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不是瞎子是瘸子?!/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聂然在看到这张脸的时候,脑海中想起了近乎同样的场景。

昏暗不明杂乱的杂物间里,坐在窗边的男人,戴着一副黑色墨镜……

顿时,她心尖一颤,手上的东西也跟着晃动了几下。

“你还不快点放好!”卫薇看她那副慢吞吞的样子,低声训斥了一句。

聂然猛的惊醒,立刻低下了头,整理着手里的文件,然而心绪却翻江倒海一般。

是他吗?可那个人明明带着黑色的眼镜,是个瞎子,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了?

虽然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看错了,但脑海里却已经自动将那双金丝框眼镜替换成了黑色墨镜。

当两张脸完全重合时,她的手又是一抖。

是他,一定是他!

聂然可以完全肯定这张脸就是自己在杂物间看到的脸!

该死的,他不是瞎子吗?!

“好了,没你事儿了,赶紧去把工作都做了。”

“是。”聂然听到卫薇说这话后,胡乱点了下头就急忙地往走去。

“等等!”

突然,身后传来了那个男人的声音,让刚走出门口的聂然轻轻一震。

接着就只听到他的声音温润,十分礼貌地说道:“那位站在门口的小姐,请你帮我倒一杯水。”

“好的,霍二少请您稍等。”

卫薇非常自然的应答了下来,这让同样站在门口的聂然松了口气。

霍二少?!他就是照片里的那个温润儒雅的霍珩?!

就在此时霍珩却说道:“不是你,我说的是她。”

聂然扭头看去,只见霍珩修长的食指正指向她。

他为什么要特意点自己的名字,难道是认出自己了?

不可能!

她的脸完全变了样,他根本不可能会在那么远的地方认出自己!

卫薇见聂然那副蠢蠢傻傻的样子,有些不放心,毕竟霍二少是刘总的贵宾。

她笑着道:“她今天刚来报道的,还是个新人,不如我来吧。”

霍珩嘴角含着一缕笑着道:“端茶递水的小事让新人做就好了,这份资料可是卫秘书亲自写的,难道不给我讲一下吗?”

卫薇看到霍家二少对自己笑,只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如果抛去那双残废的腿,这个男人无论脸还是钱都是最顶级的。

“还有,我要一杯咖啡,不加糖,谢谢。”霍珩说完后就低头看起了手上的合作资料。

卫薇在往里面走之前,低声催促的对聂然道:“你还不快去!”

“是……”

聂然低着头,故作淡定地走了出去。

可一走进茶水间里,聂然脸上的淡然顷刻间就消失不见了。

她原本规划好的计划因为霍珩见过自己而变得有些棘手了起来。

竟然半路杀出了个霍二少!

他堂堂霍家二少跑杂物间玩儿?这什么烂癖好!

偏偏自己还手贱的去试探他,真面目给他见过了,以后要更加小心才行!

聂然快速地冲泡好了咖啡后,快步朝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全然忘记了还有一件关乎于自己的重要事情。

然而就在她开门进入的时候,门却率先开了,接着霍珩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糟糕!

聂然微微瞠目,下意识的想要原地一个干脆利落的旋转停下,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只能随着惯性硬生生地冲了过去。

于是很快就听到“砰——”的一声,紧接着身旁传来一声惊呼。

“这是我的咖啡吗?温度好像有点高。”

聂然因为被轮椅的绊了一下,原本扭伤的脚没有撑住,所以连人带咖啡的全部摔进了霍珩的怀里。

此时头顶传来霍珩淡然的声音让聂然倏地清醒了过来。

她猛的抬头,但没想到却和他的唇堪堪擦过。

他的唇有些微凉,甚至还带着一股淡淡的药香气息。

聂然心头一凛,连忙垂下头,手忙脚乱的从霍珩的身上爬了起来。

完了完了,这么近距离,认出来该怎么办?!

而因为受到惊吓而惊呼的卫薇也回过了神,随即立刻怒骂道:“叶澜你到底在干什么,让你冲杯咖啡到现在不说,还在霍二少面前这么失态。你还要不要干了?!”

“对……对不起……”聂然低着头,因为刚才撞到了轮椅,脚伤复发,一只脚半垫起,衣服上也全是咖啡渍,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

“看来这杯咖啡只能留到下次了。”倒是霍珩却只是看了看自己的黑色西装上的咖啡渍,话语里满是惋惜,像是没有看出认出她的样子。

这让聂然心里微微的松了口气。

卫薇连忙用纸巾替霍珩擦拭着,“真是太对不起了,霍二少,你别生气。”

“没关系,新人难免的。”霍珩倒是淡淡一笑。

没想到还真是个谦谦君子,和传闻里一样。

如果不是知道他做的是见不得光的生意,还真要被他的笑给迷惑过去了。

卫薇见霍珩并不计较,这才缓了口气,当即对着聂然板着脸厉声道:“你还不快给霍二少道歉!”

聂然像是一副怕极了的样子,鞠了好几个90度的躬,“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霍珩不言语地淡笑,然后被人推着轮椅往门外走去。

聂然看他要走,这才一颗心落回了肚子里,顺势擦了擦嘴。

刚才好像碰到的样子。

结果,却被刚转头想要叫卫薇拿文件的霍珩当场抓包。

霍珩看到她正一脸厌恶的抹了几下嘴,不由得扬了扬眉,临时改了主意。

“走吧,既然我撞到你,我总要赔你件衣服才行。”

听到他这般说辞,聂然连连摆手,“不,不用了……”

开什么玩笑,她现在巴不得和霍珩有多远离多远。

可霍珩像是没看见似得,笑着打量了她一番,“我这么看,感觉你的身材好像挺不错的。”然后刻意停顿了三秒,“穿裙子应该很好看。”

原本还在摆动的手滞在了半空。

什么情况,她这算是被耍流氓了?

可当聂然望向他那双眼眸时,深色的瞳孔犹如暗夜般幽静和神秘,那细碎的光芒散发着让人捉摸不透的流光。

只一眼她便觉得心头一跳。

身材?聂然看了看自己,终于她想起了一件非常、极其、重要的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