”

“就是说啊,这种东西怎么能相信。”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个算命的还和我说靠山背水则财旺。”聂然特意指了指背后那座用来隔断舞池和赌场的一座假山喷水池。

众人看到她比划的似模似样的,好像说的是有那么点道理。

“是不是真的啊?”

“百分之八十可信,要知道气场顺了,会多多少少进点财的。”聂然笑靥如花地做了个数钱的手势。

“哦?那我可要试试。”

那男的作势就要站起来抢聂然的位置,聂然护着不肯走,说是还要在玩两把。

“等一下!”

两个人正抢着,突然间一道声音插了进来。

只见坐在聂然对面的梁斐摸着自己胸前的大玉牌,顶个大肚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朝着聂然眯着眼笑地走了过来。

“我倒是属虎,不如让我试一下吧。”

聂然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最终摇了摇头:“别!两虎相争必有一伤,就您这面相,我怕到时候财气都被你吸走了,我一点都没落下。”

“怎么和梁爷说话的!”身后的保镖一把将她推开,然后恭敬地将梁斐请上了位子。

当看到梁斐一靠上椅背,聂然趁着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勾起了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

搞定,窃听器已装完!

“好吧好吧,那我坐在旁边总行了吧,好歹也能沾到。”聂然颇为惋惜地抱着自己赢来的一堆筹码挪到了梁斐的身边。

玩了几局后,果然梁斐赢了不少钱,眼睛笑得都快眯的看不见了。

“果然很顺啊。”

“我都说了很顺!”

聂然脸上笑眯眯地,可心里却暗暗咒骂道:废话,姐给你喂牌,你当然赢了!

正当聂然想找个契机离开时,就突然听到一声尖叫,随后只见一个人影撞了过来,手里的红酒也全部洒在了梁斐的衣服上。

两个措手不及的保镖一看,急忙将那个人影抓住,“你个小丫头片子是不是找死啊!”

然而就在那个人抬头的一瞬,聂然心里咯噔了一下。

吼吼~明天男主要出现咯~四八四好激动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