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服从上级没商量/病少枭宠纨绔军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一个小姑娘看到有小偷进家门,吓得拿到自卫也是很正常的。”她悠然自得一笑,把玩着匕首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沙发上。

角落里的那抹黑影捂着自己的脑袋,暴跳如雷地道说道:“你那是吓到自卫?我看你分明就是想杀人泄愤。”

“我可是您教出来的学生,哪能这么鲁莽呢。是吧,教官?”

话音刚落,“啪”的一下开了灯。

站在角落里赫然站着的是远在营地的教官,方亮!

只见方亮一脸怒容地坐在了她的身边,“你少来和我套近乎,我可没教你和上级吵架,你别把这屎盆子往我身上扣。”

聂然斜睨了身旁的方亮一眼,勾起了一抹嘲弄地笑,“怎么,厉警官来打小报告了?瞧你这么兴师动众的跑过来,不惜丢下那么多学员。”

“你还有脸说!你知不知道如果厉川霖将这件事直接报告给上头,你会受到最严厉的处罚!”

厉川霖把这件事告诉方亮的时候,方亮怎么都没想到聂然居然敢这么桀骜狂妄。

当然在心底也小小的也得意了一下,要知道厉川霖还从来没有在谁那里吃瘪过!

这次竟然在聂然这里碰了一鼻子灰,最后不得不请出自己!

但现如今看聂然的态度……

“处罚什么,我快要查到些眉目了,而他居然要我终止!这件事就算捅到上面,要受处罚的也不会是我。”她对此只是哼笑了一声,

方亮对于她的态度不由得皱起了眉,“上级要求你停止,你就必须停止!无关任务这件事!”

聂然看他严肃的样子,顿时沉下了脸,脸色难看地问:“什么意思,让我接的是你们,现在又要我停止的也是你们,不停止还要受罚,你们这拿我当猴儿耍呢?”

“聂然,军人的服从是无条件的,无论进退!”

“难不成让我去死我也要去?!”聂然嘲讽地刺了他一句。

但没想到方亮刚毅且坚定地回了一个字:“是!”

气得她直接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怒声道:“疯了吧你。”

“军人就是意味着牺牲和奉献,从踏入军营的那一刻起,你就应该知道了!”方亮也随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目光笔直地看向她。

“……”她怎么会知道,又不是她自己愿意进军营的!

方亮神色认真地看着她,“聂然,我希望你能停止这场任务。”

“不行!”

聂然毅然决然地拒绝,让方亮的声音不自觉地提高了几度,“如果你还认为自己是军人,就必须终止这场任务!”

“我既是军人,也要完成任务!”

方亮见聂然如此的执迷不悟,脸色冷了下来,“你是不是非要我绑你回去不可?”

聂然神色微寒,轻眯起眼,冷冷地道:“如果你不怕头皮被削了话,你大可以试试!”

“你!”

方亮瞠目地看着眼前聂然,忽然感受到她周身渐渐低压的温度,心里惊讶不已。

她不过是个新兵而已,连部队都没有下过的人怎么会有这种迫人的气势?!

顿时,气氛瞬间僵到了极点。

而就在此时,聂然敏锐地感觉门背后有异样!

她猛的转头望去,就看见厉川霖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门口。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站在她的对面,聂然就这样被包围住了。

“聂然,我要求你现在终止任务。”

聂然面对着方亮的命令,又看了看身后的厉川霖,这是要强制的意思了?!

可为什么呢?事情明明有进展了,为什么要停止,为什么?

她简直无法理解他们的脑回路!

可又不能和他们两个硬拼,虽然打得过,但要真惹毛了这两个,她一定会被驱逐出去,那接下来还见拿什么去见见那位夫人!

思索了半响后,最终聂然带着一丝妥协的意味说道:“我今天看到卫薇的保险柜里放着梁氏的企划书,梁斐都死了,她还把梁氏的企划书放在保险柜里,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说不定里面还放着交易名单!而且自从上次暗杀的事情后她开始已经在吃抗抑郁的药物,我相信过不了过久她就会需要找个人来帮忙!”

聂然神色真挚的对他们两个说道:“你们再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能拿下这个任务!”

可惜,厉川霖一口拒绝,“不行,我要从头计议,因为你的行为已经让霍珩起疑了。”

“他没有查到我任何的证据不是吗?只是怀疑我的身份而已。”聂然强忍着心里的怒火,好声好气地说道。

“只要有任何一方的怀疑,我都要终止,这关系到很多线人的生命。”

看到厉川霖依旧冷着脸不肯松口,聂然心里的那把火“轰——”的一下,彻底烧了起来!

她咬着牙,冷冷地讥笑了一声,“刚才你们不是才说,为了完成神圣的使命而献出宝贵的生命,这是一名军人应该做的吗?那就让他们去牺牲啊!”

方亮知道聂然向来狂傲的很,可没想到她竟然这样说话,实在是让他震惊!

他皱着眉暴怒了一声,“为了自己的任务而去牺牲掉所有的线人,你觉得那是军人该做的吗?!聂然,你最好知道自己的身份!像这种话,我不希望从我的学生嘴里说出来!”

对于不在一个频道的聂然,最终只能恨不成钢地丢了了一句,“你们这么做一定会后悔的!”

随即,满是狂躁的转身往门外走去。

今天因为小夏子有事,所以白天没更,晚上的更新内容特意多更了些,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