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8 屋内有人,起杀意!【求收】/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扫了眼聂然办公桌的方向,结果发现电脑已关机,椅子上的包也没有了,很明显就是走了。

想到那晚在小妮子婉转哀啼的叫声下他就缴枪投降了,气得他直接把电脑线给拔了。

今天又看到她那张装扮成无辜的样子,脸色顿时铁青了下来,恨不得直接拎过来一顿揍。

“二少?”阿虎看着自家少爷那张和善面容下隐隐暴怒的心,就觉得很是奇怪。

自从那天和大少聊完天之后,心情就变成这样子了。

要知道以前他们兄弟两也经常这样聊,可不见二少会这么暴躁啊,怎么现在变得如此反常?

正疑惑呢,霍珩这才发了话,“走吧,回去了。”

阿虎低声道了一声,“是。”

在回去的路上,正巧交通灯亮起了红灯,车子停了下来,霍珩坐在车内,然而无意间的一个侧目,就看到一抹熟悉的声影在不远处的咖啡店里。

她在这里干什么?

霍珩觉得奇怪,于是让车靠边停了下来。

只见那小妮子坐在靠近玻璃窗的位置上望着对面的大楼,嘴里还咬着吸管,一动不动的,好像入了定一样。

她在看什么?

霍珩不自觉的也靠近窗口,抬头朝大楼高层看去,可时间久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再低头朝那咖啡店里看去,那小妮子早就已经不见踪影了。

难道被她发现了?!

霍珩顿时感觉自己好像被耍了一把的样子。

但,事实是聂然的确感觉到了窗户外面有人在窥视着自己,但不是因为看到霍珩,而是——厉川霖!

那个家伙自从那天闹掰之后,天天24小时的采取盯人模式,跟个幽灵一样时不时的出现,用那双冰冷的眼睛看着你,似乎是在无声地提醒着她。

我会一直盯着你的!

让聂然突然有种看到第二个李骁一样。

为了能摆脱掉厉川霖,她借着上厕所从咖啡店的后门走了出去,特意绕了几圈远路回到家里。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聂然踩着老旧的楼梯慢慢上了楼。

才走到门口打算开门,却看到自己早上出门前做的记号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有小偷?

聂然皱了皱眉,小心谨慎地拧开了门锁,只见屋内黑漆漆的一片,透过窗外昏暗的光影隐约可见沙发上正坐着一个黑影。

大概是因为背对着自己,所以并没有发觉聂然的存在。

聂然随手举起了自己的包,踩着脚尖一步步地走了过去,随即就狠狠地砸了下去。

而此时坐在沙发上的黑影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身子轻偏,包就这样砸空在了沙发上。

聂然挑眉,居然是个练家子?!

当下,她立刻甩掉了手上的包,徒手想去抓那人的肩,可惜那人猛的一下从沙发上一跃而起。

聂然再次落了个空!

好速度!

她半眯起眸子,站在沙发背后,直直地看着那抹隐藏在角落里的黑影,周身渐渐腾升起了一股凌厉之气。

房间里安静的犹如被整个世界剥离开来了一样。

挂在墙上的钟表在滴答——滴答——的移动着。

门外楼梯口的声控灯在五秒后终于熄灭了,而就在此时聂然抓住机会,身形一闪,已到了那人面前。

她三指似爪猛然勾起,直锁他喉骨,那人立刻退了几步。

却不料,聂然的腰间寒光乍现,一把泛着冷意的匕首直冲他的眼睛。

那人没想到聂然的杀气如此之迅猛,闪电般用脚将她的手踢开,但最终还是慢了半拍,让聂然以一种诡异的身姿躲了过去,直逼他的门面。

眼看匕首的寒气已扑面而来,那人一个凌空旋转堪堪躲了过去,但刀却紧贴着头皮将头发薄薄得削了一层。

“你疯了!准备在这里杀人!?”那人暴怒的声音一响起,聂然手微微一顿,随即将手中的匕首收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