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突然出现的教官/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群保镖站在前后门围堵着,等了将近五分钟后依然没有地毯搜索到人,一名梁斐的手下对着那群保镖怒骂道:“人呢,为什么没有做好到,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连个女人都抓不到!”

“所有门口我们都蹲守好了人,应该马上就会找到人了。”其中一名保镖弱弱地说道。

“应该?我告诉你们,抓不到人,你们就等着死吧!”

那群保镖站在那里被训得不知如何是好。

“你们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去找?赶紧去找啊!”

又是一顿怒吼之后,那群黑衣保镖顿时做鸟兽散地进入了人群之中搜寻。

而这一切都被挂在大楼上正在做清洗窗户的聂然全部听到,当她看到楼下已经清场完毕后,她这才将安全绳索往下放。

等安全到达地面后,这才解开了绳索,压低了帽檐推着清洁小车朝着一辆出租车走去。

才刚走进就听到车内低低的声音,“好像刚才被发现了,现在里面全部戒严了,我要求支……”

聂然微勾唇角,还不等出租车里的人还没说完话,就率先拉开了车门。

车内的人就听到车门发出了‘砰——’的一声关门声。

他扭头一看,只见聂然将帽子拿开,笑着问:“支什么,教官?”

方亮惊讶地看着已经安稳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聂然,“你,你怎么出来了?”

“难道教官希望我在里面一辈子不出来?”

方亮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原本应该困在里面焦急万分的人居然毫发无损的走了出来。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让他立刻清醒了过来,连忙对着手机里的人说道:“是的,人已经出来了!任务……”

提到任务,方亮不由得看向了聂然。

应该是没有完成吧,刚才他在里面分明看到那张窃听器被撕下来。

方亮刚打算开口,却听到聂然对着手机报告道:“任务圆满完成。”

完成?这不可能啊!

他匆忙挂了电话了电话说道:“怎么可能,我刚才明明看到梁斐那窃听器从身上拿下来……”

“哦,不是还有个备用的在你身上吗?”聂然笑眯眯地瞄了眼方亮的裤后的口袋。

方亮随即摸向了自己的口袋里,果然里面的那张窃听器不见了,顿时警铃大作。

“你!你偷我的?”

妈的,他被人偷了东西竟然没有发现!还是被自己的学员给偷了,简直太逊了!

聂然浑然不在意地靠在车椅上,斜睨了他一眼,“任务里面说明了两个都是给我的,而你却私下拿走了一个,是你私藏才对吧。”

“你这家伙!”方亮气得牙痒痒,他私下扣下那个就是以防聂然没有成功,到时候他来做,可没想到她居然从自己身上直接偷走!

“你怎么装的?”他问道。

聂然凉凉地问:“你说的是哪个?”

方亮看她那副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两个都说!”

聂然看了眼后视镜的方向,重新带起了帽子,随后将椅子放平,“要不然咱们先走吧,一会儿就有人追出来了。”

方亮朝后看了眼,果然一群黑衣保镖正在往他们的方向寻找,方亮启动了车子,飞驰而去。

结果刹车踩得过猛,让那群保镖的视线立即朝他们方向看了过来。

“站住!”

方亮透过后视镜心里暗自叫糟,他握着方向盘,脚下猛踩油门,低声爆了个粗口。

“骂人可不是好教官哦。”此时聂然悠悠传来了这么一句。

方亮瞪了她一眼,问道:“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不会是在我身上装了窃听器?!”

“我倒是想,但一共就两个,全浪费在一个人身上,这件事我很痛心。”聂然故意捂着心口,西子捧心一般的说道。

“别废话,到底怎么回事?”方亮暴躁地说道。

聂然看了眼离车子越来越远的保镖们,重新脱下了帽子,坐直了身体,“你在里面不是都看清楚了嘛。”

“我躲在那么远的地方,哪里看的清!不过我说你也真是够大胆的,居然敢正大光明的和目标任务面对面。”

“我化妆的,正大光明也无所谓。不过既然我脸都化了妆了,你怎么会认出我?”

这一点聂然觉得很奇怪,她的妆容虽不是画的完全变了个人,但基本上和真人的模样还是会有差别,再加上场子里昏暗的灯光,根本不容易辨认。

方亮的方向盘一个又一个的拐弯,终于甩掉了那群人,他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的道路,“整个场子就你最活跃,在营队也属你最反常,所以两者共性一吻合,基本上就是你了。”

其实当时坐在里面他也等待了很久,可就是等不到聂然的身影,直到被不远处的赌桌上喧闹的声音所吸引,这才发现了她。

“教官你退役后改行当侦探吧,适合你。”聂然真心地说道。

“少废话,这两个东西你怎么贴他身上的。”又是一个方向转弯,方亮像是要把刚才被偷的怒气撒在了车子里一样,直接九十度的急转,差点把聂然给甩出去。

但聂然像是很习惯这种开车模式,十分淡定的为自己绑好了安全带,靠在椅背上。

“一个你应该能猜出来,趁着别人不注意贴在了椅背上,等他坐在我位置上,一靠上去就OK啦!”

方亮皱了皱眉,“可是我没看到你的手离开过桌子。”

“要是能被你发现,我还玩儿什么,早就死了。”

“那第二个呢?”

“哦,直接丢在我椅子下面。”聂然不以为然地道。

“嗯?”方亮一时没有听明白,停顿了三秒后他终于想明白了,顿时一个急刹车。

“吱——”的一声,车子轮胎被碾出了两条黑色印记。

“所以你就把最新型的窃听器当垃圾一样的丢在地上让他踩?”

聂然手明眼快的拽住了车上的把手,避免了和挡风玻璃的撞击。

“呃……别这样嘛,总比没贴到强啊,而且在鞋底鬼才发现的了呢。”

方亮气得冷笑了一声,“是发现不了,问题是他要是脱了鞋子呢?”

“我的任务是装窃听器在他身上,可没说装哪里,而且我就算装衣服上,他也有脱衣服的时候吧。”

“……”方亮自己也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于是他换了个问题问道:“那你到底说了什么让他坐在了你的位置上?”

“我说我那里顺风顺水啊,可以赢很多钱。”

“就这几句话他就乖乖坐在你位置上了?”方亮有些怀疑聂然说的是不是真话。

聂然一副很讳莫如深地样子,“别小看这几句话,对于那些相信风水的人来说,这几句话比美女美食都管用。”

“那你怎么知道他相信风水?”

“我看到他脖子里挂着开过光的玉牌,手上还串着佛珠,腰间别了一只用来招财的貔貅。这种人八成信,还有两分是装的,但我觉得装久成习惯了也就变成十分信。”

“梁斐真是够蠢的,那么容易就相信你。”

方亮嘀咕了一句后,又重新启动了车子。

聂然抬了抬眸,也似模似样地感叹道:“就是啊,那么蠢的人你们都不敢亲自动手,竟然找个新人上,啧啧啧……”

“……”方亮觉得自己被鄙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