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在瞎子面前脱衣服(男主出场)/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居然是冯英英!

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这个时候出现,看来那位夫人真是想把自己置于死地不可以。

因公殉职,这个点子想得真是不错啊!

趁乱之下,她垂着头悄悄地藏匿在了人群里,紧接着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一个转身,立刻快步走向尽头的安全通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冯英英连忙用手中的纸巾擦拭着。

看着眼前那几个凶神恶煞的人,她吓得手都在发抖。

原本是按照夫人的指示跟踪到这儿来,为的就是破坏聂然的任务,可谁知道在这里等待了一个上午也没有看到她出现,现在又不小心把酒泼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这男人看上去那么可怕,身边的保镖也凶悍的很,怎么办怎么办,她会不会被打啊?

想到这里她用毛巾给男人擦后背的手就一哆嗦。

结果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发出了轻微的撕拉声。

几个保镖看到她的手上多一个贴纸一样的东西,心头一凛。

而梁斐看到后神色也立刻变了,他下意识地扭头朝着聂然的座位看去,却早已空无一人!

于是他立刻在人群里看去,终于在安全门那么看到了一闪而过的身影,他随即不动声色地对着身边的几个保镖使了眼色。

接收到消息后的保镖们训练有素的从人群里散开,顺着通道快步走去。

听着通道走廊里脚步的回声越来越近,聂然低着头,快加了脚步,却透过镜子的反射看到前面拐角处也涌入了十几个黑衣保镖。

聂然脚下猛得一滞,急转了方向,随意地闪进了一个房间内。

刚关上门,阵阵脚步声就从门外响起。

“踏踏、踏踏——”

她凝神屏息地站在门口等待着,直到那阵脚步声渐渐远去后,才稍稍松了口气。

她简单地环顾了下四周,好像是个杂物间,里面还有几件工人衣服。

为了能够从这里逃出去,她立刻拿出贴身准备好的湿纸巾将自己脸上的妆容全部擦得一干二净。

接着躲在几只木箱子后面,解开了拉链,正打算脱下裙子换上工人装时,她的手微微一顿。

有人!

她的直觉告诉她,这间房间有人!

聂然赤着脚踩在木制老旧的地板上,脚步轻而缓的往杂物间的里面走去。

果然她看到一个男人正坐墙角处,而且看起来十分泰然。

她站定在不远处,手不自觉地摸向了腰间的匕首。

在停顿了十秒钟后,聂然有些觉得奇怪。

为什么这个男人看到人都没有反应呢?

聂然再次走进,小心翼翼地靠到了墙角边,依然没有反应。

她半眯起眸子,观察着眼前的男人,一个人在坐着的状态下是双腿并拢只有三种情况。

一是说明他有着优秀的教养。

二是他处于紧绷状态,可以随时攻击人。

三则是身有残疾。

因为残疾人会怕绊到别人,或妨碍到别人,所以久而久之养成了双腿并拢的习惯。

聂然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男人,坐在房间里的凳子上,腿疾不成立。

她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了他那副黑色墨镜上。

眼疾?

聂然勾起了一抹冷笑,到底是真瞎还是假瞎还有待考证!

倏地,她身形微闪,腰间闪现一抹寒凉,带着呼啸的风声狠厉的朝着男人的眼镜插去。

然而就在那0。01毫米的距离时,尖锐而冰冷的刀刹那停住了。

只见男人依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神情淡然,似乎没有被外界的影响一样,然而聂然过快的速度,让他额前的碎发微微拂动了一下。

看来还真是个瞎子!

确定眼前的男人是个瞎子后,她悄然退回了原来的地方,急忙脱下了自己的裙子。

只因她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多,她必须要快速变装后趁乱逃出去。

脱下了裙子,拿掉了硅胶垫,盘起了头发,随手将工人装套在了身上。

一切准备完毕后,她仔细聆听门外的动静。

在确定没有问题后,她快速地闪了出去。

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变装完毕轻轻闪出门外后,那个原来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男人此时却唇角微翘起。

“咔哒——”门,再次被打开。

来人面带公式化的笑容站在了那里,抱歉地道:“真是对不起了霍二少,让您在这里委屈了那么久,咱这些做保镖的也是例行公事,凡是要进二楼都要严格检查,请您谅解。”

只见原本被聂然认为是瞎子的那位霍二少脱下了自己随身带着的太阳眼镜,紧接着换上了一副金丝边框的眼睛,抬头朝着那位保镖的方向看去,温润地笑了笑,“没关系,我的椅子检查好了吗?”

那位保镖连忙把轮椅装好,放在了他身边。

“检查了,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们梁爷请您一叙。”

“二少,小心。”被同样拉去贴身检查过的助理连忙跑过来搀扶着他,并且将他扶上了轮椅,然后一起推了出去。

在楼道上,周围来来回回的黑衣保镖在走动着。

“这是怎么了,那么多人。”

保镖恭敬地回答道:“哦,不小心混进来一只不知死活的苍蝇,放心吧二少,很快就能解决的。”

“是吗?”

男人的唇角划出了一个弧度。

原来这个女孩儿并不是梁斐派来测验自己是不是残废的。

不过,还真是有趣,他只是坐的地方阳光太大,所以用墨镜遮阳光,居然会被认为是瞎子。

不仅敢用匕首来测验自己是真瞎还是假瞎,还大大方方的就在自己面前换衣服。

回想到刚才那纤细的腰身,翘挺的臀,白皙光滑的腿,以及她刚刚靠近自己时淡雅而又迷人的体香,霍珩只觉得喉头一紧。

不知道她如果知道刚才坐在她面前的不是瞎子而是瘸子,会不会气死呢?

他突然有些期待起第二次见面的想法。

哈哈,男主低调出场了~撒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